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於接受挑戰的孩子將無可限量

就算沒有相關經驗,這些孩子也不懼怕,拼命的向命運挑戰,只因為:「夢想,只有勇往直前!」

文 / Joshua Davis

 

籌措參賽經費

這個高中團隊首先必須了解的第一件事,就是參賽所需的費用。

主辦單位提供參賽團隊食宿,外加一百美元的建造補助金。不過從卡爾海登高中開車到加州,油錢差不多剛好一百美元。

他們需要更多經費,於是費迪印製募款宣傳單,說明捐款給學校的水下機器人科學社團,可全額申報亞利桑那州的稅金扣除額。羅倫佐不太明白那是什麼意思。只知道費迪要他去跟別人開口要錢。

「我不認識有錢可捐的人。」羅倫佐說。

「問問你的家人。」費迪說。

羅倫佐笑著說:「跟他們要不到錢啦。」

不過羅倫佐還是拿了一些宣傳單,跟一位較年長的表姐募款。表姐在汽車旅館當房務人員,也許會有多餘的閒錢。「我要參加水下機器人科學大賽。」他向表姐說明募款的原因。

羅倫佐在家族裡是出了名的怪人。這次的請求,大概是有始以來最怪異的一個。表姐拒絕捐款。

克里斯強的募款任務也不太順利。他的父母沒有閒錢可捐,所以他只好打電話給住在加州以及亞利桑那州南部的叔叔和阿姨們,向他們募款。得到的回覆都是:「我們會考慮看看。」但也都沒有下文。

出乎意料的是,路易士的募款任務有所進展。

某天,路易士在工作的酒吧餐廳下班後,向老闆哈洛德提起募款一事,並給他一份費迪印製的宣傳單。哈洛德驚訝不已,這位沉默寡言的大塊頭快餐廚師竟然要參加NASA贊助的水下機器人科學大賽。「真是讓人料想不到呀。」哈洛德說。他馬上阿莎力地開立一張一百美元的支票。

奧斯卡也是採用類似的募款方法:到父親工作的床墊工廠。

每個暑假,奧斯卡都跟在父親身邊,組裝黃揚木框,所以與床墊工廠老闆艾芮絲,還有許多員工,都十分熟識。他把宣傳單給艾芮絲看,告訴她,西鳳凰城的學校將挺身而出,跟全美最頂尖的學校一較高下,需要在地人士的金援支持,才有獲勝的機會。他的論點引起艾芮絲的共鳴。她寫了一張四百美元的支票;一名員工也跟著捐出四百美元。

這樣就有九百美元資金。不多,但是對在貧民區長大的他們來說,要花這麼多錢建造一台機器人,實在是太奢侈了。

現在資金的問題已經解決,接下來要開始討論如何建造水下機器人。他們先拆解一台在彈射南瓜大賽期間做的小型拋石機。想先弄清楚水下遙控載具需要多大,才足以容納推進器、感應器,還有控制器。他們用寬兩吋厚一吋的木材做出一個簡單的盒子。大伙兒就圍在這個作工粗糙的木製模型盒子旁,開始討論在比賽中必須達成的任務:測量實體尺寸的潛水艇長度與寬度。

 

關鍵的工程學簡報

經過了長途跋涉,孩子們回到宿舍房間,費迪和亞倫憂心忡忡,因為他們碰到了更大的問題 - 「臭小子」無法正常運作,再幾個小時,他們就得站在NASA與海軍的專家面前作工程學簡報。都還沒開始進行水下任務,載具就出了這麼大的狀況。孩子們已經有挫敗感。

奧斯卡還沒放棄希望。「現在馬上拆解它,」他主張:「我們可以修好。」

費迪不希望他們在進行工程簡報時心神緊繃。他們必須作足心理準備,因為必須面對的,也許是緊湊的不間歇拷問。

「聽著,現在不用擔心,」他說:「還有今天整個晚上的時間。」

「眼前比較重要的是,準備好等一下的工程學簡報。」亞倫說。

這些孩子,欠缺與專業人士面對面談話的經驗。募款跟參加「FIRST」競賽多少讓他們增添了這方面的經驗,但是要同時面對一群聽取他們簡報的專家,這還是頭一遭。再加上已動搖的信心,足以侵蝕團隊努力這麼久的堅固根基。孩子們離開這裡之後也許會認為,踏出這一步根本是天大的錯誤、他們生來沒有成就大事的命。

