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給孩子有條件的愛

現代的父母為孩子付出大量情感,但這不是普通的情感,而是精英式的情感。

文│大衛‧布魯克斯

 

以我為先

若你的年紀不大於六十歲,你很可能一輩子活在哲學家泰勒(Charles Taylor)所謂的「忠於自我的文化」中。這個思維是建立在一個浪漫概念上:每個自我的核心,都有一個黃金形象。每個人天生具有良善的真實自我,值得你信任、諮詢與連結。你的個人感覺可以指引你判斷,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根據這個精神,你應該信任自我,而非懷疑它。你的欲望就像是內在神諭,告訴你什麼是對的、真實的。當你覺得內心和諧,你知道你做了對的事。

我們從自我戰鬥的舊傳統,進入自我解放與自我表現的新世界。我們不再從外在客觀的良善,尋找道德權威,而是在每個人獨一無二的原始自我之中找到。我們根據個人的內在感覺,判斷對錯。我知道我做的是對的事,因為我覺得內心很和諧。

要提升自我,你必須學會愛自己,忠於自己,不要懷疑自己,不要做自我掙扎。如同「歌舞青春」電影中某個角色唱出的,「答案全在我心中/我只要相信自己就好」。

這種以我為先的認知與文化轉變,因為經濟與科技變革而增強。所有的現代人都活在科技文化中。我不太相信,社交媒體會對我們的文化產生毀滅性的影響。沒有證據顯示,科技會導致人們脫離真實世界,活在虛假的網路世界裡。但資訊科技對道德生態產生了三種影響。

第一個影響是,人際溝通變得更快、更繁忙。我們更加難以聽見來自內心深處溫柔、安靜的聲音。人類需要時間,經過長時間的靜止,才能讓外在安靜下來,聽見內在的聲。這些靜止與安靜的時刻,已經愈來愈稀有,因為我們動不動就伸手找智慧型手機。

第二個影響是,社交媒體創造了一個充斥自我指涉資訊的環境。人們擁有更多工具與機會,建構一種為自己量身訂做的文化與心理環境。現代的資訊科技使得家庭成員即使坐在同一個房間裡,仍可以各自盯著手中的螢幕,看不同的節目、電影或玩遊戲。

第三個影響是,社交媒體鼓吹一種播放式的個性。人類天生會尋求社會認同,同時害怕被孤立。社交網絡科技使我們投身於極度競爭的注意力世界裡,企圖爭取他人的注目,贏得最多的「讚」。人們有更多機會可自我推銷,彷彿就像名人一樣,管理自己的形象,用應用程式自拍各種照片,吸引眾人的目光與喜愛。社交媒體創造了一種文化,使每個人儼然成為品牌經理,運用臉書、推特、簡訊與Instagram,創造出一個偽裝愉快、有點過於活躍的外在自我。人們多多少少會拿自己和別人的精彩生活做比較,然後,當然免不了會感到自慚形穢。

 

精英社會裡的人類靈魂

你一輩子都在努力為自己開創出一些什麼,努力獲得一些影響力,努力在世界上獲得合理的成就。這意味你必須面對許多競爭,著重個人成就──取得優異的學業成績,進入對的大學,找到對的工作,努力追求成功與地位。

這種競爭壓力意味我們必須把更多時間、力氣與精神,放在外在上,在成功的階梯奮力往上爬。因此,我們只剩下少量的時間、力氣與精神,可以給內在世界

精英制度希望你誇大自己、膨脹自己,對自己有百分之百的自信,相信自己有資格得到許多東西,並得到你應得的東西(只要是合理的)。

精英社會希望你提出自己的主張,並為自己宣傳。它希望你展現並誇大你的成就。假如你能展現優於他人的特點,透過各種小動作、對話類型與服飾風格,展現出你比周遭的人更聰明、更時髦、更有成就、更有手腕、更出名、更有人脈,以及走在時尚前端,那麼成就機器就會獎賞你。它鼓勵縮小範圍,鼓勵你成為一個狡猾的動物。

 

有條件的愛

精英社會的功利主義,也就是工具性的思維,有時可能會扭曲一種神聖的牽絆:親子關係。

現代教養觀念有兩大特點。

第一個特點是,孩子得到前所未有的讚美,父母不斷告訴孩子,他們有多麼特別。

第二個特點是,孩子獲得前所未有的栽培。受過高等教育、家境較富裕的現代家長,比過去世代的父母花更多時間為孩子做準備:花錢讓他們學習技能,開車送他們去上課練習與表演彩排。

更多讚美與更多栽培這兩個趨勢,以有趣的方式結合。孩子沉浸在父母的愛裡,但這個愛是有方向性的。父母為孩子付出大量情感,但這不是普通的情感,而是精英式的情感──它攙雜了渴望幫助孩子取得世俗成就的期待。

有些家長表達愛的方式,會在不自覺中引導孩子發展出,他們認為有助於孩子獲得成就與幸福的行為。當孩子用功讀書、認真練習、拿第一名、進入知名大學,他們就顯得格外高興。父母的愛變成論功行賞的獎賞,它不是單純的「我愛你」,而是「當你達到我的標準,我才給你讚美與關懷」。

有些家長在不自覺中,把孩子視為有待完成的藝術品,他們認為孩子需要透過心靈與情感工程的雕琢,才能成器。父母的這種心態隱含了一種自戀──堅持孩子一定要上大學,擁有成就,為自己帶來社會地位與欣慰。孩子若無法確定自己能否得到父母的愛,就會對父母的愛產生強烈渴求。這種有條件的愛就像是一種強酸,腐蝕孩子的內在準則,使他們對於自己的興趣、事業、婚姻與人生,失去做決定的能力。

親子關係應該建立在無條件的愛之上,這是個無法收買、也無法贏得的禮物。但想要追求成功的壓力,影響了親子關係,最後的結果就是,這個社會上充滿了內心千瘡百孔的孩子。

 

摘自  大衛‧布魯克斯《品格:履歷表與追悼文的抉擇》/天下文化

Photo:Arno Smit,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