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多元性別教育 世上只有男女二分法嗎?

男生玩汽車、女生玩娃娃;男生不能哭、女生穿裙子;「不是男生就是女生」這樣的二分法真的沒有錯嗎?愈是進步的社會,愈該懂得包容多元性,日本教育局特別頒布措施宣導性別尊重,讓中小學生們從小學習尊重不一樣。

男生玩汽車、女生玩娃娃;男生不能哭、女生穿裙子;「不是男生就是女生」這樣的二分法真的沒有錯嗎?愈是進步的社會,愈該懂得包容多元性,日本教育局特別頒布措施宣導性別尊重,讓中小學生們從小學習尊重不一樣。

 

唐鳳因為是一位「跨性別」者,獲邀擔任政務委員時,引發社會不小的討論。在日本也有類似的情形,上川禮(46歲)女士是東京世田谷區議員,同時也是位跨性別者。


和唐鳳一樣由「他」變成「她」,上川禮在27歲以前,原來是男兒身。


2003年,上川禮在坦承自己的經歷以後,隨即採取行動,出馬競選公職,還將其中歷程寫成一本書《改變的勇氣》,啟發並鼓舞了許多人。

 

愛玩洋娃娃的男生

據了解,性別認定障礙者中,無論是男兒身/女兒心或女兒身/男兒心,通常以心理上的性別作為依歸。從醫學的角度來看,障礙的原因在於受精時精子未具有Y染色體,加上「性別自我意識」在幼童2歲半時就已決定,可以說,及早就能知道是否有障礙。


以上川禮為例,她原是家中三個男孩中的老二。但是,和哥哥、弟弟喜歡玩的玩具和遊戲不一樣。她從小喜歡洋娃娃,不玩騎馬打仗,討厭別人把她當男孩對待。到了第二性徵顯著的青春期,心理方面的變化加劇。「中學一年級的時候,原來光滑的皮膚開始長青春痘,立刻買藥想盡辦法去除;眉毛變濃,臉也變了……當我發現,周圍男孩子的生理變化也開始發生在自己身上以後,內心感到非常焦慮,而且變得很厭惡自己。」 上川禮在自己的書裡,詳實記述了生理、心理不調和所帶來的煎熬。


除了對自己的身體明顯的嫌憎,當上川禮發現自己喜歡的是男生以後,原有的孤獨感加上罪惡感更如影隨形。為了掩飾自己真正的性別,她經常偽裝和撒謊,「覺得自己是個騙子,我到底是誰?」


社會對於性別的認知仍然單一刻板。因此,要當事者坦然接受「是男性也是女性」、「非男性也非女性」這種跨越性別的實情,並非易事。更何況是多感的青少年時期?像上川禮這種與生俱來的障礙者,日本約有五千多名。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上川禮儘管歷盡艱辛,但是,終能在日本政界嶄露頭角且贏得尊重,多少意味著日本社會在進化,對於看待性別障礙者這個問題漸趨多元。事實上,根據日本精神科醫生針間克己和石丸徑一郎的報告,2008年到2009年之間,在接受其診療的1138名障礙者中,曾有過自殺念頭者占62.0%,企圖自殺者10.8%,有自傷行為者16.1%,過量服藥者占7.9%。
基於此,日本教育部也以「預防自殺」為前提,在去年4月,協同醫療機構,針對中小學教師及學童,頒布因應措施「性認定障害兒童‧學生之對應與實施」,試圖在校園宣導尊重不一樣,跳脫偏狹的觀念,藉以涵養教職員和學童的包容力。此舉除了消極的試圖為學童因校園霸凌(始於1980年代)自殺解套以外,也積極協助他們日後勇敢的以真面目融入社會,成為穩定社會的力量。

教育部下指導棋

「培養孩子們的包容力,必須借助學校和家庭教育,」日本心理學家野宮亞紀撰文力挺這種做法。


日本教育部頒布的措施,分成幾個面向。例如,在「學校生活」方面,要求教職員和學童消除先入為主的觀念,因應當事者強弱不一的不協調感,做出適當的對應。此外,也知會學童的父母,根據當事者及其雙親的意見,視個別情況予以應對。


在與醫療機構的合作上,指示醫療機構於診察後,即使無法立即判斷當事者是否有障礙,機構仍須從旁了解其煩惱與不安,並配合父母的意向予以支援。


另外,學校需充實諮商體制。日本教育部指出,身為教職員必須以善解人意的理解者立場與當事人接觸。而且,除了性別認定障礙者以外,對其他障礙者(例如,陰陽人、同性戀者)也要寄予關心。當事者容易封閉自己,因此,學校必須整頓環境,讓他們願意出面求援。


校方要求教職員言行需謹慎。例如,當事者的服裝和髮型迴異於戶籍的性別時,必須立刻領會可能是性別認定障礙者,嚴禁表現出否定或揶揄的態度。教職員一旦接受當事者諮商,就必須表現樂意聆聽其訴說煩惱和不安的態度,鞏固彼此的信任感。


