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買了更大的床,好天天全家團圓

看著年輕但負責且願意吃苦的師傅,我為台灣驕傲。但想到那壞心的經理,我也為台灣難受。

文│盧建彰

我們原本的床,曾經承載了我們的夢想,它應該還載得了別人。

這是個好床,可不可以,也變成別人的祝福?

跑步跟床有關

我的跑步跟床大有關係。因為我常起床後去跑,若是沒睡好,就會覺得接著的跑步恐怕步履蹣跚,呼吸不順,因此就增加了猶豫的心理障礙。

要是睡好,跑起來輕鬆,健步如飛,就更會想去跑,好享受自己風采的一面。

但我常睡不好,因為女兒願每兩小時就會起來一次,我一定會跟著起來。

而我是個很淺眠的人,只要醒來就會開始想東西。有時是想剛剛的夢到底是什麼,想把它寫下來,更會想,這夢合不合乎邏輯,是不是個好故事。

所以,我和妻討論,或許,我們需要大一點的床。

回想以前,因為經濟能力差,兩人擠一張單人床,甘之如飴。後來換了個正常的雙人床,就覺得我們好奢侈。現在有了願,需要一張加大的雙人床。

除了覺得被祝福外,也會想,我們真的需要嗎?還有,我們原本的床,可不可以也變成別人的祝福?

這是看床前,我和妻的討論,我們不要浪費。

這是個好床,曾經承載了我們的夢想,它應該還載得了別人。

 

因為床而來的認識

有了一點年紀後,要認識新朋友,不太容易。

去看床時,有位葉小姐細心介紹,讓我們躺了十來張,願也跟著我們在不同的床上翻滾、大笑。

客氣的葉小姐,看我和願玩得瘋,和我們分享,她也有三個小朋友,雖然假日要上班,但是小朋友都很乖。

最後,總算有了決定。但我們想把原來還不錯、只是小了點的標準雙人床給朋友,不想隨便就丟到垃圾堆裡去,請她協助轉送,且是跨縣市的長距離轉送。

兩天裡來回了幾個電話,中間我們去家族旅行,開車中漏接她電話。但她總是等我方便時再撥打,深怕打擾到我們。

因為朋友也在上班,得協調出適當的送貨時間。葉小姐充滿耐心並拜託搬運師傅,終於搞定。葉小姐打電話來時,我們正在基隆廟口大啖美食。她還擔心的說,會不會打擾到我?

正一手抱願坐在大腿上,另一手餵她吃著廟前二十一號魯排骨的我說:「不會啊,只要朋友那邊也ok,我就跟你買,而且我和妻都很欣賞你積極但不 push,細心但不囉嗦的態度,如果最後會買,一定是跟你買。我今天晚一點跟朋友問看看,明天一定跟你確認,你放心好了。」

你放心好了。

我真心的希望呀。

 

小旅行裡的插曲

隔天,我在山裡頭,繼續小旅行,惦著這事,趁朋友午休通電話確定後,我對著溪水,打電話,葉小姐沒接。

想說以她積極程度,一定馬上回電,且預定的送貨時間就是隔天了,時間也挺急迫。

沒想到,吃完一整盤土雞肉,始終沒接到回電。

難得勤快,我打到公司,卻說葉小姐沒來上班,幫我轉經理。

「葉小姐今天請假。」

「可是她昨晚跟我約今天。」

「你跟我說也可以。」

「但我答應她,這訂單要給她。」

「沒關係,你跟我說也一樣。」

後來,和經理相約,晚些自山裡出來,再到現場確認物件和運送時間。

要替願洗屁股的我,拜託妻去店裡時追問,葉小姐怎麼了。

妻返來說:「葉小姐家裡有事,要請幾天假。」

「那你有跟他們說這是葉小姐的單?」我追問。

「當然有啊。」

隔天,師傅依時送來床,年輕的臉龐,看到願就說跟他女兒一樣大。

工作時,聊了一會兒,師傅有點神祕的問:「你們認識葉小姐?」

「我們是這次買床認識的。她到底怎麼了?」

「她離職了。」

「怎麼會?她前個晚上才跟我通電話,怎麼會離職?」我急著問。

師傅支吾,不敢說。

「你們經理說她家裡有事,什麼事?」

「她自己有事。」

「什麼事?車禍嗎?」我追問,並試著亂猜。

「對,她在醫院,好像很嚴重。」

「啊,怎麼會這樣?什麼時候?」

「前天晚上。」

「那不就是跟我講完電話,下班回家出車禍的?」

「可能吧,而且經理本來把你們這個單搶過來當他自己的。」

「什麼?我答應葉小姐這筆單要給她的。」

「對呀,你看這張單子,」他拿出訂貨單,「這裡本來寫經理的名字,後來其他業務抗議,他不好意思,才又填上葉小姐的員工編號。」

「靠,怎麼這樣?那葉小姐現在怎樣?」

「好像很嚴重,應該不會再來上班了。我看她工作這幾個月很認真,人很好,聽說你們指定是她的單,想說你們認識,所以才多問你一句。」他邊說,但手上沒閒,一會兒就組好了。

看著年輕但負責且願意吃苦的師傅,我為台灣驕傲。但想到那壞心的經理,我也為台灣難受。

 

給年輕一張床

那位師傅也照著我和葉小姐的約定,把原本的床送到了一個我很看重的年輕人家中。看著這年輕人,總會想起十五年前的我。一切才剛開始,薪水低沒有錢,付房租都不夠用了,只能買最便宜的床墊,反正也沒空睡,總在公司努力。

這年輕人比當初的我還省,他原本的床墊,只有一千元。

所以這床墊能轉送給他,我很開心,這都得感謝葉小姐幫我協調。

那葉小姐呢?她自己躺在什麼樣的床上呢?

在那個時間點,很可能是病床。

家人,是用來團圓的。

雖然新床來了,但我覺得心情悶,於是去跑步。

我跑著想著,那位經理,理應照顧部屬的,卻搶部屬的單,且是在對方無法回應爭論的時候。難道沒想到對方會比他更需要錢嗎?葉小姐傷勢到底如何?沒法工作,那三個小朋友怎麼辦?

我記得,師傅臨走前,我和妻送到門口,趕著要去下個地方的他,還捨不得跟願說再見。

關上門,我拿起電話,打給老家的媽媽。

二十三年前,我媽媽也是在工作的途中車禍重傷病危,從此失去記憶,我們家的命運也瞬間改變。幸運的我們,平安長大了,但我仍有印象,當時母親任職的公司對於照料賠償金,給得也不太痛快。以我父親敦厚的個性,難得也有抱怨。

想起那時在加護病房,我和妹妹的無助,父親的難受,還有這二十多年來的驚慌點滴。我心裡為葉小姐禱告,也為她的三個孩子禱告,希望他們不要害怕。更希望每個跟我們一樣平凡的家庭,生命有平安,有祝福,更有機會讓祝福臨到眼前別人的家庭。

我們買了更大的床,好天天全家團圓。

希望天天每家團圓。

摘自 盧建彰《跑在去死的路上,我們真的活著嗎?》/天下文化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