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play!挪威的孩子都在玩!

挪威的幼教體系是藉助玩耍的過程,幫助小孩培養自我創造力。

文│李濠仲

 

娜拉出生之後,我和葛羅莉亞在當地的社交網絡起了一些微妙變化。我們還是偶爾會和之前的老朋友交誼聚會,但因為現在無論到哪裡娜拉皆緊緊相隨,我們多數時候會因顧及這位大小姐久坐不耐、頻頻發出尖銳的叫聲而提早離席。

要求她像個紳士、淑女般,端坐在餐廳裡陪大人靜靜用餐,對這年紀的小孩來說,也確實太過為難。她需要的只有玩耍、遊戲。又或者所謂的「玩耍」、「遊戲」,僅僅是根據成人行為模式而做出的定義,她可能正藉由強烈的好奇心,在探索眼前仍舊一知半解的世界。

 

玩太多,學太少?

幼稚園「玩太多」、「學太少」,一直是挪威外籍(裔)家庭對當地幼教環境的第一印象。

五歲上小學前,挪威小孩在幼稚園裡,簡直成天玩得不亦樂乎。校園裡到處都是遊樂設施,舉凡各式各樣的小火車、洋娃娃和一堆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幼兒玩具。畫畫課通常是放牛吃草,任由拿不穩筆的小朋友們隨興發揮。偶爾應景學做萬聖節糕點或者簡易耶誕勞作。多數時間是大家一起唱歌、跳舞歡度一整天。

一旦天氣放晴,小孩們立刻被帶往室外的幼稚園遊戲區,隨其撒野似地追逐、跑跳,並來回穿梭在攀岩牆、鞦韆和溜滑梯之間。幾乎每間幼稚園室外都會有一座小沙堆,你能想像一個小孩在那能玩得有多髒就有多髒。

當家長試著想瞭解為什麼自己小孩回家的模樣,總是衣服裡外渾身上下沾滿泥巴,脫下的鞋子還可倒出一把沙子時,幼稚園老師的答覆通常會是:「那表示他今天玩得非常開心。」

在正式上小學之前,挪威幼稚園其實並不會花心思「教育」挪威小朋友識字和算算數,這些幾乎全留待六歲上小學之後,才會開始學習。挪威是兒童的天堂,果真毋庸置疑,但我很難沒有「自己的小孩可能輸在起跑點」的疑慮。

每天將小孩送進幼稚園,難道就只是為了任其玩得渾身是泥?為什麼小朋友成天都在玩?真正學到的東西會不會太少?

 

允許孩子發展個人經驗

當然,這樣的疑問立刻就遭幼稚園老師出言反駁。在挪威幼教體系中,他們是藉助玩耍的過程,幫助小孩培養自我創造力。例如小孩有段時間特別喜歡拋和丟擲東西,當他們這麼做時,就會得到「破掉」或「反彈」的結果,以此逐一建構個人的邏輯認知,並逐漸懂得將其運用在其他行為之中。老師們並非無所事事,重要的是給予學生機會去解決問題,同時從旁觀察這群小朋友是否在玩樂的同時,也漸漸學習到這個社會的運作規則。

此外,來自不同家庭、不同年紀的小孩,他們針對同樣一件玩具、遊樂設施,通常會有不一樣的對待方式。彼此玩在一起,可讓同一種遊戲產生截然不同的變化和效果。也有可能因為自己在過程中說了什麼、做了什麼,進而讓周遭同伴發出笑聲,乃至讓人哭泣或引人憤怒,於是他們必須彼此協調出新的遊戲規則,准予誰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什麼,以促使遊戲能夠繼續進行下去。

到後來,他們會自己決定是要跟隨其他人的做法,還是要想辦法讓旁人照著自己的意思做。回家之後,他們還會把今天發生的連串經驗,以自己的認知理解轉述給父母聽。這就是發生在挪威幼稚園裡所謂的「學習」。

幼稚園老師告訴我:「允許發展個人經驗,對這個年紀的小孩來說,確實相當重要。」

 

遊戲就是孩子邁向社會化的第一步

簡單的廚房手作,自己動手做點心、蛋糕,本來就是挪威式家庭生活重要的一環。他們在幼稚園裡接觸到的一切,其實都能和自己回家後的生活產生緊密連結。

挪威人並非只把幼稚園當作兒童的遊樂場,它也是小孩邁向社會化的第一道大門。只不過這個年紀的小孩並不會意識到自己當下從玩樂中「學」到了什麼,而是在不自覺的情況下自然「理解了某件事」。過度強調智識養成的大人們,或許很容易忽略這些成長中不易察覺的重要細節。

挪威人將幼稚園裡的玩耍經驗,稱之為「Flyt」(自然流動的過程)。意即當小孩只專注於眼前的玩樂時,往往會不由自主展現出個人的獨特意志,並且無所設限、自在地將它表達出來,這是日後個人創造力的泉源。

