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中「非......不可」的思維會扼殺了愛情

婚姻中出現摩擦時,真正該做的,不是怪罪對方的個性或行為,重拾愛與關懷才能讓枯涸的泉水復甦。

文│岡田尊司

當一切不如己意時,已到盡頭的愛

四十多歲的家庭主婦理穗為了丈夫的問題來諮商。她說丈夫非常自私,也不體貼,一天到晚被他搞得很煩躁,她沒有自信能夠和他共度往後的人生。

理穗結婚已經十八年,家裡有兩個小孩一個讀高中、一個讀國中。她的丈夫正真,是位個性認真,凡事一絲不苟的人,不賭博也不喝酒,應該也不曾有外遇。

孩子仍在讀小學時,夫妻之間的情況沒這麼糟,理穗也很信賴丈夫,兩人極少爭吵。但是,最近丈夫的一舉一動都讓她火冒三丈。理穗懷疑丈夫會不會是人格發展障礙,如果真是這樣,有沒有可能透過治療改善?如果不是,她想要離婚。

理穗傾吐著內心的苦悶。

對丈夫的觀點改變,探究起來是正真投資股票賠錢之後的事。而且正真一直隠瞞理穗,是有一天理穗為了某件事確認帳戶時才發現的。為了孩子教育而辛苦存下的存款,丈夫分了幾次擅自領出了近一百萬圓,這筆錢被他拿去買了股價下跌的股票,但股價一直沒上漲,只有賠錢而已。

正真對錢很計較、小氣,平時也常嘮叨理穗要她節省,花在孩子身上的費用或妻子的化妝品費用他都斤斤計較。但現在好不容易存下來的錢,卻像被他丟進水溝一樣,理穗憤憤不平。當然,她要正真賣掉股票,把擅自領出的一百萬圓存回帳戶,但事情並未就此結束。這件事以後,兩人的立場彷彿完全掉換過來,現在是理穗緊緊盯著正真的一言一行。過去丈夫對她的所做所為,以及她曾經隱忍的事情,在她的腦海裡不斷迴繞。

最近讓理穗尤其不滿的,是正真逃避對孩子的責任,沒有給予一個身為父親該有的教導。孩子進入青春期,只有母親一人實在管不住,但正真很溺愛孩子,完全不責罵。甚至在理穗想不出辦法,設法管教孩子時,正真還從旁打斷:「算了,也沒那麼嚴重吧?」正真察覺妻子的不悅,為了討好她,最近經常試圖幫忙做家事。他幫忙洗碗洗衣服,也會折衣服。但是,在某些地方有潔癖的理穗,並不喜歡碗盤或內衣被丈夫碰觸,而且覺得丈夫做不好時,理穗還會要再重做一次,使她忍不住制止丈夫:「你不要碰!」正真畏畏縮縮地道歉,但理穗看到丈夫這種畏怯的態度又發火了。

 

為什麼妳以前可以接受,現在卻不能呢?

她娘家的母親年紀很大,最近健忘的毛病愈來愈嚴重,這也造成理穗的壓力。

但是,和正真商量照顧母親的問題時,他的反應總是一副嫌麻煩的樣子。可是,正真的母親入院時,他卻偷偷摸摸地跑去探望。丈夫瞞著她去探望婆婆是有原因的,因為正真的母親總是袒護兒子,所以大約兩年前,理穗和她大吵一架後,

就幾乎沒再往來。最近只要一看到丈夫的臉,理穗滿腔怒火就湧上來,動不動就令她想破口大罵。她一口氣說完這些狀況後,說她想知道丈夫究竟是不是有人格發展障礙,然後再視結果思考接下來要怎麼處理。理穗說到這裡,似乎已束手無策。

因為諮商醫師並未直接替她先生診斷,所以無法正確判斷,醫師先部分擱置一邊,而做了以下的說明。

就凡事一絲不苟、對財務斤斤計較、個性認真的部分,他在求學時期以及就業後,都沒發生什麼大問題,而且直到幾年前夫妻的感情也還不錯,所以應該只是個性問題,而不致於到人格障礙的程度。

理穗一聽便愣住了,她很不服氣地問道:「既然這樣,為什麼他老是做些惹我生氣的事?」因此醫師便問她,正真幾年前的個性及言行舉止,和現在有很大的改變嗎?理穗思考了一下子後回答,正真從以前就是這種個性的人。

