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家在你心裡,由你決定誰是你的家人

他的家不再由別人決定,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文│賴芳玉 

 

「反正,隨妳怎麼說,我都不會答應出養小穎,就算收養家庭很好,他們的愛心,我也很感動,但請他們去收養別家更可憐的小孩......」鄭美青邊說邊站起來,表示已結束今天 的談話。

「鄭小姐,妳當時為何沒讓小穎隨妳入監服刑?」雅子頓了頓,突然想到一件事,急忙起身隨著鄭美青走到門口。

「一三一一,這裡沒有人叫我鄭小姐,我叫一三一一,所以妳還要問我這問題嗎?」鄭美青沒有停下腳步地繼續往前走。

雅子愣在原處,沒有回答。鄭美青回頭看了雅子一眼,皺了眉,回頭走到雅子身邊,遲疑地說:「如果,我是說如果,小穎真的出養到國外,請社會局在小穎離開台灣前,讓我看 小穎一面,如果可以的話,請收養家庭把小穎的生活照寄給我看,讓我知道他過得很好...... 請幫我轉達小穎,媽媽沒有拋棄他,我到最後一刻都沒放棄他,我到現在都說不同意出養 的......」鄭美青講到後面已是哽咽。

雅子心亂如麻,望著鄭美青離去的身影,久久不能回神,那背影與多年前自己離家時的身影已然重疊,每個母親都有可能因為自己的不得已,而離開原處,雖然不能陪伴在孩子的身邊,但不曾遺忘愛孩子的心,真的不曾,至少她沒有,鄭美青也沒有。


小穎把自己悶在棉被裡,他睡在育幼院的第三個房間裡。那是育幼院為了避免小朋友生病時傳染給其他院生,單獨隔離出來的房間。 小穎認為自己生病了,所以堅持睡在這間,雖然醫生說他沒有生病,但他認為醫生技術太差了,他的心裡明明很痛,快呼吸不到空氣了,醫生竟然還說他沒生病,真是太糟了,

房外傳來低低的討論聲,總是這樣,這些人總是在討論他的事。

「雅子老師,今天小穎狀況不太好,所以不知道有沒有辦法訪談?」

「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想可能是小貝貝要離開了,她將出養到澳洲,前天我們幫小貝貝辦再見晚會, 那是所有院生離開時,都會辦的晚會。小穎在知道小貝貝要離開時就已經情緒不穩,昨天 他就開始不說話,本來想去上幼稚園,看是否會好些,但今天他在幼稚園發飆,老師認為 應該給小穎處理情緒的時間,所以通知我們帶他回來......」

他聽出來那是舒云媽媽和一位雅子老師的對話。

他想起來當小貝貝告訴他,澳洲爸爸媽媽要來接她去住,他的心就開了一個好大好大的洞。

他以為和小貝貝約定好,她是他的小尾巴,就是他走到哪裡,小尾巴就跟到哪裡。可是 小貝貝竟然說要去澳洲了,那是很遙遠的地方,他很生氣小貝貝不守信。他知道很多小朋友都被收養了,離開這裡,他們說有爸爸媽媽了,他很羨慕也有點難過,但他想還有小貝貝, 也就沒那麼難過了,但現在小貝貝也要離開了,他的心就開一個好大的洞,然後今天開始 變得好痛。

「妳們沒告訴小穎,也有美國的爸媽想要收養他嗎?」

「有提過,但沒說得太篤定,因為這案件還不知道法院的決定,萬一法院駁回收養聲請, 我們擔心小穎會失望,所以只是固定讓美國收養爸媽透過視訊和小穎互動。本來小貝貝收養案件比較後面聲請,但沒想到比小穎案件還快獲得法院收養認可裁定,昨晚澳洲爸媽在晚會後就接小貝貝離開了......」

他實在覺得很煩,扯著棉被蒙在頭上,不想再聽到任何對話,那些聲音讓他從心痛,又添上混亂,真是糟透了。


雅子走進房門,看到小小的身軀背對著她。

「小穎,你把棉被蓋在頭上,會吸不到空氣喔。」雅子拉起棉被,重新鋪蓋在小穎身上, 掖了掖被角。小穎沒有拒絕,因為他也覺得快吸不到空氣了。

「小穎,我來跟你說一個故事,也許你已經看過,就是『霍爾的移動城堡』。 霍爾是一個有魔法的美男子,像小穎一樣俊,他在少年時把自己的心臟交給火惡魔卡西法,幻化成一座移動城堡。他住在城堡裡,城堡是他的家,心在哪裡,他的家就在那裡, 後來他遇到一個他想保護的人,她叫蘇菲,她也住進城堡裡......」

