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保健牙齒的態度,培養孩子從裡而外注重儀表的好習慣

針對生頭一胎的家長們,在寶寶還喝母乳期間,類似台灣的衛生所這樣的健康中心,除了體檢紀錄每一個新生兒,還包括倡導推行保健牙齒的重要性。

「人要衣裝,佛要金裝」,衣著光鮮亮麗的外表給人的第一印象雖然重要,但瑞典人顯然也將露齒微笑算在基本衣裝之內。在瑞典,兒童從三歲開始,每半年就會收到牙齒例行檢查的通知單。

牙齒保健對個人身體及精神健康的重要性,是瑞典社會大眾普遍認知並重視的,尤其從1970~80年代,政府政策透過學校全面教育牙齒保健,並推廣氟化物對預防蛀牙的有效性。

 

陪孩子看牙醫,父母可以請有薪假?!

在瑞典,所有19歲以下公民做牙齒保健都是免費的,而牙醫診所看診時間多是朝八晚四型,因此約診時間很〝正常〞的,常常是孩子們學校上課時間。您沒看錯,孩子因為牙齒約診而曠課,老師和學校有被告知即可,還無須請假,而通常上班族家長也因此可以理直氣壯的理由向公司請幾個小時的有薪假,所以說大人小孩為了牙齒例行健檢而曠課離職,也是很正常現象。

只是這麼多年來,我這改不了認定檢查牙齒無須犧牲上課工作時間的番薯媽,每次收到這樣的約診時間,總還是忍不住納悶甚至動怒,瑞典孩子上課時數已經相形的少很多了,上課時間大多是早上半天而已,偏偏牙醫診所還安排在早上?國小學生上課時間難道他們不清楚嗎?而且孩子去一趟牙醫也要家長接送陪診,是算好了家長不用上班嗎?

因為三個孩子都是在瑞典出生的,依稀記得,老大新生嬰兒的前六個月,從每週量一次身高體重和頭圍,到每三週量一次,六個月大之後則是每個月量一次,一歲以後則是每三個月做這三項數值紀錄,直到寶寶滿兩歲。這之中,還特別安排了一堂牙齒保健課程,尤其針對生頭一胎的家長們,在寶寶還喝母乳期間,類似台灣的衛生所這樣的健康中心,除了體檢紀錄每一個新生兒,還包括倡導推行保健牙齒的重要性。

 

孩子生病不是醫生的責任,而是家長的問題

生老大那一年我三十歲,手裡拿著護理人員發的牙齒護理手冊,一邊聽她講述乳牙對寶寶將來長恆齒的影響,我回想自己到高中時,因為三姊工作認識的一位牙醫師,才第一次去檢查牙齒的記憶。「妹妹啊!你這牙齒有每天刷嗎?才十幾歲,就有蛀牙要補洞了,這樣不行喔!」還記得是叫做洪醫師,戴眼鏡斯文普通帥的年輕叔叔,他檢查我牙齒之後,隔著口罩勉強含蓄的口吻對我說。從小,沒有爸媽老師叮嚀刷牙這一回事,雖然生活與倫理課本寫著早晚飯後要刷牙漱口,可是牙齒就沒有像手指甲,上學老師會例行檢查;我是家中排行老六的孩子,含辛茹苦的爸媽,也管不到我刷不刷牙這一回事了。

對幼兒牙齒檢查很有經驗的護理師,親切的詢問小樺在家牙齒保健等習慣。

在瑞典這幾年來,陪著孩子每次大約十五到三十分鐘的牙齒檢查,護理人員在戴手套看孩子牙齒之前,有點像偵詢辦案但是溫和帶微笑的口氣,面對坐在診療椅上的孩子問:「在家刷牙情況順不順利呀?」、「每週吃甜食糖果的次數多少啊?」「口渴了大多是喝甚麼呢?」「家裡牙刷和牙膏是用哪一種?」現在,老大已經可以自己應答不用我陪一旁,老三自己也可以回答,但是牙醫師更多的時候,也是想同時教育家長似的,偶爾轉頭看看我對兒子的回答有無需要補述之處。

診視過孩子牙齒之後,就像學期期末評鑑那樣,護理師總是會要我上前一起看孩子哪一處口腔死角,哪幾顆牙齒需要多刷多注意的判決報告,但是孩子一定可以從每個診療室都備有的小禮物盒內,挑選一個小禮品,是對孩子耐心配合張嘴接受看診以資鼓勵的獎勵,這也是為什麼孩子們都不會排斥甚至很期待牙齒檢查的日子。

我讚賞瑞典人,對於擁有一口健康的牙齒的普遍認同度,還有這樣制度化的從幼兒連同家長一起教育的堅持,人民稅賦投注在推行全民牙齒健康的態度,雖是小細節但絕對需要家家戶戶關注且不敷衍的習慣,造就人民從裡而外,誠實對自己負責地照顧自己的身體。露齒微笑,可不是人與人之間,傳達友愛和善的最佳〝裝扮〞!?

 

2012夏天,老三小樺剛滿三歲 時的牙齒例行檢查。牙醫診所細心提供墨鏡給小小孩。

 

↑對幼兒牙齒檢查很有經驗的護理師,親切的詢問小樺在家牙齒保健等習慣。

 

↑檢查完畢,小樺合作塗完一口可食用氟化物後,護理師遞上小禮物盒給小樺選小小獎勵品。

 

Photo:makelessnoise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