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們的「驕傲」:你的孩子會什麼?

不會沒關係,我希望他找到自己的興趣,快樂成長。

利用假日回娘家的機會,麗萍和高中時期的幾個手帕交相約聚會。咖啡廳裡,當年青春洋溢如朝陽東昇的少女,現在的笑容依然燦爛,只不過眼角多了幾條魚尾紋。當年相聚,有談不完的夢想;如今再聚,不管身分是校長、經理、老闆娘,卻都是滿口的媽媽經。一聊到孩子,這些媽媽的眼神都充滿了驕傲。

 

媽媽們的「驕傲」

「我女兒今年六歲,可是她早就會用注音符號拼音了。我都買注音版的童書給她看,她已經認識二百多個國字了。她有通過今年的資優考試,所以九月就會提早入學。我早就遷好戶口,要讓她讀明星小學。」在保險公司當經理的惠珍,就生這麼一個女兒,當然寶貝的很,她也非常以女兒為榮。

「我兒子大班就開始學鋼琴和小提琴,到現在已學了三年,上個月才剛開過一次小小的發表會。除了音樂外,他現在還有學美語和功文數學。」美玲自從懷孕後就辭掉工作,專心當個全職媽媽,她還有個剛讀小班的女兒。在竹科當工程師的老公,讓她沒有經濟壓力,可以全心栽培小孩。

「說到美語,我女兒從出生後,我就盡量營造一個美語的環境。她現在才滿三歲多,我就送她到芝×街學美語。二個月前,她還參加全市幼兒英語說故事比賽,得到小班組第一名!」高中的班長,現在是小學的校長,晚婚的淑琴,小孩是最小的,但對於教育孩子,她可是在場最得意的。

「妳們的孩子都好厲害喔!」麗萍打從心底佩服起這幾位同窗好友。

「麗萍,輪到妳了,妳的兒子怎麼樣?他會什麼?」淑琴問。

「小光啊,他好像什麼都不會耶!」麗萍很認真的回答。

「妳太謙虛了啦!怎麼可能什麼都不會?難道他沒上幼稚園?」美玲問。

「小光才剛讀一年的幼稚園,暑假過後要升大班,平常都是我自己帶,也沒有上什麼才藝班。他會幫我擦桌子,會講故事給妹妹聽,會陪爺爺去散步,會幫阿嬤提東西,他還會做很多事情,可是我知道,這些並不是妳們要問的;至於妳們要問的,他好像沒有一樣專長可以誇耀。」

「這樣不行啦,你要不要換一間幼稚園看看。我女兒在幼稚園裡就學了好多才藝。」惠珍熱心提供建議。

「對啊,我兒子也是從幼稚園開始補習。」美玲說。

就這樣,在各方好友七嘴八舌的提供意見後,結束了這次的聚會。

能和多年不見的手帕交聚會,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可是回台南後,麗萍卻愈來愈不快樂。每天,她的心中不斷有二個聲音在對話著。

 

回到初衷,我希望孩子享受快樂童年

黑:「難道我到中班才讓兒子上幼稚園,錯了嗎?」

白:「妳要相信自己和兒子啊!」

黑:「可是,會不會是我太懶了,教得不夠多?」

白:「但是,妳不是希望小光能快樂的享受童年就好了嗎?」

黑:「那我可能要準備去面對小光輸在起跑點的痛苦。那時候他還快樂得起來嗎?我要先甘後苦嗎?」

白:「那妳就降低期望好了,不用凡事一定要名列前矛啊!也不要拿別人跟他比。再說,快樂的學習應該會讓他受益一輩子的;快樂的童年會成為他長大後最珍貴的回憶。」

黑:「但是,我看到成果了嗎?有沒有欺騙自己,不敢面對競爭的事實呢?快樂學習和學習成效難道不能成正比嗎?」

這樣的困擾,愈來愈嚴重,麗萍甚至在半夜驚醒,『妳的孩子會什麼?』成了她揮之不去的夢魘。直到有一天,她無意間看到作者以前寫的一篇文章:【永遠莫忘最初那份單純的願念】,她才猛然驚覺,自己那顆良善的初心,已經蒙上好多灰塵。

麗萍認真回想最初送小光上幼稚園的心情:
首先希望他快樂成長,再來希望他能好好適應團體生活,學習如何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與互動。
最後,藉由大量操作教具,把概念內化,進而培養正確的學習態度。
在回想的過程中,彷彿洗了一次心靈SPA,也順便把慌了的心,重新拾了回來。

接下來,小光大班的這一年,麗萍決定調整生活作息,安排兒子去上才藝課,不過並非是高中同窗推薦的英語課或數學課,而是和兒子商量後,選擇小光最喜歡的畫畫課和非常有興趣的音樂課。她不期望,將來小光的畫能得獎或是在音樂比賽中得名,只要小光能培養一生的興趣,那就夠了!

 

Photo:Nina Hale,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