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是每個來上課的孩子,都準備好要學習了

現今標準化的教育模式下,無法顧及個人化的學習需求。學習吃力、缺課太多,以及只學到皮毛的學生,只能逐漸被邊緣化。

文/強納森‧柏格曼(Jonathan Bergmann)、艾倫‧山姆(Aaron Sams)


傳統教學模式不能滿足個人化需求

翻轉教室建立架構,讓老師能根據不同學生的需求,因材施教。一般人都希望老師能找到方法,根據孩子不同的需求來教學,好讓每個學生都能學到東西。將教學個人化(personalization of ducation)或許是不錯的解答。

教學個人化的好處很多。不過,如果要一名教師面對150名學生實施個人化教學,難度極高,在傳統教學的環境下,根本無法做到。現今的教育模式反映了當初設立的時代背景,也就是工業革命時期,學生就像生產線上的產品,接受標準化的教育,好讓學習更有效率。老師要求學生成排坐好、聆聽不同學科「專家」的教誨、在考試時寫出背誦的東西。在傳統教育模式下,所有學生理應接受同樣內容的教育。

然而,並不是每個來上課的孩子,都已經準備好要學習了。有些學生,沒有授課科目該有的背景知識;有些學生對某個學科不感興趣;也有些學生對現有的教育體制感到灰心。

 

翻轉教室幫助老師實踐個人化教學

在這10年大部分的時間裡,許多教師都有這樣的認知:應該對每名學生採取個人化教學,這種教學法能接觸到每名學生,對學生的學習幫助極大。然而,每天要對150名學生作個人化教學,對大多數的老師來說,光在準備時間上就是不可能的任務。老師到底該如何做,才能為那麼多孩子做個人化教學?他們又怎麼能確保每位孩子的學習,都達到各式各樣的課程標準?個人化教學成為許多教師肩上的重擔,因此他們採取「亂槍打鳥」的策略:在課堂上盡量講課,內容越多越好,看看能不能「命中」更多學生,還希望這些學生不要跑掉。

我們開始實施翻轉教室後,很快就注意到這個模式能讓老師增進個人化教學的效率,目標是讓每個學生都受惠。我們展示自己的翻轉教室給世界各地的教師們看時,很多人都說:「這個方式可以複製、便於調整、還能客製化,又很容易懂。」

 

用半年時間學一整年的進度

在傳統的翻轉模式底下,所有學生必須在同一天晚上,觀看同一支影片。隔天在課堂上,所有學生又必須完成同樣的作業、同樣的活動,還有同樣的實驗。但是,現在我們已經有了一整個資料庫的授課影片,為什麼每名學生還得同時觀看相同主題的影片呢?

還有一件事,也讓我們思考「翻轉精熟」模式(flipped-mastery model)的可能性。強納森的班上來了一名外國交換學生,學校輔導員問強納森,該名學生可不可以從第二個學期開始上他的化學課?強納森問那名學生有沒有修過化學,結果發現,她從來沒有修過。如果在我們還沒錄製影片之前,這名學生絕不可能從一學年中間,插班進入強納森的化學課。強納森想了想,現在既然有整個系列的化學課程影片,表示她能夠依照自己的步調,研讀這些影片的內容。正因如此,強納森答應將這名學生編到他的班級。從第一個單元開始,這名學生用自己的方式,將化學課程從頭學了一遍。

我們的化學課,一學年共有10個單元。她在一學期內,就學習了其中的8個單元。我們看著她的學習進度,開始思考一個問題:「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讓所有學生用自己的步調,把課程內容學到精熟的程度?」

 

學生自我導向的學習

我們的最終目標是希望全部的學生都能真正把化學學好。我們在想或許可以建立一套系統,讓學生在學習課程內容時,能夠不斷進步。你們必須瞭解,我們之前並未受過精熟學習法的訓練。後來我們才發現,教育界實施精熟學習法,已經有好長一段時日了,關於這方面的研究不計其數。不過我們並沒有參考任何文獻,也沒做任何研究,我們就直接動手做了。

實施翻轉模式的第一年,我們學生的學習曲線非常陡峭,表示這種模式對他們來說,很多面向都是新的嘗試,也犯下不少錯誤。那一學年結束後,我們兩個你看我,我看你,然後問了句:「我們該不該繼續下去?」其實我們心裡很清楚,是回不去了。我們已經看見,相較於從前的教法,如今學生對化學的理解深入許多。我們相信翻轉正在改變學生,這個模式能讓他們成為以自我為導向的學習者(self-directed learners)。

 

摘自 強納森‧柏格曼(Jonathan Bergmann)、艾倫‧山姆(Aaron Sams)翻轉教室:激發學生有效學習的行動方案》/聯經出版

 

Photo:Thoma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