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孩子心目中的母親,也成為我的「傳奇」

人生,不就是這樣,是一幅斑駁的織錦,有各種色彩,有結,卻鮮豔而有意義。我的命運是自己建構的!

上週四傍晚,結束了六天在台北住宿的工作,在雨中搭上計程車,往重慶北路的啟聰學校站牌去。拉著行李箱,沒有傘的我,發現雨其實蠻大的。返家情切,我盡最大的努力讓自己早些上車。

回到家,果真是笑語盈室,孩子與先生們都有各自進行的事情,快樂而充實。 而我很高興,自己又歸隊了。脫下渾身濕重的外套,我趕忙去洗澡。

洗澡時,回想剛剛一路回家的歷程,內在視野倒帶,看到一個「奮發回家女子的形象」。

故事可以這樣說:

夜深了,淋著雨拉著行李箱,在重慶北路旁來回移動,一次兩次三次,硬是找不到要搭客運的站牌。

終於看到一輛車,我匆忙揮了手,車子呼嘯而過.....是我沒站在站牌前吧!終於上了車,幾乎客滿,只剩下最後兩個位置,跟著我的中行李箱,大背包,與側揹書包,覺得一路大家的視線聚焦過來。最後一旁的正中央?想到我的行李箱在煞車時往前衝!!

不不。 可是另一個位置是在內側,上面還放了行李。

終於,我把自己塞入倒數第二排的位置,大行李箱塞入,屁股坐下,後揹包放上,側揹書包再往上疊。

喔喔,腳呢? 一腳已經塞入了,另一腳……跨在行李箱上方好了。車子其實有點髒,很多氣味,腳沒地方放,衣服很濕.......無論如何,我終於到了新竹。

下車時,好冷呀,那個我離開時風和日麗的新竹,如今是大風冷雨,比台北還兇。我渾身陡抖抖,在雨中拉行李箱,汽車刷刷而過,我單薄的粉紅長褲呀,透著風。

最後,5分鐘的步行,我到家了。

哈哈。

 

真正影響一個人的,是主觀的內在現實

這看起來就是個苦情歐巴桑奮鬥的故事。(:D)

然而,在我的內心握持的,其實不是這個版本的故事。

以上,是客觀的外在現象,真正影響一個人的,是主觀的內在現實。

所謂的 Facts --> Realities,我們內在的主觀現實,是由外在的客觀現象刺激,經過「我」這顆心智創造而成的。也就是 Facts --> Realities,這個箭頭,是不能被忽視的。這箭頭就是「我」--> 我的感官結構,慣性覺察,以及內在信念所創造的感受、詮釋,以及人生的註解。

 我們來看看版本2吧!

「雨變大了!!」沒有傘的我?「沒關係,我們有兜帽呢!」我戴上外套的連身帽,很感謝外套雖然不是防水的,卻是厚厚兩層,外衣濕了,內層還能保護我乾爽。我衝入雨中,到對面車道,嘿嘿,能載我回家的公車就在對面啦!

怎麼會找不到站牌呢?我是不曾來這裡上車啦!真的沒有停車站嗎?「放心,妳看,基隆,竹南,台中……這一定有站牌,加油,我的寶貝。」(慣常自我鼓舞的自己,總是這樣跟自己喊話。)

就在我在黑夜地上的雨漬把呼嘯燈光映照到眼睛中的來回奔波,快要因為找不到站牌而無助時,路邊的小黃運將,大聲喊我:「小姐,妳到底要搭往哪裡的車,我告訴妳啦!」 經過指點,我回頭時,一輛國光號來了。他熱心的說:「小姐,車子來了。」 我揮手,車子沒停。運將替我惋惜:「啊~走了。」 我回頭大聲說:「謝謝。」

我跟自己說:「沒關係,國光號回到新竹下車點很遠,還需要老公來接送。我等三重或新竹客運好了,可以直接坐到家附近,自己能走路。」心中充滿溫暖,頻頻看著那個站在雨中等候客人的司機。 送了祝福給他。

冷雨中的熱心人,為我帶來了溫暖。

 

 冷雨中終於等到車,歸心似箭

上車時,車子真的好滿,那個我唯一能坐的位置在內側,坐在外面的大學生已經閉上眼睛了。

祈禱呀,我內心說:「給我這位置。」於是,他睜開眼睛,主動往內挪,把他的行李拿起來,本來想要往後丟,才發覺全客滿了。

無論如何,我坐上位置了,他也把行李放膝蓋上。而我可是比他厲害,堆疊了超級多的行李,擠到小空間,內心充滿對自己的成就感。

腳還跨在行李箱上,雖沒有很優雅,我感謝著自己已經上了高速公路的幸運,對於自己能不計形象把腳跨上,有一種自由的解脫以及自我鼓舞感。

喔~真的累了。

車子因為客滿與下雨,加上是舊版的車子,氣味真的好多。想起能量敏感的自己,在過往,會因為這樣而一路噁心。現在,我很穩定,觀想白光包圍自己,我帶上脖子圍巾當作眼罩,很快地,就入睡了。

在光復路,我醒來了,好快就到家呢!比高鐵還厲害,我感謝司機平安把我們送達。我決定不干擾孩子與老公的夜晚,忽然快速出現在家門,可以給他們驚喜吧!

於是,我拉著行李箱,全身一直發抖,卻因為快到家而心聲溫暖。在雨中拉箱,雖然被路上的車子濺溼了身體,然而,我把知覺回到因為地上濕滑而無聲的行李箱,因為寧靜而開心。

真的到家了。

為自己這趟路的小磨難而感到驕傲。那彷彿表達了我多麼喜歡回家,衝破了許多小波折成為毫無阻礙,快快到家。

 

 人生是一幅斑駁的織錦

人生,不就是這樣,是一幅斑駁的織錦,有各種色彩,有結,卻鮮豔而有意義。

我的命運是自己建構的。

宇宙給了我「Facts」當織線。而我,透過感官知覺的選擇,自我鼓舞的語言,選擇正向的知覺,以及詮釋的脈絡和故事標題。 加入了我心靈的斑斕織線,帶著愛與光的金銀粉紅陽光色,而編入。成就了屬於我自己的「Realities」主觀現實,而這「Realities」又成為基本人生信念,創造出下一個「命運」。

要不要聽聽這故事的版本3?

「我如何述說?」將成為孩子心目中的母親,也成為我的「傳奇」。

「哇~媽媽今天好厲害,淋著雨,還找不到站牌,卻搭上車了。」

「而且,媽媽今天好幸運,遇到一個好心的司機與大學生幫忙,遇到好事了。」

「哇~我真的好佩服自己,那麼小的空間,卻安然地感覺舒服,好強。」

「最厲害的是,我居然睡著了,所以,才充滿精神的回到家,跟你們在一起,愛你們。」

「我回來了,有你們等著我,好幸福。」

這是我的幸福編織法,與妳/你分享:「客觀現象」透過知覺與選擇  -->「主觀現實」累積 -->「命運」述說 -->「傳奇」。

 

 

Photo:Donnie Ray Jones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