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孩子的天賦 「好野人小學」計畫, 一般生也能上資優課

一群國北教大特教系友啟動「好野人小學」計畫,將資優班的上課模式推廣至一般學生。這些資優班老師相信人人都有天賦,端看是否被發現。

一群國北教大特教系友啟動「好野人小學」計畫,將資優班的上課模式推廣至一般學生。這些資優班老師相信人人都有天賦,端看是否被發現。

 

資優班學生到底是怎麼上課的?對一般生來說很神祕,父母更是會扼腕:「為什麼我的小孩不能上?」

「好野人小學」(Wildkids Village)計畫,由一群資優班老師推動實驗中,採定點辦理,最後希望能推廣資優教育給一般生。

去年度全國SUPER教師得主、西湖國小資優班老師邱鴻麟是主要成員,他如此感慨,「因材施教」是中華文化教育哲學的根本,但在現今的教育體制下,卻愈來愈難落實,因此他們一群體制內的教師們,決定創辦「好野人小學」,透過正規資優教育普遍採用的任務導向、問題導向的學習,帶動孩子的高層次思考,進而發現自己的天賦。


課程結合在地、自然、人文

好野人小學終極的理想樣貌,是怎樣呢?邱鴻麟說,硬體上,有點類似峇里島的綠色學校:在自然環境中,運用永續性的素材,打造有特色且具在地文化意涵的建築;課程方面,則用專題式的學習發現孩子的天賦,再進一步予以提升;至於最重要的「學生」,希望由專業師資,來帶領學校所在地周遭、原本可能弱勢的孩子,加上慕名而來的國際學生與外地學生。

換句話說,就是撕掉資優標籤,讓每個孩子都能享有資優教育,同時,課程還要與在地人文自然結合,讓原本弱勢的孩子在自己有天賦的領域成為「好野人」(閩南語:有錢人)。這個夢想聽來遙遠,但這一群體制內的教師們,正透過寒暑期的營隊,積極練兵、設計課程。

夢想的根源是這樣的:2012年,國北教大特殊教育系教授呂金燮,邀請邱鴻麟到課堂演講,結束前最後一分鐘,邱鴻麟突然說:「我要賺10億元,創辦一個學校,以發現天賦、厚植天賦為主要的教育哲學,讓流浪老師和弱勢學生都有能發揮的地方!」

如此豪語,並不是玩笑話。不久後,國北教大特教系約30位的系友們,開始串聯起來,每個月開會,討論好野人小學如何成真,並決定先從寒暑假的營隊開始,用以發想並實驗課程,2012年便開始舉辦。這些參與者中,絕大多數都是正式的資優班老師,遍布全台,平均年齡約30歲。

這四年好野人都是以課程研發、師資培訓與學生實測的課程進行,不同的營隊有不同的學生來源,大致上以這些老師所在的縣市(或學校區域)為主招生,加上新竹自然谷附近幾所學校的學生,也曾有家扶中心的小孩加入。


老師細心觀察,發現冰山一角的天賦

天賦要怎麼發掘、又該怎麼教?團隊成員之一、高雄市前峰國小資優班老師李依霞說,在資優班中,沒有既定教材,「順著學生的性子爬梳,引導學生發揮內在潛能,長成最獨特的模樣。」

台中教大附小的資優班老師曾韋恩表示,好野人目前的課程,嘗試以「問題解決」與「任務導向」為核心,在自然情境下,於「野放」(擴散)和「收心分享」(聚斂)的反覆歷程中,形成主動探索的正向循環,學生在每次野放後,帶回種種新奇發現以及滿腹問題,在老師的引導下,進行分享與整理。

以今年寒假在新竹自然谷的營隊為例,營隊名稱訂為「綠野藏寶記」,邱鴻麟說,三天的課程,讓孩子練習觀察、了解自然谷之後,找出屬於小組的祕密基地,然後進一步找出目標寶物,設計藏寶線索,最後進行尋寶闖關。整個歷程,涵蓋了研究與創作,猶如濃縮版的資優課程。

「雖然課程主軸是以自然為主,但一對二的師生比,讓老師能近距離觀察孩子的特別之處,例如對聲音很敏銳、文字掌握度高、設計關卡極富創造力等,這些都可能是孩子的天賦,」邱鴻麟強調。

例如,在尋找祕密基地時,老師會引導孩子使用五感體驗,並用各種方式紀錄,包括運用便利貼仿照拍立得照片的模樣,用手繪加上文字說明;在選定寶物前,先針對各物種進行詳細比對,取得更多資訊;在設計尋寶線索前,欣賞音樂如馬修連恩的作品、文學如余光中的詩句,乃至於舞蹈、紀錄片等,「在『自然』的大主題下,其實有很多元的層面,」邱鴻麟說。

他以「冰山一角」形容天賦,顯露出來的常比藏在水下的少,要很有經驗的老師細心觀察,才容易發掘。在發現了孩子的天賦之後,還得進一步深化,讓孩子累積、發揮、獲得成就感,進而再度累積、再度發揮、再度獲得成就感。邱鴻麟說,這需要時間以及師生密切互動,目前的好野人小學營隊只是個起頭,嘗試找出孩子的天賦特質、給孩子訊息與信心。

採資優教育模式,終極目標是尋找孩子天賦,這群老師正帶著孩子熱烈實驗中。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