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化生活!選擇太多生活就會容易失控

生活中的選擇若是超出可控制範圍,就容易失控。試著斷捨離吧!整理收納好你的人生,雜物變少了,雜事變少了,活在當下,你的心靈反而會得到更大的平靜。

文│林珮玲Ada

當選擇超出可控制範圍就容易失控。

前兩年,斷捨離或其他整理術主題的書籍如雨後春筍般上市時,我曾替幾本書寫過推薦序,也在整理術書籍的讀書會中導讀。當時的我說不出大道理,但現實生活中卻可以把自己周圍的東西打理得很好。東西數量少,能做的選擇就少,我們自然能掌控得宜;如果東西多,數量大,當然就會超出我們的控制範圍,一旦失控,後果就不堪設想。

 

選擇少,其實很好

想想以前穿制服上學的日子,打開衣櫥直接拿了制服就穿,根本不用思考今天要穿什麼。但現在不是,看著滿櫥子的衣服,反而不知道要選哪一件,每天光站在衣櫥前思考就花去不少時間。

曾在新聞中看到美國有一對記者夫婦,他們響應極簡生活,所以夫妻倆住在十坪大的房子,兩人共有三雙鞋、二十五件衣服(包含上衣和褲子)、兩個杯子……天啊,兩個人三雙鞋,在我看來這真是不可思議。因為室內拖鞋和外出鞋不是應該每人各有一雙,這樣至少要四雙鞋,怎麼能做到兩人只需要三雙鞋呢?

日本最近也吹起一陣「極簡生活風」,不只市面上有書在介紹,電視節目也在報導,聽說最近還出現了極簡生活相關的連續劇。

有人真的把家裡的家具都送走,平時就坐在原木地板上,吃飯、睡覺也在地板上;一台平板電腦取代了書櫃、遊戲機、電視、光碟播放機、手帳、記事本……(平板電腦的功能太多,族繁不及備載。)衣服也只有三套在換洗,在家不需另外準備家居服,睡覺也不用換睡衣;就連清潔劑也只有一瓶萬用有機清潔劑,洗頭洗澡洗碗洗馬桶,全部都用同一罐,減少了家裡擺放瓶瓶罐罐的困擾。真的是極簡到只能應付基本生存而已。即使如此,當事人卻樂在其中,甘之如飴。

我是沒辦法過這樣的生活,但我可以做到盡可能地減少東西的數量。

 

人的需要,其實很少

十多年前我工作遇到很大的瓶頸,於是跑到美國去讀大學附設的語言中心,當時從網路上收集學校資料時,得知我要去的城市有「小台北」之稱,台灣人很多,台灣人開的超市也多,所以很多東西到美國再買就好,不用千里迢迢地帶過去。

我帶了幾條褲子和幾件T恤,床單枕頭和夏天的小涼被,以及一些簡單的文具就出發了。那時買了個二十九吋超大行李箱,幾乎是空空地帶去。

真的到了美國,才發現物價好貴,可以在台灣十元商店買到的開罐器,在美國居然要台幣三百多元,什麼東西都捨不得買,我就用我從台灣帶去的東西過了兩個半月的生活,並沒有覺得不方便。

一把修指甲的小剪刀,取代了文具用的剪刀和指甲剪;水果都買不用削皮的,所以沒有水果刀和削皮刀也活得下去;一枝多色筆和一枝自動鉛筆,連鉛筆盒都可以省了;一瓶乳液,從臉擦到腳趾頭,其他什麼瓶瓶罐罐的保養品全都免了。學校宿舍的洗衣機,還要拿學生證去儲值才能使用,對我這個語言不太通,又很懶的人來說太麻煩了。於是一塊我從家裡帶過去的香皂,就用來洗澡和洗衣服。

那時候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沒有覺得生活上有什麼不方便,相反的,卻覺得心裡很平靜。宿舍房間裡的東西很少,每天下課回宿舍就是洗衣服和寫功課而已。因為語言不通,朋友的聚會變少,沒事就在市區裡散步,偶爾帶著麵包去學校旁的公園坐著餵鴿子。

雜物變少了,雜事變少了,朋友聚會也少了,心靈反而得到更大的平靜。

 

當下用不到的東西就果決捨去吧

前面已經提過,把不要的東西丟掉,換回清爽的感覺了。我相信,你該丟的東西已經丟得差不多了,現在要談的是,你猶豫不決,不確定該不該丟的東西。

我曾經學了一陣子畫畫,學畫畫當時買了很多很多的畫具,後來因為太忙碌而沒有繼續學習,一堆水彩放在家裡放到快乾掉,粉彩條也開始有受潮的現象,趁著一次某個公益團體在募集二手物資拍賣時,我就將它們全都捐出去了。

有朋友問我:「萬一哪天你又想畫畫了,不就全部都要重買?這樣好浪費錢唷!」是的,整理物品的第一大原則,就是只留「當下需要的東西」。

多數人沒法丟東西,是因為他在整理東西時,永遠都想著:「這個以後還用得著」「這個等我瘦下來時就可以穿」最後就捨不得丟了。這樣一來,不管你花多少時間整理,你的東西永遠都不會減少,只是從這個箱子換到另一個箱子而已。

所以,眼下用不到的東西就送出去吧!

送給有需要的人。我的畫具全送給了偏鄉的小朋友,趁這些畫具還可以使用時,給有需要的人使用。將來有一天如果我又想畫畫了,我相信,我一定會再買到適合我的畫具的。

活在當下,未來的事未來再說,盡情享受當下生活的美好吧。

 

摘自 林珮玲Ada《整理,讓我脫胎換骨》/三采文化

Photo:Emily May,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