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會愛的過程

花了大多數的時間精神唸書、追求功成名就,卻沒有人跟我談這些比知識更深刻的、作為一個人更應該懂得的生命意義。

第一次讀這本【感情樹】時,我便感動得紅了眼眶…….

「植物園裡,有一棵高大挺拔的松樹。所有人都稱讚松樹長得好。有一天,松樹身旁來了一株瘦小幼嫩的藤蔓。藤蔓緊緊的纏繞著松樹生長,松樹感覺自己胸口越來越沉悶,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松樹就這麼被藤蔓纏繞著過著生活。藤花開滿在松樹身上,藤蔓依附著松樹,得到了最好的生長。

漸漸的,藤蔓深入地刺進松樹,松樹的樹皮龜裂了、爆開了。隨著藤蔓愈長愈多,松樹也愈來愈沒有精神。最後,松樹終於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松樹走了,他留下的枯枝卻成為許多小動物的家──蜈蚣鑽進龜裂的樹皮裡,冒出的菇菌引來一群蝸牛。甲蟲來產卵,蜘蛛也編起密密麻麻的網。

藤樹這才覺醒,松樹在的時候,對他諸多付出,即使是逝去了,也還是供獻出自己的身體,松樹的枝幹為他帶來了更多的友善鄰人。

將來有一天,藤樹也會像松樹一樣,回歸樹林。

認清了生命的輪迴。終於,藤樹認錯了。

有一天,藤樹發現他的身旁長出了一棵小小的松樹,原來那是逝去的老松樹留下的松果長出來的幼苗。

藤樹不敢再去纏繞小松樹,他只是靜靜的照看著、關心著小松樹。直到小松樹因為暴風雨遇到危機,藤樹這才伸出藤蔓護住了小松樹…….」

我十幾歲的時候,因為課業壓力與青春期莫名所以的賀爾蒙作祟,與媽媽的互動關係不是太好,總覺得媽媽給了我不少束縛。有些她關心我的方式也不太科學,拒絕了,她不開心;勉強接受了,我內心也老大不情願。母女間總是僵著。為了逃避這沉悶的關係,我選擇離家遠遠的大學就讀,十七歲早早便獨自在外居住。我當時沒有想過,當年的離家便是永遠了,從此我在外地結婚、創業,有了自己的生活,再回家,已是作客。

 

和媽媽的關係獲得改善的起點是──我當了媽媽。

當未滿周歲的小荳芽整夜哭鬧不睡時,我既心疼又焦慮,用盡了所有很科學的方法,仍然未見效果時,只好向媽媽求救。媽媽教了我在我看來不太科學的方法──拜床母(台灣習俗裡,每個初生的小嬰兒都有一個床母保護著,大人要準備麻油雞腿祭拜床母,感謝庇佑。)作為一個一心一意只要孩子安好的媽媽,我不再堅持科不科學了。我照著媽媽教的傳統習俗虔誠祭拜。或許是心誠則靈,媽媽教的方法生效了。

於是,我也理解了,媽媽對孩子的愛是不需要以科學驗證的。每一個不同世代、不同背景的媽媽,都以她們所能運用的最大資源、盡自己最大的心力去愛孩子。而,可惜的是,當時被滿滿愛著的孩子,因為還未懂得愛的真諦,往往錯失了珍惜的機會。一如年輕的我和故事裡的藤樹。

在我的青春歲月裡,我花了大多數的時間精神唸書、追求功成名就,卻沒有人跟我談這些比知識更深刻的、作為一個人更應該懂得的生命意義。年輕的我未曾思考過歲月、親情對一個人的重要,白白蹉跎了許多珍貴的、美好的、與家人親密相處的人生時光。

前幾天,蝴蝶拿著【感情樹】來到我面前,央求我為她讀這本書,同時問我為什麼出版這本書時,我把她攬進懷裡,輕輕的一字一句的,為她唸了松樹和藤蔓的故事。

然後,對蝴蝶說:「這是一個體會愛的過程的故事。即使妳還小,未必全懂得愛的真義,我還是想為妳讀這故事,現在,妳只需要把這故事留在心底,一年一年的,慢慢的,在妳成長的過程裡,妳會自己經歷、體會這一切的……..」

金㗽二 、韓炳好《感情樹》/大穎文化

 

文 / 奧林文化&大穎文化 總編輯 謝淑美Carol

照片提供:大穎文化 / 奧林文化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