現在,必須讓他們充滿正面又積極的想法,所以亞倫決定賭一把。「大家跟我來。」他命令道。

大伙兒跟著他離開宿舍,走到天橋上。由於正值夏季,路上的行人絡繹不絕。

「我要你們去跟路人攀談。」亞倫說。

「我們要談什麼?」奧斯卡問道。

「就說:『嗨,你想聽聽我們用的推進器嗎?』」亞倫給他們一些提示。

羅倫佐竊笑。「如果我們這樣說,不可能會有人想跟我們講話。」

「跟他們說你做了一台機器人,」亞倫繼續說道:「他們會想聽的。」

費迪和亞倫走到遠處,觀察他們跟路人攀談的互動。當地人可能對他們不理不睬,或認為這是一種行乞的新戲碼。

已經很脆弱的心理狀態也可能面臨崩塌的危機。亞倫只能祈求,事情不會這樣發展。他把希望全放在親切的陌生人身上。

一開始,他們太羞怯,一大群路人走過他們面前,卻沒人有勇氣上前攀談。奧斯卡緊握放在白色三孔活頁資料夾裡的「臭小子」設計圖。

最後,羅倫佐鼓起勇氣,上前跟一位有教授氣質的路人攀談。

「嗨,我們是從鳳凰城來的高中生,我們來這裡參加水下機器人科學大賽。你有興趣聽聽我們的設計嗎?」

有教授氣質的男人微笑表示同意。「你們的機器人會做什麼?」

奧斯卡將三孔活頁資料夾翻到第一頁,給他看「臭小子」的照片。「它是一台ROV。意思是,可遙控的載具。」他繼續解釋「臭小子」是設計來從事水下作業:取回水中物體、攝影、採集液體樣本、測量距離、定位聲音來源。

「它能做到這些?」有教授氣質的男人問道。

「正常的時候,沒錯,這些全做得到,」奧斯卡說:「可是現在,它的情況有些複雜。」

「這樣呀,我會幫你們加油打氣的。」男人說,然後祝他們一切順利,走路離開。

在那之後,他們上前跟各種型態的路人攀談,介紹他們的機器人——「臭小子」,並解釋建造各種神奇功能的歷程,即便事實上「臭小子」已經發出病危通知。克里斯強解釋雷射尺的折射率,而羅倫佐則是滔滔不絕地說明自己是如何用「一堆垃圾」,做出採集樣本的工具。他們上前攀談的人,似乎都蠻佩服這群衣著不夠體面的青少年。路人的反應,猶如一記強心針,提醒著他們自己達成的莫大成就。

在鳳凰城,他們是非法居留的外國人,被貼上「罪犯」的標籤、依國籍分類:美國人、墨西哥人,或是以上皆非。此時此刻,他們只是一群來到海邊參加比賽的青少年。

亞倫和費迪在簡報室外的走廊焦慮地等他們出來。他們知道,評審團裡面,有一些不好應付的狠角色。主導海軍海洋工程與輪機系統計畫的史溫先生,五十八歲,是個不苟言笑的人。史賓斯小姐,NASA中性浮力實驗室的重量級人物,此時,正在裡面拷問他們的學生。其實,老師能選擇是否進入簡報室旁聽,但是亞倫和費迪決定讓他們獨當一面。這是對學生投下完全信任票,不過,這也表示,除了擔心,什麼也不能做。

「你認為他們進行得順利嗎?」亞倫問道。

「另一隊在裡面待了四十五分鐘,」費迪說:「要是他們不到四十五分鐘就出來,應該是不太樂觀的預兆。」

二十五分鐘後,簡報室的門被打開,卡爾海登高中的水下機器人科學社團,魚貫走出簡報室。亞倫向費迪投以憂心的眼神。這是不樂觀的預兆!

「怎麼樣,還順利嗎?」亞倫焦急地問,試著掩蓋心裡的失望。

「我們的表現,無懈可擊!」奧斯卡樂開懷地回答。

摘自 Joshua Davis 《拼湊夢想》 / 大好書屋

Photo:Manu Rochet,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