它的重要性,有時並不亞於挖掘小孩子的語言天賦或者音樂潛能。

幼稚園裡的小朋友,一整天下來確實是玩樂多於學習,但他們從中得到的成長回饋,很可能已遠超乎我們表面所認知的遊戲本身。

這是一個不在乎小孩起跑過慢的社會,但不表示他們會在終點前落後他人。

 

參與式學習

娜拉十五個月大時,當我們偶然從網路上看到丹斯克銀行(Danske Bank)即將在本週六舉辦城市馬拉松賽,並另外規劃一段一百五十公尺長的賽道供零到四歲的幼童體驗,我和葛羅莉亞未有半點遲疑,立刻替娜拉報名參加。

歐洲社會普遍洋溢著友善兒童的氣氛,挪威甚至被稱作兒童的成長天堂。當地小孩尤其比許多國家的小朋友擁有更多機會享有公共空間賦予的特殊待遇。馬拉松比賽當天,幼兒賽道就設在奧斯陸最精華地段的卡爾約翰大道,所有車輛皆被禁止通行。「封街」之舉的確造成汽車駕駛諸多不便,但只要服務對象是小孩,就絕不會有人認為它擾民。

 

兒童是立國之本

當這個國家透過育兒津貼、父母育兒假、家庭照護假、兒童免費醫療等措施大舉減輕家庭育兒負擔時,我們多半著眼於能有多少個別家庭受惠,以及什麼樣條件的小孩能享受這些福利。

北歐人所標舉的「兒童是立國之本」,思考的出發點則是一個政府必須投入多少程度的資源,去培育屬於這個國家「共同的下一代」。因為任何一個小孩都不會只屬於個別家庭,而是國家集體資產。有此根深柢固的價值觀念在社會普遍流傳,這一群小蘿蔔頭當然可以無所顧忌地在全程封街的卡爾約翰大道上恣意奔馳。

就在幼兒馬拉松的同一天,距離市中心數十公里外的史邁斯達市(Smestad),另有兒童室外防火演練教育。曾經有一年,德勒巴克小鎮(Drøbak)的消防隊還特別調動救援專用直升機,讓小朋友登上直升機。

 

教導孩子在現實世界生存所需的安全知識

在挪威式的教育中,即便目標對象只是個還沒認得多少字的幼稚園小丫頭,他們也會盡可能把生活裡任何可能發生的危險如實呈現在小孩面前,而非刻意為他們營造一個無菌、無災的世界,以為所到之處都和在家裡一樣安全。

挪威家長確保小孩平安無虞的方法,正是培養他們在不同環境下能有足夠的安全意識。

除了慢跑和防火教育之外,同一時間的奧斯陸市區,另外隆重登場的尚有國家科學週(Forskningsdagene)。一樣是沿著卡爾約翰大道,兩側架起了不同的攤位,每個攤位代表不同的科學概念。在「路邊攤教室」裡,我們有機會瞧瞧顯微鏡下的生物構造、初步理解直升機起降的原理、觀察挪威山林地質的採樣,以及一根紅蘿蔔的培育養成,內容琳琅滿目。

挪威幼教系統傳授的知識也許不多,但整座城市就是一所資源豐沛的學校。它無時無刻都能藉由專以兒童為服務對象的戶外教學。挪威父母也無法鬆懈責任,畢竟他們正是小孩最親近的導師。點點滴滴常識的累積,以及記憶裡和父母共同交織出的智慧領悟,往往將伴隨著小孩的成長,一路受用不盡。

 

挪威人只在乎孩子能否樂在其中

幼兒馬拉松結束隔天,距奧斯陸十五分鐘車程的小鎮博斯塔(Bostad),有處農場推出了「綿羊日」。當天有牧羊犬技能示範,以及現代化剪羊毛技術表演。

奧斯陸周邊幾座牧場本來就不是純為販售門票賺取收益的動物園。小孩們得以不用隔著柵欄、強化玻璃,遠遠遙望拖著蹣跚步伐的美洲獅或孟加拉虎。

挪威人總是不在乎小孩懂的東西是多是少,而是能否樂在其中,並且在增廣見聞的同時,將這些知識活用於成長的每一天。不少初移居挪威社會的外籍父母,經常認為當地頻繁的親子活動,徒然只是增加家長額外負擔。但實際情況是,挪威小孩比我們認知的同年齡小孩更具備安全觀念,更懂得在不同的環境下如何避免讓自己發生意外。如此一來,父母反而因此輕鬆不少。

很多時候,我並不覺得挪威小孩特別勇氣過人,或者擁有天賦異稟的肢體協調能力好讓他們能在成長過程中趨吉避凶。涉足湖畔、海濱、崖邊、森林、雪地上的他們,卻總是比我熟悉的同齡三歲、五歲小孩更多了份從容和自信,甚至已有讓自己遠離險境的基本邏輯觀念。

當地父母將小孩帶往森林,經常只是遠遠盯著他們,少有亦步亦趨隨時準備伸手攙扶。儘管孩子或許常因此跌倒受傷,把自己撞得滿頭包,那也是利多於弊的成長代價。

 

摘自 李濠仲 《娜拉,如果妳在挪威長大》/ 衛城出版

Photo:Kommunikasjonsavdelingen NTFK,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