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慶齡》孩子總是在安親班渡過童年?現代父母難為,一個暑假,大人小孩兩種情懷

一個即將升上小六的學童哀求母親:「這個夏天,能不能別再送我去安親班了,小學六年我從沒過過暑假!」 童言童語透露的渺小心願令人鼻酸,也道盡家長兩頭燒的無奈。我想,如果可以選擇,絕大多數的父母,其實都極願為孩子創造繽紛燦爛的夏日回憶吧!

人間好時節

小時候,暑假是全年最值得期待的歡樂時光。

慶幸當時還沒有討厭的大人發明所謂「暑期輔導」這種玩意兒,剝奪我們僅此一回的童年歡快。整整兩個月貨真價實的假期,唯睡到飽、吃到爽、玩到嗨而已,完全達到放空享樂的最高境界。

每當我如此得意洋洋陳述童年趣事,便會招來年輕一輩狐疑的目光:「就算你們那時不用上課,難道沒有一堆暑假作業?」好問題,不過誰會在仲夏美夢中拿暑假作業來掃興?當然是等到開學前幾天,才開始緊鑼密鼓地趕進度,三天拼完三科習作,兩天寫完兩個月日記,就算少了最後衝刺那幾天,前面還是爽快度過五十多天悠哉的好日子,划算得很!

之所以追憶起那段不長進卻無比幸福的小歲月,起因於無意間讀到的一則真人故事:一個即將升上小六的學童哀求母親:「這個夏天,能不能別再送我去安親班了,小學六年我從沒過過暑假!」童言童語透露的渺小心願令人鼻酸,也道盡家長兩頭燒的無奈。我想,如果可以選擇,絕大多數的父母,其實都極願為孩子創造繽紛燦爛的夏日回憶吧!

據說,這故事的結局有點殘忍,媽媽終究不敵現實,非得上班無暇他顧,所以小男孩揮別童年前的最後一個暑假,還是百般不願地在安親班度過。

朋友日前在臉書寫下「不怕鬼門開,只怕校門關」的無聊梗,他也是左右為難的父母之一,雖是應景的網路玩笑語言,也如實反映出現代父母難為。每年六七月分,我都會接收到來自四面八方的暑期度假大作戰計劃,有家累的朋友們,無不絞盡腦汁安排各種才藝班、夏令營、親子出遊,或者苦惱於上班時間該將孩子託付給誰?當然,對一般小資家庭來說,假期開銷規劃也是重點項目,傷神且傷財,往往是這個燦盛季節的必然附屬品。一個暑假,大人小孩兩種情懷。

從前我以為只有學生喜歡放假的感覺,後來命運轉折有緣執起教鞭,才親身認知:原來老師也愛寒暑假。期末考結束後一週,按下教學系統成績上傳確認鍵,瞬間身心輕快飛揚了起來,成年後的暑假,自帶一種失而復得的神奇快感,即便下一刻回頭,面對的分明仍是中年生活裡永不止息的現實疑難。

不忙孩子,忙父母;不忙家庭,忙工作。回不去童年純真無憂的夏日時光,至少,一杯啤酒沁心涼,就算閒事掛心頭,還是人間好時節。


摘自 詹慶齡 《秋葉落下之前:活在燦盛熟齡時》/ 方舟文化

圖片:shutterstock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