既然這樣,改變的或許是理穗的心情吧?聽了醫師這麼說,理穗更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你的意思是:有病的是我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既然妳先生的個性和行為舉止沒有改變,為什麼妳以前可以接受,現在卻不能呢?既然他沒有太大的改變,那以前妳可以接受的原因是什麼呢?」經醫師一問,理穗想了一下以後回答:「那是因為以前我很信賴他。我覺得事情交給他處理沒問題,以前孩子還小,也沒發生什麼大問題……」「夫妻的感情呢?」理穗雖然露出不想討論的表情,不過,還是勉強地回想了一下後簡短答道:「比現在好。」「照顧先生的生活起居方面,是不是開始嫌煩了呢?」「是的,幾年前還有幫他準備便當,現在根本不想幫他做。做了也從沒聽他說過一句謝謝。讓我覺得自己像個笨蛋,我怎麼還做得下去?」

理穗有印象的是在他們結婚十週年前後,她對丈夫體貼的感情逐漸變淡,經常挑剔丈夫的毛病。股票一事成為導火線,她頓時對丈夫失去所有的信賴,理穗對丈夫充滿不信任,覺得自己是受害者。

同時可以確認的,是理穗原本就有潔癖,很厭惡事情無法黑白分明。如果她認為該往東走,就絕對不能接受往西。稍微不符合理穗的理想,就看不順眼開始找碴的情形,大約是從她十幾歲時開始,這似乎是受到她母親的影響。理穗的母親,總愛些負面的話,很少看到她露出幸福的表情。

和正真剛開始交往時,他很不可思議地問理穗:「為什麼你總愛說些負面的話?」而且,正真也很訝異理穗的母親竟然老是數落親生女兒的不是。正真甚至說過:「妳的母親有點怪耶。」

結婚幾年後,理穗才發現自己過去是在不正常的家庭中長大,理穗過去總是看著母親臉色,現在則是彷彿領悟了什麼,和母親保持距離。母親對女兒這樣的變化很不悅,老是指責正真的不是,理穗不喜歡這樣,因此和娘家愈來愈疏遠。仔細一想,當時理穗信賴正真,覺得能夠和他結婚實在太幸福了。為什麼同樣的個性,接受度卻產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呢?

 

「非∼不可」的思維扼殺了愛情

潔癖或「非∼不可」思維的完美主義,不僅束縛了自己,也很容易以同樣標準強求對方,因此他們的伴侶,會覺得處處受拘束。要是違逆了對方,只會讓事態惡化,為了避免對方不悅所以處處看對方臉色行事,盡可能忍氣吞聲地配合對方的標準而努力。但是,所謂的標準只有當事人才曉得,而且常因一時興起而改變,所以同樣一件事,有時行得通,有時卻會惹火對方。所以正真不幫忙洗碗盤時被妻子罵:「什麼事都不做!」等他出手幫忙了,卻又被怒罵:「你不要碰!」猜測當事人究竟要的是什麼,百分之百地滿足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因此便產生動輒得咎的狀況,這常是形成虐待孩子的典型案例,有時則會發生在伴侶身上。

理穗她承襲了和母親相同的潔癖、一天到晚挑剔的毛病。不過,婚後剛開始的十年期間,她對丈夫正真卻很少出現這麼尖酸刻薄或不滿的態度。這又是為什麼呢?答案是那時候的理穗很信任丈夫,很愛他。從正真從容不迫、不輕易抱怨,對待事物總是抱持冷靜、客觀的態度,讓理穗發現自己的思考過於負面。而且,由於和母親拉開了距離,母親的影響變淡,緩和了愛挑剔、尖酸刻薄,以及凡事都要照自己的心意去做的完美主義。

其中還可能有個原因,就是他們忙碌的夫妻生活,生產、哺育母乳及育兒,讓理穗身上的催產素相當活躍。因為催產素的作用緩和潔癖的程度,增加了更多寬容與體貼,成為家庭的潤滑劑。

愛是建立在對人溫柔與寬容上,失去了溫柔與寬容時,愛情也會跟著死亡。更年期對於愛情的維繫,可以說是一項巨大的考驗。

面臨更年期,失去餘裕的妻子時常舉旗宣戰,宣稱不再對丈夫百依百順,或是放棄照顧丈夫生活起居的案例時有所聞。其中也有部分專家認為溺愛丈夫才是問題所在,而主張應該更嚴格,不要管老公比較好。但是,若真的相信而採行這個做法,夫妻感情必定更加惡化。問題並不是愛情過度,而是匱乏不足才引起的,如果再減少彼此的關愛,夫妻關係必定會崩壞。

當荷爾蒙不足,愛情也很難湧現。真正必要的措施,不是怪罪對方的個性或行為,要讓枯涸的泉水再度復甦,必須下工夫重新拾回愛情與關懷。相互爭吵,甚至大打出手的夫妻,每天服用兩、三包漢方,或是一天一錠穩定情緒的藥劑,就能改善更年期的焦躁,重新恩愛夫妻的生活。

真正該做的,不是怪罪對方的個性或行為,重拾愛與關懷才能讓枯涸的泉水復甦。

摘自 岡田尊司《夫妻這種病》 / 三采文化

 

Photo:kate fish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