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理解!我家孩子是不是瘋了?

我們臨床心理工作者常聽到母親質問:「我家孩子是不是瘋了?」因為她們覺得,兒子好像住在「另一個星球」。

文│河合隼雄

難以理解的孩子

一向是模範生的孩子對父母大吼:「一步都不准靠近這個房間!」父母聽到孩子這麼說之後,束手無策,前來找我商量。

母親回想當時的辛酸,對我說:「現在,原本以為觸手可及的孩子,好像去到了不管我把手伸得多遠,都無法企及的另一個世界......」讓我印象深刻。原本這對父母以為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的兒子,去到了另一個世界,親子之間隔了一道鴻溝。

然而,這真的是「鴻溝」嗎?親子之間的繫絆比想像中要堅韌,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切斷。即使本人以為「斷開」了,也仍以意想不到的形式扭曲、糾纏。筆者認為,我們在輕易說出「親子間的鴻溝」或是「世代間的鴻溝」之前,必須試著再作稍微縝密的思考。

我從一位中學男孩的母親口中聽到這件事。兒子難得找媽媽一起去看電影,因此她欣然前往。兩人開心地邊走邊聊,但在途中,兒子突然不再說話,到了電影院也要求分開坐,各看各的。她雖然答應了兒子的要求,卻無法理解兒子為什麼突然不高興,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情,這讓她焦慮到無法好好看電影。但回家後,兒子的心情出乎意料好,因此到了晚上,她試著詢問兒子為什麼態度丕變,兒子說,他在前往電影院的途中,遇到了討厭的同學,而且發現他們也要去看電影。他怕以後會被嘲笑「都讀中學了,還跟媽媽黏在一起」,所以突然遠離母親。

中學左右的孩子常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和母親一起行動固然很開心,但另一方面,也想對周遭的人展現出一點都不在意母親的樣子。他們有時候也不知道該如表現才好,因此會像這個例子中的男孩態度丕變,嚇到母親。就這個例子而言,母親事後試著向兒子詢問原由是好事,詢問也恰到時候。藉由這樣的確認,能夠理解兒子的心情,以免自己因為一點小事就以為兒子討厭自己,或是因為不了解兒子的心情而變得悲觀,導致日後親子關係愈來愈疏離。

我們臨床心理工作者常聽到這些母親質問:「我家孩子是不是瘋了?」因為她們覺得,兒子好像住在「另一個星球」。

孩子為了成長,他們在某種意義上,確實必須暫時住在「另一個星球」。以父母的主觀體驗而言,或許會覺得斷絕了親子間的繫絆,像是親子斷絕關係一樣,但如果雙方再稍微努力一下,仔細觀察,就會知道這一時的鴻溝,可能是為了改變彼此之間繫絆的性質。

透過切斷與修復的不斷重覆,反而能使親子間的繫絆變得比以前更深刻。

如果父母過度繫絆子女,往往會使雙方的關係成為限制對方自由的工具。深刻的繫絆,是給予對方自由的同時,也相信彼此仍然能夠相互依靠。但是,我們為了讓親子關係變得更深刻,必須經歷將其切斷的悲傷體驗,並且努力超越暫時的悲傷。

修復切斷的繫絆說起來簡單,實行起來卻很困難。即使想要修復,如同先前提到的,兒子已經去到「難以企及的世界」、「其他的世界」,因此也經常讓父母感到無力─為什麼對孩子會突然那麼難以理解呢?

 

父母的世界.孩子的世界

每個人都擁有可稱得上「世界觀」的想法。「世界觀」聽起來有點誇張,但所謂的世界觀,就是我們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對有些父母來說,孩子只要乖乖遵循雙親的意志,就是好孩子,這樣的好孩子保證能夠擁有幸福的將來;他們所謂的幸福,就是繼承家業,過著安穩的家庭生活。但仔細想想,這其實只是「世界觀」的一種,關於孩子、關於幸福,應該也存在著其他「觀點」,不是嗎?我們總覺得自己看待事物的方式理所當然,然而,看待事物的方式往往出乎意料,因人而異,對吧?

孩子在長大的過程中,一開始或多或少接受了自己周遭的大人─主要是父母─的世界觀,但這樣的世界觀在從兒童轉變為成人的青少年時期,開始大幅動搖,一向穩定的觀念逐漸搖擺、瓦解,形成新的觀念。這時,孩子容易放大對於既有觀念的否定感。

因此,孩子在轉變成大人時,會突然看見養育、守護自己至今的父母的否定面,而且這個否定面會像電影特寫一般逐漸放大。或者應該說,孩子看到的身影不是現實中的父母,而是自己心目中的父母形象。

即使是我們大人,有時也會覺得自己可以為所欲為,但有時又自覺犯下不可原諒的錯誤,這時在我們心中發生作用的,不就是超越個人父母的,更偉大、更嚴峻的形象嗎?這種心中的形象,呼應著我們的現實體驗,並為這些體驗帶來各種強化。舉例來說,在我們脆弱時,會覺得稍微親切一點的女性就如同慈母;相反的,只是稍微遭受一點斥責,就會覺得對方彷彿惡魔。

青少年面對世界觀經歷顯著變動的時期,因此也強烈受到內在形象影響,這時必須特別注意的是母性原型的形象,這個形象可以單純地分為肯定與否定兩個方面。

肯定方面的形象如同慈母觀音,無論如何都會接納、養育孩子;但否定方面的形象則彷彿山中魔女,抓住孩子不放的力量太強,限制了孩子的自由,極端的時候甚至會將孩子吞沒。

如同先前所述,孩子愈來愈傾向獨立時,便更容易將父母壞的一面放大,如果再加上這裡描述的內在形象作用,孩子看見的父母形象將與現實產生相當的差異。

舉例來說,站在母親的角度看,只是「好心地」提醒孩子今天看似會下雨,最好帶傘出門,但聽在孩子耳裡,就會覺得母親是控制、監視自己行動的「煩人傢伙」。在家庭暴力的案例中常會聽到母親報告,自己明明只是做一些普通的事情,卻遭孩子暴力相向,但這樣的事情,如果依照上述邏輯思考就能理解。

以離家出走的高中生為例,就父母或一般大人的眼光來看,他生長在雙親熱心教育、體諒孩子的幸福家庭,但就他的眼光來看,卻覺得這個家庭是限制自己自由的牢籠,所以他想要逃離。我們大人必須充分理解,孩子眼中的世界與父母的世界有所差異,不然的話,大人可能會覺得搞不懂孩子,將他推開,有時甚至會想把精神病等標籤貼在他身上。

摘自 河合隼雄《轉大人的辛苦:陪伴孩子走過成長的試煉》/ 心靈工坊 

Photo:Jamie Schaap,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