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克拉馬對克拉馬

也有過帶他去外雙溪那中影文化城旁的湯姆熊遊樂區,他說:「爸鼻,我嗯嗯在褲子上了。」恰好那男廁壞了整修,我當即帶他到女廁裡的盥洗台洗屁屁,不停跟進來後臉色驚嚇的女士們道歉;又要讓害羞敏感的孩子覺得,我們正在一好玩的狀況,沒什麼,不要覺得丟人。其實在那個分界線之前,我可能是個害羞的大人啊。

有一段時光,我頗困苦於帶孩子這件事。

 

我年輕時有一部名片《克拉馬對克拉馬》:講一個單親父親,帶著他的約四五歲的小孩兒,在城市中左支右絀,困在某個街角,哭笑不得的各種小事。

 

很多時候,我帶著當時才兩三歲的大兒子,類似的被困住了。譬如我帶他去動物園,我們在他最愛的長頸鹿區外邊,突然暴雨臨襲。他那時小人兒的腳程,我們周邊一片空曠,要跑去可遮雨的園內小火車站,還好長好遠一段路。

 

我先抱著他跑進一旁自動販賣機群的遮雨篷下,立刻發現這不知哪個天才的設計!那是紗網材質的遮陽篷,而非遮雨篷,雨還是從我們頭頂淋下。當時我嘆...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僅限訂戶觀看?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