三位名導開班教微電影拍攝 用影像找出生命力

在自媒體時代,現代的孩子很小就習慣影片、直播等影像傳播,影像表達將是下一代的必備能力;三位導演特別為孩子授課,訓練影像敘事的能力,迎接全新的數位年代。

在自媒體時代,現代的孩子很小就習慣影片、直播等影像傳播,影像表達將是下一代的必備能力;三位導演特別為孩子授課,訓練影像敘事的能力,迎接全新的數位年代。

如果說「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是在體制內展開影視教育的變革,那麼由王慧君等三位導演所開設的微電影班,無疑是場小而美的實驗。

王慧君的作品曾獲金穗獎,擅長拍紀錄片、微電影;她認為,在自媒體時代裡,每個人都能使用媒體工具、創造影響力,從臉書社群的影像發展如直播、360度影片等就能發現「用影像敘事」的趨勢,「影像表達將是下一世代必備的能力,受過影像訓練的小孩,未來將更具競爭優勢。」


學會使用影像語言表達、說故事

王慧君和春暉電影總經理孔繁芸、曾入圍坎城影展的導演王建忠合作,三個人開設「微電影班」,培養孩子的影像力、創造力和圖像思考,也希望幫助孩子認識自我,提升生命力、表達力和團隊合作。

事實上,這不是王慧君第一次教小孩拍微電影。從小她飽受升學制度、填鴨之苦,大學重考五次,好不容易才考上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進大學後,憑著實際作品成績,每學期都拿第一名。結婚生子之後,她帶著兒子在家自學,和幾個自學家庭合組共學小組。有感於一般人對自學有許多誤解,因此,王慧君帶著幾個國中、國小的孩子,拍攝以自學為主題的微電影《學校外的天空》,讓大家了解自學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而這部作品也入圍2014年「華人草根創意微電影金善獎」。

王慧君強調,影像教育並不是要讓每個孩子都去當專業導演,而是希望他們學會如何使用影像語言來表達想法、說故事,包括提案、交報告、成果發表或是申請學校等,影像敘事的能力統統派得上用場。像是拍攝《學校外的天空》微電影的其中一個孩子,就以這部作品成功申請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的入學,如今為一年級新生。


分組實做,練習所需技巧

王慧君指出,影視工作基本上是師徒制,進入這行工作就是邊做邊學,累積實務經驗。因此,微電影班所教的就是給工具和方法,讓孩子在實做中學習所需技巧,包括:練習拍攝不同的鏡頭如遠景、中景、近景、特寫等,及不同的角度如水平、仰角、俯角及鳥瞰等;提供編劇表格工具,讓孩子寫劇本能很快上手、了解如何寫分鏡。

王慧君說過去在電視台開辦電影營,必須搬來一大堆器材,如今拜科技發展之賜,用手機或數位相機就可以完成一支微電影。

每堂課上課之初會先分組,讓孩子模擬專業的拍片分工,決定誰當編劇、攝影、剪接、執行製作、導演,大家分工合作,在3小時完成一部微電影。王慧君指出,隨著科技工具的進步,攝影、剪接工作變得比較容易,而負責組織、整合所有內容的導演最為重要,「『導演力』將是未來很重要的能力,不僅可以用影像把一件事情說得很清楚,而且還說得高超優秀。」


創造和人的交流機會

長期帶孩子自學的王慧君十分推崇猶太人教育方法,因此很鼓勵孩子打開五感、主動提問,而非老師單向的教課,「孩子會提問,一定是經過思考的結果。」三位導演扮演的角色就是Coach(教練),從旁引導協助。

基本上,孩子想拍什麼故事都可以,形式也不拘,訪問、紀錄片或是劇情片都可以,「想做什麼題目才最重要。」王慧君認為,現今孩子不擅長主動和人溝通,在拍片、訪問人的過程中,孩子有機會和受訪者聊天,和對方因此有生命的交流,有輸入也有輸出,是很好的一個過程。


有豐盛的內在,才拍得出好作品

微電影班的學員以10至17歲青少年為主,除了自學的孩子之外,其他的孩子則具有高藝術性和創造性的共通特質,不是喜歡畫畫,就是愛拍片。

目前念高一的王家齊就是一個喜歡拍片的孩子,念國中時開始摸索,也拍出些成績,作品曾獲新竹市104年金竹獎英語競賽短劇第三名、104年教育部敬師月短片競賽佳作,國三時幫學校拍畢業短片,一手包辦寫劇本、拍攝、剪接和配樂。為了上微電影課,他每週不辭辛勞的從屏東坐車上台北,學得十分起勁。

王慧君強調,「好的導演必須擁有一個很豐富的內在,唯有內在豐盛、生命飽和,才能拍得出好故事。」對影像創作者來說,「生命力」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而生命力卻是台灣教育最缺乏的。王慧君也希望透過微電影的訓練,能幫助孩子用影像找出自己的人生故事和生命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