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會為了孩子的快樂而努力,這就是母親

愛不會讓一個人變得完美或崇高,但是不完美的我們總是竭盡所能地去愛去付出。這是對於一個家,最重要的事。

文│張西

龜兔不賽跑以後

烏龜說跟兔子說,我們不要賽跑了好不好,冬天要來了,妳會冷,我的殼讓妳躲。

兔子說,不可以,我注定了要跑一輩子,無論是哪個季節,我都要不斷地跑,你不和我比賽,我自己一個人會繼續跑。

烏龜又說,可是沒有妳,我們就不是童話了。兔子理所當然地說,我們本來就不是童話,我們是在生活,生活不會因為天冷天熱,變得更容易或更困難,生活和四季無關。

「也許我們不一定會牽著手一起走下去,但會一直走下去。」

 

翹翹板

我不小心忘記帶家門鑰匙,在家裡附近的公園等待,看見了玩翹翹板的母女,女人拿著手機,女兒四處張望。

「馬麻!」

「……」

「馬麻妳不要看手機好不好?」

「嗯?」

「馬麻妳跟我說話,我們玩翹翹板,然後,說話,一起玩,要說話。」

我從手機的影像中看見女人愣了愣,收起手機,然後我的身後是一片春天,一陣香味飄了過來。女人沒有再拿出手機,在很多國高中生經過的路旁陪著女兒童言童語,國高中生冷眼地看著他們,冷眼地經過。

其實翹翹板上的彼此永遠都不會等值的,可是有一邊永遠會為了另一邊的快樂努力,這便是母親。儘管她知道有一天你也會像這些國高中生一樣漸漸和她變的陌生,不再要她和你一起玩翹翹板。

親愛的小妹妹,長大之後千萬要記得,她也會像妳現在一樣,希望妳能抬起頭,跟她說說話。

 

最重要的小事

他很少看見他的母親哭,他的母親是一個很美麗的女人,甚至可以說是她的堅韌,強化了她的美麗。

他說,今天是母親第一次覺得,父親老了。

「我哥要載我爸出去,她站在那裡看著這一幕,她說,她沒想到她的大兒子已經有了這樣成熟的樣子,看著我爸在後面跟上,她忍不住眼眶泛淚,他老了,真的老了。」

我們聊了很多關於父親的故事,有恩有怨,我們的感受幾乎要重疊。但這一次,我再也沒有高談那些對於父親的感恩與怨懟,他也沒有。

「欸,我終於發現了一件事,其實我們的父母,並不會因為為人父母就突然變得完美,應該說根本沒有一對父母是完美的,但我們很幸運,他們都很努力在愛我們。不完美的他們,愛著不完美的我們,因為不完美,所以難免彼此埋怨,但也因為有愛,所以得以彼此寬容。我突然覺得這是一件很感動的事,因為我們再也不是拿『我爸(媽)怎麼可以這樣,都已經是大人了,怎麼還會做這種事。』來要求父母要符合我們心裡的期待,就像父母曾經或多或少也用他們的期待來要求我們一樣。現在的我們,明白沒有誰應該要為誰變得完美的無懈可擊,因為我們都是人,其實我們都一樣啊。而父母很早很早就知道這件事了,所以他們盡可能地給我們最好的示範,最好的一切,希望我們成為最好的人,這就是父母。還好,還好,在我們突然發現他們老了的時候,我們也意識到自己又長大了一點,雖然只有一點點,但已經漸漸地開始彼此感謝。」

原來愛不會讓一個人變得完美或崇高,但是不完美的我們總是竭盡所能地去愛去付出。這是對於一個家,最重要的小事了吧。

 

我們

我們終究是比父母單純,卻也比他們複雜了。

時代汰換著時代,我們能懂的很多,也很少,我們無法釐清他們是如何地變遷,有時候甚至也無法釐清自己的,於是緊密的血脈變成了一種抗衡時代傾斜的調劑,那讓我們得以透過父母的眼光銜接很久以前社會氛圍,也讓父母透過我們的眼光逐漸理解此刻的世代,是如何地變化與運作。

有人說,父母與孩子最疏離的那一刻,是孩子發現父母再也不是他的天,而父母也發現自己再也不是孩子的天了。我們再也不需要完全地相互依賴,但我們始終相愛。

是這樣的吧,當我們開始在彼此的眼睛裡看見比自己單純和比自已複雜的東西,表示我們正在成為與父母一樣的大人。

但自始至終,我們都存在在彼此那裡啊,愛也好恨也罷,我們都存在在彼此那裡。

(就像我下不了你曾彎腰踏過的水田,你上不了我好不容易來到的摩登大樓,都是你給的,同時也是我自已掙來的。我是你的,也不是你的。你是我的,也不是我的。我們就是我們啊,我們就是我們。)

摘自 張西把你的名字曬一曬》/三采文化

Photo:liebeslakritz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