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還有腦內世界

牠常坐在窗口,望向窗外,跟我小時候一樣。


我小時候,與弟弟仁喜,常坐在台北圓環老家的二樓窗口,雙手抓著鐵欄杆,雙腳伸出去,兩眼盯著窗外。


那,是60多年前往事。窗外,對我,幾乎就是世界的全部。早上,有人推車叫賣(或是包子饅頭,或是蔭瓜魚鬆);晨間,車水馬龍(三輪車左來右往,機車汽車還少);晚間,最熱鬧,沿著南京西路,往圓環方向,人行道上,擺滿攤位,人來人往,殺價吆喝,非常喧鬧,加上附近戲院多,霓虹燈閃爍,陪我入眠。


最喜歡夏夜,父母同意我們下樓一會兒,在樓下金魚攤,撈金魚(紙糊的鐵線圈魚撈,技術最好的時候...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僅限訂戶觀看?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