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hoto!在挪威請勿對陌生小孩拍照

子女肖像權在北歐國家深受重視。要對挪威小孩拍照,得先徵詢他的同意。

文│李濠仲

 

娜拉出生前一年,有天我收到一名臺灣電視臺記者的來信。信中說明他們不久後將有項出國採訪計畫,打算遠赴挪威製作幾個有趣的新聞專題,介紹這個遙遠王國有別於臺灣的人文風貌。例如一個男人推著嬰兒車滿街跑的國家,到底會營造出什麼樣社會氛圍。他們認為,或許我能以一個在地觀察者的身分,對照臺灣、挪威兩地父親的異同。

但正為女兒即將誕生而忐忑不安的我,實在很難給予具體的答案,最後只得回信婉謝他們的訪問。不過,大衛應該會是個合適的人選,由他現身說法應該更具說服力。

順利取得大衛首肯後,這名臺灣記者得以動身準備出國採訪。這次的採訪規畫中,他們除了採訪大衛本人,還連同攝影師拍攝大衛一家人的居家生活,並請大衛的太太(挪威人)以挪威媽媽的角度,評價挪威爸爸關於親職工作的表現。另外,為了豐富專題內容,這名記者事前曾徵詢大衛,能否前往他兒子塞巴思汀就讀的幼稚園,捕捉挪威小朋友在學校裡東奔西跑的現場畫面。

配合度極高的大衛只要對方提出要求便幾乎照單全收,唯獨這項安排他稍有推遲,數度於往來書信中表示還有待商榷。

首先,大衛必須先知會幼稚園管理階層,明確讓幼稚園老師知道某天下午,他會和一名遠從臺灣來的記者一起到學校接小孩,同時有攝影師隨行。而儘管園方對於這次採訪活動樂觀其成,卻仍得另外取得其他家長的認可。因為拍攝過程中,除了塞巴思汀是畫面主角外,必然會有其他小朋友也隨之入鏡。但不是每個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小孩出現在電視畫面裡,即使那是數萬公里外的一家臺灣電視臺。絕大多數家長都認為這樣的經驗頗為有趣,未有不妥。不過,卻有一名家長抱持反對意見,最後結論,便是園方據此婉拒了臺灣記者欲拍攝塞巴思汀校園生活的提議。

當地人雖然對外來者十分友善,但不容否認,仍有為數不少的挪威人確實生性低調不喜歡張揚。藉由媒體曝光,享受上電視的虛榮,向來也不是他們的作風。因此當陌生人拿著攝影機、相機對著自己或者自己的小孩拍,事前若沒有徵得許可,對他們來說,那近乎是一種侵犯。

 

在挪威,對著陌生的孩子拍照是一種侵犯

挪威社會亟其強調個人私領域不能受干擾,尤其以此保護兒童。時有所聞的經驗是,許多亞洲觀光客造訪當地,見到路上金髮碧眼、五官輪廓深邃的挪威小孩,常會忍不住自顧自對朝著他們連續拍照,彷彿這些在自己國家相當少見的洋娃娃,也是足堪取材留念的畫面。但如果沒有事先詢問對方家長的意願,其實這是十分不禮貌的舉動。關於在公開場合逗弄他人小孩的行為,北歐社會同樣是相當謹慎而多所避諱。

妮可的女兒索菲亞三歲大時,曾和媽媽一起回臺灣老家面會親友。索菲亞褐髮藍眼的混血兒外貌,常常讓街坊鄰居忍不住好奇貼近。出門逛夜市時,索菲亞所到之處,都被簇擁地猶如小童星般。這位不習慣被旁人東揑臉頰、西勾小手,甚至強索合照的小女孩,一度嚇得花容失色,害得她之後好幾天躲在家裡不敢出門。

無論公開場合還是私下來往,挪威的家庭和家庭之間經常保持適當距離,很少人會「敦促」自己小孩和外人熱絡打交道,乃至不喜歡別人替自己小孩照相或攝影,儘管只是有可能出現在短暫的電視畫面中。或許這般心態顯得有些冷淡而缺少人情味,不過一旦深入理解北歐社會,我們很可能會發現其中另有隱含的道理。

 

讓孩子自己決定與他人互動的方式

北歐國家向來注重小孩們的自主權,「兒童至上」一直是其自我標舉的社會價值。他們習慣讓小孩自己決定與周遭環境互動的方式。見到親友長輩,無論禮貌性握手、熱情擁抱和親吻臉頰,亦或僅僅站在一旁無動於衷地凝視對方,全無朝其貼近一步的念頭,都是可接受的行為。那位幼稚園家長反對記者拍攝,可能是基於主觀的肖像權保護,也可能是自己的小孩並不想出現在畫面中。

就在全球臉書使用人口已然超過十億的同時,丹麥報紙出現過一則報導,它慎重其事地提醒家長,隨意將子女照片上傳至網路,不見得全然是件有趣的事。稍有不慎,恐怕會對子女未來人格養成造成負面影響。不少心理學教授紛紛在內文中提出建言,主張在小孩開始上學、面臨同儕互動的階段,父母尤其必須學習正確理解子女的感受,懂得尊重他們的權力,去決定自己的照片,哪些可以放上網路,哪些則不可以,而非一味只為迎合爸爸媽媽的育兒樂趣。

