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學習

從答題的角色換成出題的角色,其實能幫助思考,要如何解釋別人才會懂,學習內容印象加深,融會貫通,同時也養成同理心。

從答題的角色換成出題的角色,其實能幫助思考,要如何解釋別人才會懂,學習內容印象加深,融會貫通,同時也養成同理心。

 

自主學習這名詞聽起來很專業,但對孩子來說,有點抽象。我從它的目的發想,重新檢視為什麼要自主學習?應該是想培養孩子自動自發的精神,基於自己的興趣,把學問知識活絡起來。在日本,學校裡有幾個做法,很值得參考;而我為了讓孩子能夠落實自主學習,也費心想了些方法,效果不錯。


給孩子自省時間
哥哥讀小學時,每星期一都會晚15分鐘放學,我起先有點納悶,看了功課表,發現那15分鐘叫做「考える時間」(想一想時間)。這是要像古時候希臘培養哲學家,思考人生的道理嗎?原來不是,這15分鐘比較類似論語中「吾日三省吾身」的概念。


哥哥說,老師要每個人把今天上課學到的東西,整理一遍,回想自己學到了什麼,哪部分比較不懂。然後,計劃一下待會回家後要複習的部分。


我覺得這樣的學習方法很棒,訓練的不只是思考,還有計劃能力,歸納統整能力、自主行動力。就算是從一早渾渾噩噩過到放學,也剛好有機會警覺自己浪費了一天,趕緊問同學或老師該補的部分。


日本從早期意識到填鴨式教育的弊端,在教育改革的路上,特別重視孩子的獨自思考能力。Benese教育綜合研究所公布過一項調查,新瀉縣的中學,原先有35%的孩子回家不念書,自從每天放學前推廣了「想一想時間」,一年後,回家不念書的孩子只有19%。


同學們說,因為在學校事先想好回家要念什麼,所以一到家,就很容易進入情況,能馬上坐在書桌前開始讀書。


完成「Mission式」的作業
哥哥小學五年級的作業,主要是漢字練習、數學練習題和朗讀課文。老師每週一會宣布本週要完成的範圍,並且發一張「學習計畫表」,請同學們以一週為單位,自己去安排規劃進度,每天要寫多少漢字、完成數學練習題,要朗讀哪一部分課文。最後有一欄是記錄每天坐在書桌前,學習多少時間,並給予自己評價。


這張學習計畫表,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叫做「自主學習」。基本上是沒有範圍的,可以是教科書的預習複習,考試的錯誤訂正,或是成語、地圖、英文單字、日記等都算是自主學習。


另外,老師請同學準備一本自主學習筆記本,每週設定目標,要完成幾頁。哥哥的自主學習筆記裡,有他畫的彩色日本地圖、成語故事的四格漫畫、拿我在教日本國中英語課本抄寫的幾句會話,他還把考試前常錯的漢字、數學沒算對的題目,全部精華都結集在這一本筆記裡。


孩子也來「出書」
兩兄弟小時候,跟我回台灣一陣子,看到我在寫書,也依樣畫葫蘆,把家中的A4紙對折,用釘書機釘起來,附上彩色封面和手繪插圖。哥哥寫了一本16頁的《小朋友常用日語》工具書,把一些詞語用中文注音和日文對照排列,隨身帶著,不時還用來教台灣阿嬤和游泳班的教練,後來還出了下集。


後來哥哥回日本上小學,發現同一個字,日語和中文有不同寫法,常常被老師圈錯。日本老爸緊張兮兮的說,一定是兩個語言讓他頭腦混亂。我非常不以為然的跟老師解釋說,哥哥在日本應當就學日本漢字的正確寫法和筆順,但這絕不是對錯的問題。


我告訴哥哥,這其實是你的優勢,像是英文中有美式和英式拼法,兩個都對,像顏色這個字,英國人會拼colour,多一個u。知道一個字有不同的寫法很酷,其他小朋友都不知道,而且可以很臭屁的教你那不會中文的老爸。


哥哥收起挫折的心情,隨手拿起幾張A4紙,對折釘好,當下做出一本24頁的「中日漢字對照寫法」,還取了書名《你知道這個字在台灣要怎麼寫嗎?》我想自主觀察學習,的確比我千叮萬囑強得多。


角色扮演,學生變老師
弟弟剛升上二年級,很開心自己是老大哥。有天回家,放下書包,馬上坐在書桌前,告訴我他有緊急的事要做。對於放在餐桌上,平常連手都還沒洗就想趕快吃的點心果汁,看都沒看一眼。


他說,路隊裡有位一年級的小朋友跟他說加法不太會,弟弟便一口答應要寫一本「讓他馬上會加法」的書。弟弟翻出書櫃裡的一年級算數教科書,一邊拿A4影印紙對折,一邊跟我說,他出的題目都是沒有進位的,「也就是加起來不能超過10的。不然,一年級的小朋友就不會算。」


「書」後面還有挑戰題,是兩位數加兩位數的,像是沒進位的24+35。弟弟說,這雖然是他現在二年級正在學的,但是他覺得其實一年級的小朋友應該會,因為只要加一加,記得對齊好位子就可以了。媽媽OS:真是寶貴的消費者使用經驗談!


平時,我跟哥哥複習數學時,我會請他角色扮演,當老師教我一次,最後再出一個題目讓我算,為了批改我的答案,他自己就得再算一次。其實孩子若是理解得不夠透徹,是出不了考題的。出考題的同時,也會看出哪邊有「陷阱」,像是題目給公分,卻要用公尺回答。哥哥自己出題目就學會了設陷阱,以後答題時就不會粗心,有警覺且洋洋得意的說:「別想要騙我。」


當小朋友換立場,從答題的角色換成出題的角色,其實能幫助思考,要如何解釋別人才會懂,學習內容印象加深,融會貫通,同時也養成同理心。自從讓孩子自己決定要念什麼,最近我好像比較少三催四請:「還不去寫作業!」自主學習提供了思考的機會,似乎也增加了學習的況味。

 

蔡慶玉―政大日文系畢業,美國南加大(USC)傳播管理碩士,旅日文化教育觀察者。曾任職於東京外商廣告公司、日本政府教育局。現為華視日語文化單元講師、國語日報∕UDN專欄作者、日本交通部口譯導遊專員。著有《奇怪的日本人,奇妙的日本語》、《日式教養不一樣》。育有兩個台日混血兒。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