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職作家 羅怡君:即使孩子升小學,親子共讀不中斷

很多父母在孩子小時候,會陪著看圖畫書、唸故事,一旦孩子升上小學、開始學認字,不少爸媽往往順理成章認為,孩子必須學會獨立閱讀,這樣才能增加識字率,養成良好習慣。然而,親職作家羅怡君覺得,「即使孩子能夠獨立閱讀,依然可以享受親子共讀時光,」透過閱讀來討論、對話,是提升親子關係的重要途徑。

很多父母在孩子小時候,會陪著看圖畫書、唸故事,一旦孩子升上小學、開始學認字,不少爸媽往往順理成章認為,孩子必須學會獨立閱讀,這樣才能增加識字率,養成良好習慣。然而,親職作家羅怡君覺得,「即使孩子能夠獨立閱讀,依然可以享受親子共讀時光,」透過閱讀來討論、對話,是提升親子關係的重要途徑。

 

曾任職於奧美公關、三立電視和美商3M台灣子公司的羅怡君,大約在女兒「妹妹」5歲的時候,決定離開職場、全心陪伴女兒,即使妹妹念了小學,仍持續唸故事給女兒聽。


羅怡君陪伴女兒,除了從小看圖畫書外,小一開始共讀橋梁書,通常母女倆在睡前輪流各唸一段,孩子卡住時會給予協助,等到女兒自己可以唸得很好,就在旁邊聆聽,升小二後則開始唸青少年小說給女兒聽。


自稱像是刺蝟媽媽的羅怡君,個性熱情、主動、喜愛冒險,遇到宛如穿山甲的女兒,冷靜、被動、天性謹慎,簡直是一連串相反詞的組合,就連閱讀喜好也大相逕庭,因此,如何選書成為一門學問。


「每個人都有閱讀的偏好,」羅怡君發現,她刻意挑選的書,有時女兒真的不愛。為了跳脫選書的框架,她想到一個辦法,就是在圖書館閉著眼睛挑,譬如數到五就挑一本。借回家的幾本書中,總有妹妹愛看的書,從中慢慢了解她的喜好。


放下個人喜好,讓女兒自己選書
逛書店或書展時,女兒可以自己挑書。不過,她會規定購買的數量,女兒必須學著比較、排序,具有篩選的能力。有時母女倆也會互相討論,交換意見。「她通常喜歡圖多過於字,圖畫得好不好、細不細膩是關鍵,而非故事本身,」羅怡君逐漸學會欣賞女兒的圖像思考能力,體會到大人應放下個人喜好,享受孩子的喜好。


羅怡君指出,儘管家裡有滿坑滿谷的書,她也陪女兒跑好幾家圖書館找書,仍經歷一段女兒不愛看書的時期,理由是「找不到自己喜歡的書」。直到有一天,出版社寄來《瘋狂樹屋》的試讀本,長達三百多頁,想不到女兒一口氣看完,此後開始能翻閱厚的書籍。


青少年小說,富含未來情境的想像
羅怡君讓妹妹自己挑橋梁書,目的是練識字,而她負責挑青少年小說,先從《湯姆歷險記》、《小婦人》、《野性的呼喚》、《柳林中的風聲》等經典作品入手,接著再讀較現代的青少年小說,例如《四個第一次》、《雪山男孩與幻影巨怪》、《尋找阿嘉莎》等等,都很令女兒著迷。


「閱讀是為未來做準備,預見下一階段生活會碰到的事情,」羅怡君認為,青少年小說提供了豐富的生活情境,可作為親子討論、對話的素材,譬如《四個第一次》描繪小學高年級可能發生的事情,包括第一次買胸罩、偷腳踏車,還有祕密基地;又如同學說謊和作弊,就可藉由《湯姆歷險記》的故事來進行思辨。


「唸青少年小說,有助於情緒溝通,對於情境想像的複雜度也可以拉到很高,」羅怡君通常會先看過青少年小說,經過濃縮整理,再唸給女兒聽,「透過大量對話、討論,可以幫助孩子訓練思考力和判斷力,逐漸建立起自己的想法,日後較不容易受同儕影響。」

 

所有「不可以」,都是教孩子思考的起點

親職作家羅怡君比孩子還喜歡問「為什麼」,尤其是那些被學校或社會禁止的事,她認為「所有的『不可以』,都是教孩子思考的起點」,同時成立臉書粉絲團「孩子教我們的事」,記錄下與孩子之間互相挑戰的思辨對話。


羅怡君在《被禁止的事》書中提到,有一次,女兒吃完水果後仍不想關電視,問道:「為什麼大人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看電視,小孩都要問爸爸媽媽?」於是親子展開一連串的對話,討論「負責」和「以身作則」等觀念的意涵。


羅怡君建議,父母可以和孩子一起列列看,哪些事情是「大人可以,孩子還不行」?是對孩子沒有信心,還是孩子真的缺少什麼能力?怎樣協助孩子擁有更多能力,讓孩子更行?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