雅子坐在小穎的床邊,輕輕柔柔說著移動城堡的故事。很奇妙的,小穎聆聽著故事的同 時,心痛漸漸不見了。

 「小穎像霍爾,蘇菲就像小貝貝,我知道小穎想要保護小貝貝,因為小貝貝曾經住在小 穎的城堡裡,就像你的家人,但她並沒有離開,你的心就是你的家,小穎一直有家的,你 可以決定由誰來當你的家人,如小貝貝還在你心裡,她就還沒離開......」

小穎疑惑地問:「我的心就是我的家?」

小穎,你的家在你心裡,而且由你決定誰是你的家人。

雅子拿起小穎的手放在他自己的胸口,讓他深刻感受家的溫度。


「請你們說明,為何不能等鄭美青出獄,把小穎接回家,而要把他出養?」方律師對社會局提出疑問。

「因為鄭美青反覆入獄,這案件曾經過家庭處遇長達半年,仍然無法改善親職能力,所 以經過評估,小穎返家的可能性不高,那麼小穎必須長期被安置在育幼院,這對小穎並不 是好的發展。」社工很謹慎地回覆方律師的問話。

「請問為何繼續安置對小穎不好?他在育幼院居住已經相當穩定,也很喜歡現在的幼稚園,為何要出養?」方律師咄咄逼人地質問社工。

「依據研究指出,安置機構的孩子有幾點負面發展。首先會有被拋棄的不安全感、對人缺乏信任,認為自己連最親的家人都不要自己了,別人怎麼可能會善待自己,因此不願信任他人,以免又被背叛;第二,會有低自尊的表現,也就是長期被家人否定的結果,使得 孩子不認為自己是有價值、是值得被愛的。另外被安置院童希望能夠被愛,因為長期缺乏關愛的孩子是極度需要無條件的愛,所以有些孩子容易忌妒、爭寵、希望工作人員能夠疼愛自己。因此安置院生的需求與常見問題, 特別在心理與情緒層面的需求有創傷感受。安置機構終究無法取代家庭的功能。」社會局提出研究報告,極力想要說服方律師認同出養。

「那為何不先出養到國內?你們知道法律上是應該以國內為優先的......」方律師一臉不以為然。

「方律師,國內的父母喜歡的是剛出生的新生兒,像小穎已經五歲了,國內根本沒有人會收養,而且我們曾經把小穎優先放在國內收養的媒合機構平台,已經三個月了,無人聞 問,所以改到國外收養平台,因此才有美國夫妻收養小穎的機會。」社工有點無奈。

「鄭美青畢竟表達不願意出養,也表示要接回小孩,你們不能停止她的親權後,就把小孩出養到國外啊。你們又如何確保小穎出養到國外後有受到完善的照顧?」方律師對社會 局剝奪親權後出養到國外的作法,相當質疑。

雅子在方律師質問社會局時都未發一語。她望著窗外的天空,不斷沉思。因為今天她必須和方律師作出決定,這案件已經有些遲延,法院打電話催她們兩個必須盡速完成報告。

「請問方律師,在收出養案件中,究竟是父母親權比較重要,還是兒童權利比較重要?」 雅子很清楚方律師方才對社會局的疑問,所以針對方律師的觀點,提出法律上的疑問。

當然是兒童權利最重要,這也是我們擔任程序監理人最重要的原則。」方律師看著雅子,突然意識到雅子想表達什麼,「難道小穎有了自己的決定了?」

雅子看著方律師,笑著點點頭。


小穎幾乎把眼睛黏在飛機窗戶上,這是他第一次離天空這麼近,天空就如他想像中的藍。

「小朋友,這是送你的蛋糕。」空中小姐很親切地端著一個小蛋糕,小穎很疑惑地看著她,今天並不是他的生日。

坐旁邊的收養媽媽笑吟吟的,用著不流利的中文說:「小穎,這是我們跟航空公司訂的,要送給你的。」然後他的餐桌前又多了一架小飛機模型。他轉頭望向坐在右手邊的收養爸爸,他用著眼神鼓勵著他,他發現爸爸的眼睛是藍色的,就像天空一樣的藍,他很喜歡爸爸的眼睛,不斷在心裡喃喃地、反覆地念著:「爸爸。」他覺得好神奇,有爸爸和媽媽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的。

他偷偷把手放在心口上,感受家的感覺,應該就是這種感覺。

他接著又從小熊維尼背包拿出和雅子老師一起畫的圖。那是他畫的家,他的家有好幾個 房間,不同的房間都用不同的顏色區分,那裡住著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小貝貝、大梁 和董董、春夏秋冬媽媽、雅子老師,還有眼睛有著夕陽的寄養媽媽,他還畫了一間給自己, 裡面放了好多他最喜歡的小飛機和積木,還有好多空房間,留給以後他決定的家人。

他的家不再由別人決定,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至於他是不是外星人,多年後他才憶起曾經的疑惑,但那早已經不重要了。

 

摘自 賴芳玉《影之光》/凱特文化 

Photo:Jorigė Kuzmaitė,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