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情緒命名:陪孩子把難過的經驗當成故事說出來

隨著孩子的成長,家長可以繼續幫助孩子弄清楚他的種種經歷,講述故事的方式對孩子來說,會變成處理困境時很自然的方法,並在他成年之後成為面對逆境的有力工具,讓他終生受益。

文│ 丹尼爾.席格, 蒂娜.布萊森 

蹣跚學步的孩子跌倒擦傷了手肘、上幼稚園的孩子失去了心愛的寵物、五年級的孩子在學校被同學欺負⋯⋯痛苦、失望或恐懼的感受會將孩子淹沒,強烈的情緒和身體感受充斥著孩子的右腦。這種情況發生時,父母的責任是引導左腦運轉,讓孩子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提高孩子大腦整合程度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幫他複述帶來恐懼或痛苦的經驗。

 

如何引導孩子複述故事?

有時候孩子不願意說出經歷。我們要尊重他們的意願,讓他們自己決定什麼時候說、怎麼說,強迫他們說出來只會適得其反。想想你想要獨處、不想說話的時候,別人催促有用嗎?你反而可以溫柔地鼓勵他們,開個頭,請他們來補充細節;如果他們不感興趣,要給他們時間,之後再談。

若是策略性地開始這種談話,孩子就更可能給你回饋。首先要確保你和孩子都有好的心情。經驗豐富的家長和兒童心理治療師也會告訴你,比起坐下來面對面地請孩子分享心情,一邊做別的事情一邊跟孩子談話,效果會更好,比如在堆積木、玩卡片或騎車時,孩子更願意分享和討論。如果孩子不想討論,還可以採取其他辦法,比如讓他把這件事畫出來或寫下來。如果覺得他不願意跟你談,就鼓勵他跟別人談,朋友、其他成年人,甚至兄弟姊妹,都是很好的傾聽者。

複述的力量很強大,可以分散孩子的注意力或讓他們平靜下來,但是大多數人都沒有意識到這強大力量背後的科學原理。右腦處理情緒和自傳式記憶,左腦為情緒和記憶賦予意義。左右腦一起工作會治癒我們的痛苦經驗。一旦孩子學會關注並分享經驗,就能以健康的方式回應所有的事情,小至擦傷手肘,大到重大的失落或精神創傷。

孩子需要的,往往是理清事情經過,尤其是在他們體驗了強烈的情緒時,更需要有人幫助他們運用左腦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弄明白強大又可怕的右腦情緒,能讓他們有效地處理這些情緒。這就是說故事的作用:整合左右腦來理解自己和所處的世界。為了把故事複述得合乎情理,左腦必須用詞語和邏輯把事件整理好,右腦則致力於處理身體感官知覺、原始情緒和個人記憶,這樣我們才能看到事件的全貌,傳達自己的體驗。這正是寫日記和講述痛苦經驗具有強大治癒作用背後的科學原理。事實上,研究指出,光是為真實的感受命名或者貼標籤,就能讓右腦裡「情緒迴路」的活動平靜下來。

複述故事正是孩子們需要的

基於同樣的原因,對所有年齡層的孩子來說,複述故事都很重要,都能夠幫助他們了解自己的情緒和生活中發生的事。有時候父母會迴避談論令人苦惱的經驗,認為這樣做會強化孩子的痛苦或者讓事情變得更糟。其實,很多時候複述故事正是孩子們需要的,這不但可以讓他們搞清楚事件經過,還可以讓他們把注意力轉移到更好的事情上。我們總是本能地想弄清楚有些事為什麼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這促使大腦不斷嘗試去了解我們所獲得經驗的意義,直到成功為止。身為父母,我們可以透過講故事來促進這個過程。

這就像凱蒂尖叫著說,如果爸爸把她留在學校,她就會死,雖然這種狀況讓托馬斯感到沮喪,他還是壓制住了忽略和否認孩子感受的衝動,因為他意識到女兒的大腦把好幾件事情連在一起:被扔在學校、生病、爸爸離開她,還有感到害怕。因此一到該收拾書包上學時,她的大腦和身體就開始告訴她:「壞主意:學校=生病=爸爸離開=害怕。」從這個角度看,她不想去上學是很合理的。

托馬斯就知道他要幫凱蒂做的,是讓她的左腦弄清楚這些情緒,理清事件的順序,並且將感受付諸語言。托馬斯採取的方法是幫助女兒講述生病那天發生的故事,這樣她就可以同時運用左腦和右腦。