日本教育部對於學校如何為跨性別者準備友善的環境,規定得極為詳細。例如,以服裝而言,認可當事者穿著其所自認的性別的制服、衣服和運動服等。髮型方面,雖是男兒身,卻接受他蓄髮到某種程度;在更衣室方面,認可其利用保健室及多元廁所;上廁所則認可其利用職員廁所或多元廁所。關於稱呼,則以當事者所希望的為主;點名簿上的性別也以其所希望的性別為主。在授課方面,男性的當事者,允許其穿著隱蓋胸部的游泳衣,另擇日上課或以提出報告替代上課。至於運動社團,則允許其參加與自認的性別符合的社團;研習旅行時,允許其使用單人房及錯開入浴時間等。


別助長孩子的偏見

相對於卯足勁努力的宣導性別多元教育的教育部,大多數為人父母者仍是「二元論者」較多。 例如,「男與女」、「正常與異常」、「男生有男生的樣子,女生有女生的樣子」這種偏見,仍根深柢固的扎根在一般家長的腦袋裡。但是,野宮亞紀不諱言的表示:「這種觀念不僅違逆時代的潮流,而且,容易誤導孩子歧視和自己不一樣的人。」


特別是性別的問題。事實上,人的性別有極大的個人差異。例如,女生也有像男孩的地方,或者雖不是同性戀,但是,有很多女生在觀賞寶塚歌劇團女扮男裝的表演時,也會感到心跳。 事實上,男性的性與女性的性,在層次上有其連結或重疊之處。心理學家依此推論,認為性別認定障礙者或同性戀者,牽涉的是性的層次問題,他們既非特別的人,也並非有特別的問題。「多樣」已是現代世界的關鍵語,接受多樣是一種民主素養。


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灰色地帶更多。這種想法一旦養成,那麼,父母和孩子一定是善體人意,懂得尊重別人的現代人。


為此,野宮亞紀建議為人父母者必須趕上時代,懂得尊重多樣化。而且,不僅性別問題,同時也要學會接受屬性或性向不同的物與人。孩子看在眼裡,自然而然的,就不會帶著偏見的眼光看人和世界。


在日常生活中,周遭就有許多孩子帶著煩惱活著。「看見」別人的痛苦,進一步理解和接受,是親子揮別歧視,一起涵養包容力的第一課。
如何教導孩子成為寬容的人?野宮提出3重點。


一、讓孩子了解人各有「性」。男生和女生即使各有其典型行動和想法,但實際上個人的差異極大,就算一樣是男生或一樣是女生都千差萬別。因此,父母切忌教育孩子男女生是不同的生物。此舉,不僅對理解性別認定障礙者有益,在對異性表示同感和理解上,也可避免窄化。


二、讓孩子知道,和別人不同不是壞事。人與人之間不一樣是很自然的,周圍的人很難強制別人改變其心理上的性。何況和別人不同,並非壞事。特別是有關性的問題,孩子很容易受媒體影響,養成一種戲謔的態度。事實上,為人父母者無需忌諱與孩子談論和思考與性相關的話題。不僅如此,最好平日就灌輸正確的知識。


三、社會是大家一起創造出來的。社會由不同個性的人組成,正因為每個人都不一樣,所以得以互補,發揮創造力。和我們一樣,性別認定障礙者或同性戀者會哭會笑,會工作會遊玩,談戀愛也失戀。他們常被認為是特別的人,但事實上,他們和我們都是一起創造社會的夥伴。

 

什麼是「性別認定障礙」?

性別認定障礙(日文原文:性同一性障害,源自醫學病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 ),或稱「跨性別」(Trans- gender)。非精神疾病。據日本精神神經學會手冊記載,有FtM 和 MtF兩種。亦即生物學的性別是女性,性別的自我意識是男性,即「FtM」(Female-to- Male),反之,即「MtF」(Male-to- Female)。定義是「即使在生物學上的性別很明顯,但是,在心理上持續地確信自己的性別異於生物學性別,且認為有改變的必要,並期待社會能夠接受」。因為如此,所以多數渴望動變性手術。

 

表現在外的症狀是,持續地對自己身體上的性別感到不悅、嫌憎,認為自己不適任。例如,身體是女性,心理是男性者,不好穿裙子,喜穿褲子,青春期胸部發育後,會用捲布試圖遮掩胸部;相對的,則厭惡睪丸、鬍鬚,避免穿西裝、打領帶等。


發生原因是,受精時的精子不具備Y染色體所致,和俗稱陰陽人(身體生殖器具備兩性器官)、變裝癖、同性戀等的概念不同。


性別認定障礙者常被混淆是「同性戀」。兩者的概念在根本上不同。同性戀的概念在於「戀愛對象的性別」,關鍵是性向。但是,性別認定障礙的概念是「自己的性別意識是哪種性別」,關鍵是性別。


換句話說,同性戀是男生愛男生或女生愛女生,他們不覺自己的性別有問題;但是,性別認定障礙者的戀愛對象無論是哪種性別,當事人皆因自己的性別意識與身體的性別不一致而感到不協調。


日本於2003年,針對性別認定障礙者的性別處理頒布了法律,並於翌年實施。亦即經醫療機構兩名以上的精神科醫師診斷認定後,在戶籍上得以更改性別。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