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有可能是孩子的「啟蒙者」

啟蒙者具有強大的指引力,他們內在的價值,即便無法具體說出來,也影響了孩子的人生抉擇。

文│鮑赫斯‧西呂尼克

「啟蒙者」改變痛苦的意義

「這些在校成績優異的移民之子,通常在他們的週遭有一個人扮演『啟蒙者』的角色。對阿布杜勒而言,啟蒙者有可能是他的老師,對漢米娜來說,啟蒙者是她的的姊姊,對於哈米德而言,則是好心的鄰居太太。」

我們的文化太講求功能性,從而低估了啟蒙者的角色。這些缺少愛的孩子亟欲尋求自我身分認同,以致無法提供他們一條「發展路徑」。

莫里斯六歲以前與父母親同住,父母親都在酗酒,每天打架不休。

十歲時,他被安置到一間學校,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位園藝工,他總算不再感到命運多舛。

每天,孩子都會等待園藝工的出現,殷切地向他提出一些尋常的問題,園藝工總是誠懇親切的回應。

對大人而言,這沒甚麼,只是舉手之勞,假期中的幾分鐘回答一個孩子的問題,對孩子來說,這卻是一件大事,而且非常神奇,因為這是他生命中第一次,有人跟他好好說話,而且有機會聽見繽紛的花卉傳奇。

如今,莫里斯是大學老師,他跟我們分享了園藝工的故事,這位園藝工就是他的啟蒙者,一句話,一個動作,就轉化了他的苦痛。

 

童年對未來選擇的影響

在職業與擇偶這兩個人生轉折的時刻,接待我們的環境支撐著我們,引導著我們。

當環境不利於我們求學與知識上的探索,年輕人比較傾向於職場的工作(手工業或貿易),或是團體性的工作。

如果環境能夠重視抽象,他們的選擇就會比較偏向精神性。他們會走向藝術性或知識性的工作,或是走向生命史的探索。

受到家庭與社會因素的影響:「我飽受苦難的折磨,我受夠了去雜貨店賒賬過日子的窘境了,我受不了鞋子破洞引起的側目。於是我嫁給一個勇敢的男人,我們一起報復了貧窮,今天,我總是買最好的鞋子給我的女兒。女兒都說我太誇張了,不過我就是想要買最漂亮的鞋子。」這位女士跟我解釋她經歷過的悲慘童年,後來她一直致力於實現夢想,雪恥報仇,無所不用其極。

我們目前的文化一直頌揚自我的意識形態,強調所謂的「社會勝利」,也就是個人在社會如何出人頭地。

 

社會對於受創者的影響

一九四六年時,法國開始建造一些兒童村落,用來接待戰爭期間失去家庭的孩子。

「孤兒城」就是在這個時期被創立,創辦人是克羅麗(Croli)(比利時籍)、羅曼內(G. Romanet)和伊芙.法吉(Yves Farges)(里昂學院),由美國和瑞士基金會出資建造。

若沒有這機構,許多孩子將無法存活。當時這是一種創舉,專門照顧無家可歸,或是嚴重受創的兒童。大人用大人的想法打造了救濟院的環境,卻忽略了兒童本身的價值。在他們大人的心裡,制服代表「平等」和「整潔」,然而對孩子來說,制服反而是一種「恥辱的標記,象徵著自己不如別人」。

但是五十年過後,我遇到的一些心理韌性的復原者,他們都很驚訝,也很驕傲自己曾經穿過這些帶有印記的衣服……並且走出傷痛!事後再回頭觀望過去,這些衣服被賦予了社會勝利的歷史意涵,改變了原本的意義,變成了一場正面蛻變的證據。

當然,有一些時期,人的感受力比較強:年輕時的學習過程比較敏銳活躍;我們會樂意讓我們喜歡的人來影響我們自己,某些情境可以作為我們的支柱,有利於我們融入社會,或成為道路岔口,將我們帶往邊緣。

即使內在世界也可能因相遇而改變:一個壞學生可以重新與學校建立關係,當他遇見一位好朋友,一位可當他典範的好學生,或是一位女老師,老師的一句話或一個稱讚都足以喚醒他僵化的心靈。

 

環境的結構,支配了我們存在的選擇

「經歷過寄養家庭」的孩子,有百分之七十的人證實了相遇改變了他們的命運。

有些自我中心的孩子,心理嚴重受損,致使無法與任何人相遇,必須是大人主動地尋找他們,一旦他們感受到溫暖,一旦他們的生命力重新恢復,他們便渴望與人相遇,隨環境安排,因此,我們可以說,這些受到溫暖的孩子是根據支援的等級來編織自我。

情感的支援,穩定的情感有利於自我建造的計畫。「他是一個強壯、穩重的男人……我一直很欣賞這位年紀輕輕又肯自學的男人……她聰明又美麗,獨當一面,如果沒有她,就沒有今天的我……」他們對伴侶都有一種過度的情感投資,就像心靈受創者對情感無度的索求。

一個未受過創傷的人可能不會像這些年輕人一樣花這麼多的心思建立關係。有些機構會積極地引導年輕人走向大學,有些機構則比較忽略,這顯示出教育者的心靈具有強大的指引力,他們內在的價值,即便無法具體說出來,也影響了他們所照顧的年輕人的人生抉擇。

因此,我們之所以做了某些選擇,原因並非在即刻當下,而是必須從創傷者個人私密的經歷,與周遭集體歷史的遭逢才能觀察。

由於對周遭有著相同的執著,在我們生命的每一章裡,我們都必須處理某一個年紀遇到的問題,一邊織著我們的過去與內心世界,另一邊與文化和周圍的人編織關係,我們就是這樣編織出自身的存在。

提問「現在,我要如何對待我的傷口?」有助於發現自我健全的部分,然後開始尋找伸出的援手。

 

認識心理韌性

心理韌性的概念,與堅不可摧毫無關聯,而是屬於自我防衛機制的功能,但是它比較涉及意識面,更具演變特質,是可掌控的,而且蘊含希望的。心理韌性必須付出代價,而家庭和社會機構是主導的重點。

摘自  鮑赫斯‧西呂尼克《心理韌性的力量:從創傷中自我超越》/心靈工坊

 

Photo:John Liu,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