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等到親人不在了,才後悔沒對他好一點

只有趁親人還在世的時候好好彌補,才是最好的解決之道。但我們明明知道這個道理,卻沒做到;明明早一點察覺就好了,卻毫無自覺。

文/轡田隆史


每次快到開花的時節,我總是會在心裡低吟一首詩「花開多逢風雨,別離即是人生。」 這是收錄於井伏鱒二的《解厄詩集》,將唐朝詩人于武陵的《勸酒》
「勸君金屈卮,滿酌不須辭。花發多風雨,人生足別離。」

經由井伏自由詮釋的譯文。
誠如詩中所言,人生中充滿了別離,而人生似乎就是為了別離而存在。

邁入人生後半段之後,常常接到葬禮的邀請,但卻老是收不到喜帖。 偶爾接到老朋友的電話,十之八九都是訃聞。

 

用「開心」面對離別
 
「喲,一陣子沒見啦,還好嗎?話說那傢伙,走了呀。」

「這樣啊……,我也在想大概是哪個人又走了呢,哈哈哈------」

真是不可思議,明明是令人難過的消息,不知為何兩邊都笑了起來。

人生後半的一大課題,就是接踵而來的壞消息,以及該如何應對「離別」,和 它一起走下去。

面對這樣的時刻,「不良特質」正好派上用場。 我曾為某位老友準備了弔詞。雖然我自己自誇有點怪怪的,但大家都表示這篇弔詞講得還不賴。

於是身為「不良糊塗老人」的我,馬上就得意忘形地宣揚--

「乾脆來做弔詞的生意好了!」 這實在是非常不得體、沒辦法拿來當笑話的笑話。但是在守夜結束後的清淨餐會上,把氣氛炒熱起來,可是我們這群老友應盡的責任。

「死去的永遠是別人。」 記得以前好像有人這麼說?

 

別後悔沒對親人更好一點

與至親的離別,又該如何去承受呢? 我也已經送走雙親,還有舍弟了。

雖然我們從經驗上體會到,時間能夠帶走一定程度的悲傷,但像是「唉,要是 我能和他多說點話就好了……」、「要是以前我能對他再溫柔一點就好了……」這類的悔恨之情,會隨時間越來越濃烈。

只有趁親人還在世的時候好好彌補,才是最好的解決之道。但我們明明知道這個道理,卻沒做到;明明早一點察覺就好了,卻毫無自覺。

不過,世上最荒誕的「離別」和「死亡」,當屬戰爭所為。而只有在和平的環境下,才能避免這樣的悲劇,安穩地迎接後半生的到來。

現在年紀六十多、不到七十的人,雖然已是不曾經歷戰爭的世代,但自身那已然成熟的想像力,才是使人生後半段具有意義的重要關鍵。

 

活過六十歲的人生值得尊敬

在這幾年當中,我已陸續向幾位值得尊敬的人物告別。包括獲頒文化勳章的作家丸谷才一先生、同獲殊榮的音樂評論家吉田秀和先生……

在我心中,每一位都是在日本這塊土地上,可說後無來者的人物。為什麼我會 這樣想呢?

或許,因為他們都是活過「昭和」這個「戰爭時代」的人吧。我深深相信,正是「戰爭時代」塑造了他們的精神與人格。

無論是何種形式的「離別」,都是令人悲傷且難熬的事情,然而擁有足以克服如此難題的意志,對於六十歲後的人生,正是一項重要的工作。你看,這時候「工作」不是又出現了嗎?

那麼講到丸谷先生,不得不提到他的--

「開心起來!」 這句口頭禪。我也遵照這項理念,總是「開心起來」寫文章、讀書,以及道別。

丸谷先生著有《問候真困難》等「問候」三部曲,當中提到 不管是祝賀之語、「道別」之語,或是弔詞也好,通通都要「開朗活潑」才行。

因為這樣在祝賀或憑弔時,才能使這個人的品格與事跡顯得精彩。 所以弔詞也要變成「開心」的弔詞。 從六十歲之後的「離別」,都要辦得「開心而精彩」。 你要相信活了六十個年頭的自己,擁有這等的「力量」。

摘自 轡田隆史《60歲以後的人生整理學》/凱特文化

 

Photo:solarisgir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