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感受,來自你的言談舉止

遇到問題希望自己不焦慮,就裝作很輕鬆愉快,這種假裝,久了也會成真

文/葛瑞琴 ‧ 魯賓

 

降低對問題的反應,會讓人冷靜下來

我們常以為,有什麼樣的感覺,就會有什麼樣的行為,但其實,我們往往是先有什麼樣的行為,才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因此,我的個人守則之一,是先「表現出想要的感覺」,而且我發現,這種「假裝久了也會成真」的策略,非常有效——如果我希望自己不焦慮,我會裝作很輕鬆愉快;如果我希望充滿元氣,我會走得輕快一點。

我採用了一位讀者的建議。她從一艘南極探險船上寫信給我,說他們的探險隊長要他們「對問題降低反應」:不是忽略或低估問題,只是降低反應。比起南極探險船上的狀況,我想,家裡的問題當然更應該降低反應。

所謂「降低對問題的反應」,就是要表現得平靜不慌張,有助於我培養一種冷靜的態度。「冷靜」的態度與「對問題降低反應」讓我想到英國人,就像前英國首相邱吉爾在一九四○年被問到:「如果英國遭到入侵,怎麼辦?」他的回答是:「處理德國人入侵不列顛島的方法,我的技術顧問團說:盡量讓他們在渡海時淹死,然後把剩下爬上岸的人打死。」

沒多久,我就有機會來檢驗自己「降低對問題反應」的能力。當時的我,對開車還是很焦慮,有一天下午我載女兒伊萊莎出門,轉錯了一個彎,於是就在布朗克斯區迷路了。路上塞滿了車子、行人,還有令人困惑的路標,頭頂上的鐵軌讓我的心更慌亂。要怎麼開回家?一股恐慌襲來,我完全迷失方向,每多開一分鐘,就離我們家愈遠。

 

冷靜,讓女兒也放心

「我們迷路了嗎?」女兒伊萊莎問。

她的語氣聽起來超平靜,也讓我安心了點。

「嗯,或許有一點吧。」我輕描淡寫地回答。要「降低反應」,我告訴自己。

「收音機可以轉台嗎?」

「不行!」我回答:「ㄟ,乾脆關掉吧!我現在需要專心。」

「要不要我把路標念給你聽?」

「要!太棒了。你看得見路標嗎?」

且慢,我突然想到,可以打電話給老公——我不曉得他能做什麼,只是想聽到他的聲音。

「親愛的,別擔心,」他聽完我的情況後說:「別慌,你聽起來很冷靜,你覺得自己冷靜嗎?」

「還可以。」

「你知道你在什麼地方嗎?」

「呃,不太清楚。」

「啊,其實我幫不上忙,你找個人問問,怎麼開到三區大橋。」

「對了對了,那條大橋!」我鬆了一口大氣:「我知道怎麼走了!祝我們好運吧!」

女兒和我繼續前進。我承認,自己的反應降得還不夠低,但還好,也沒有恐慌得昏頭。我設法用輕鬆的語氣跟她講話,又深呼吸。我停下車,向人行道上的一個女人詢問三區大橋的方向。然後開了幾條街區,在一個加油站停下來跟一名男子問路。我變得冷靜些之後,迷路的問題似乎就比較不那麼可怕了,最後我們也總算找到回家的路。

 

摘自 葛瑞琴 ‧ 魯賓待在家裡也不錯:過得還不錯的一年2》/早安財經文化

Photo:Jason Trbovich,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