另一方面,丹麥人權研究所(Danish Institute for Human Rights)也有一份類似報告,顯示父母在上傳子女照片時,通常沒有意識到由於數位化的技術,那些照片一旦在網路上曝光,往後將成為子女生活中一個難以消抹的紀錄。很有可能事隔多年後,他們的小孩會發現自己其實並不希望那些照片一再被熟人傳閱。

這確實並非全無風險。無論挪威、丹麥或是瑞典皆時有所聞,有不少小孩曾因父母一時興起貼出某張照片,徒然陷入難堪的處境。真實的案例是,有位丹麥父親將國小女兒某張獨照上傳至臉書引起的風波。在爸爸眼裡,照片中的女兒既活潑又開朗,當然巴不得全天下人都能欣賞到她可愛的模樣。但女兒的同學卻覺得她擺出的姿勢十分滑稽,有事沒事就拿她開玩笑,同儕間隨之而來的欺侮和嘲笑幾成屈辱。諸如此類的副作用,難保對許多幼童的社交生活產生不良反應,畢竟網路世界可能產生的連帶效果,通常是捉摸不定、難以預測的。

 

小孩的外貌不是件該公開表揚之事

娜拉出生後,就像每位新生兒的待遇,得到了來自周遭朋友溫馨的祝福和讚美。但假如仔細區分,我們發現挪威人之間,甚少將他們的讚美之詞用於娜拉的五官外貌上。為人父母,就算再怎麼不具虛榮感受,假如對方稱讚妳的女兒眼睛明亮、眉宇端正、頭形圓美、臉蛋討喜,你內心一定歡欣不已,默默點頭稱是。但對挪威人來說,小孩的外貌、長相似乎從來不是件應當公開表揚之事。「帥」、「漂亮」、「英俊」、「美麗」,也一直都不是挪威人形容任何個人的慣用詞彙。我們也許聽過歐洲一句古老俗諺:「讚美會遭來邪惡之眼」,意思是他人的忌妒之心,很可能會為自己招致厄運。但我認為今天挪威人保護自己子女的初衷,當然不會只是基於這番考量。

生活裡多了娜拉,我們因而有很多機會參加當地朋友為自己小孩舉辦的生日派對。幾次經驗下來,你幾乎不曾看到在小壽星的生日派對上有哪位挪威家長會拿著相機到處為大家拍照,以至於好幾次原本我那臺已然蓄勢待發的單眼相機,又被我硬是塞回背袋裡。家長間似乎有個默契存在,也就是盡可能不讓持著相機遊走全場的大人們,無形中打攪了屬於小孩們的慶生活動。

關於挪威人如何尊重小孩隱私,好友妮可也有過親身體會。她曾在臉書分享了一張自己五歲大女兒和其他班上同學的合照,幾天之後,其中一名同學的家長發現自己的小孩也出現在這張照片的一角,便急忙致電妮可表達抗議,認為她不該未經同意,就把有她小孩在內的照片散布於網路上。妮可只得連忙道歉並立刻將其刪除。妮可的忠告,對我稍有警醒作用。儘管我拍攝的對象通常只會是娜拉,此事卻讓我開始留意鏡頭是不是同時帶入了其他小孩,以免將照片貼上臉書而因此觸怒某位家長。

 

尊重孩子的隱私權

父母逕自在網路上公開小孩的照片(包括連帶涉及其他小孩的照片),以及同意攝影師在幼稚園裡隨意拍攝畫面,其過程有時對懵懵懂懂的小朋友來說,或許正是一種干擾。儘管他們的年紀還不足以理解「尊重」為何物,但身為成年人的父母,應該不會不知道其間的道理。

父母不可能永遠都站在發號施令的角色。當娜拉個人意見愈多,亦即她正進入人類成長過程的自然狀態,此時我們必須給她更多的機會,去學習表達她的意志,並漸次放手,讓她學會獨立自主。挪威家長謹慎上傳子女的照片,或多或少也是建立在此種心態上,不會認為他們是我的子女,或者他們還小不懂事,我就有權力主導他們的一切。

父母威權管教的年代已然成為過去。包括臺灣,今天多數家長其實都願意透過引導的方式,尊重自己小孩成為他們自己想要的樣子。只不過很多時候,例如輕易對著別人的小孩拍照,恣意逗弄路上陌生的孩童(我們也不那麼反對別人如此對待我們的小孩),或者一時興起將自己小孩照片傳上網路,在諸如此類看似細瑣、無關宏旨的小事情上,稍有不慎,我們很可能又會不由自主流露出傳統家長的專斷。

挪威人對這些細節倒是慎重其事,而這也僅是真正把每一個小孩視為獨立個體,必須給予成人般尊重的第一步而已。

 

摘自 李濠仲 《娜拉,如果妳在挪威長大》/ 衛城出版

Photo:Harald Grove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