托馬斯告訴凱蒂:「我知道有段時間妳不願去上學,這都是因為妳在學校生病了。我們試著來回憶妳生病那天。首先,我們準備好了去學校,對嗎?還記得嗎,妳想穿紅色的褲子。我們吃了藍莓鬆餅,接下來妳刷了牙。我們到了學校,然後擁抱著告別。妳開始在活動桌上畫畫,我揮手跟妳說再見。在我離開之後發生了什麼呢?」

凱蒂回答說她生病了。托馬斯繼續說:「對。而且我知道妳感覺很不舒服,但是老師把妳照顧得很好,她知道妳需要爸爸,所以打了電話給我,我馬上就到了。有老師在爸爸來之前照顧妳,這樣很幸運,對不對?然後又發生了什麼事呢?我照顧妳,妳覺得好多了。」托馬斯強調他立刻趕到了,而且一切都很好,他還向凱蒂保證,只要她需要爸爸,他會一直都在。

托馬斯把事件的過程理順,讓女兒明白她的情緒與身體正在經歷什麼。他接下來幫助她創建了一些新的聯想,表明學校是安全而有趣的,提醒她原本熱愛學校的一切。他們一起做了一本畫冊,透過寫字和畫畫講述了整件事,並重點介紹了教室裡她最喜愛的地方。和其他孩子一樣,凱蒂喜歡一遍遍地讀自己做的畫冊。

不久,凱蒂就重燃了對學校的熱愛,這次經歷對她不再有那麼大的影響。事實上,她知道有愛她的人的支援,她就可以克服恐懼。隨著凱蒂的成長,爸爸會繼續幫助她弄清楚她的種種經歷,講述故事的方式對凱蒂來說,會變成處理困境時很自然的方法,並在她成年之後成為面對逆境的有力工具,讓她終生受益。

 

十個月到十歲都適用

即使孩子比凱蒂小許多,比如只有十到十二個月大的孩子,也會對講故事感興趣。例如,蹣跚學步的孩子跌倒了,擦傷了膝蓋。她的右腦占據主導地位,使她完全處在當下,沉浸在身體和情緒的痛苦之中。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會擔心痛苦永不消失。當媽媽複述這件事時,對經歷賦予語言和秩序,這就是在調動和開發女兒的左腦,向她解釋發生了什麼─她只是跌倒了,這樣女兒就能明白為什麼她會受傷。

不要低估故事對孩子的吸引力,你可以驗證一下,你將驚訝它如此有用,也會訝異孩子以後受傷或害怕時有多麼渴望講故事。

「為情緒命名」的方法對大一點的孩子同樣有效,我認識的一位母親羅拉,就在兒子傑克的身上用了這個方法。傑克十歲時發生了一起不大但很嚇人的腳踏車事故,後來他一想到要騎車,就覺得很緊張。以下是羅拉幫助兒子講故事,讓他理解內心體驗的過程。

羅拉:記得你摔倒的時候發生了什麼嗎?

傑克:過馬路的時候我正看著妳,沒注意到下水道的柵欄。

羅拉: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

傑克:車輪被卡住了,腳踏車壓在我身上。

羅拉:很可怕,對不對?

傑克:是,我不知道要做什麼⋯⋯我摔倒在街上,甚至看不到發生了什麼。

羅拉:親愛的,你一定嚇壞了吧。你記得接下來發生了什麼嗎?

羅拉幫助傑克詳細講述了整個經歷。最後,他們一起討論這次事件是怎麼解決的:傑克摔倒後哭了,羅拉溫柔地安慰他,為他貼上OK繃,後來一起去修理腳踏車。他們還提出要小心提防下水道柵欄,還要在過馬路時注意來往車輛。這讓傑克擺脫了一些無助的感覺。

這類談話內容顯然會根據具體情況而變化,但要特別注意羅拉是怎麼引導兒子講出故事的。在兒子說故事的過程中,她讓兒子擔任主導者,而她只做為推動者,幫助兒子回憶事件中的細節和感受。經驗給予我們前行的力量,讓我們在失控時重新掌控局面。一旦我們可以說出恐怖或痛苦的經驗(當我們用文字表達並接受這些經驗),它們往往就會變得不那麼恐怖和令人痛苦。幫助孩子說出他們的痛苦和恐懼,就是在幫助他們撫平這些負面情緒。

摘自 丹尼爾.席格, 蒂娜.布萊森《教孩子跟情緒做朋友》/地平線文化 

 

Photo:Tim Pierc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