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堅強,沒人替你勇敢

心越靜,世界則寬廣。

文│李筱瑜、陳惠君

 

不堅強,沒人替你勇敢。低潮?那就換換環境吧!

 

世界越快,心則慢。

心越靜,世界則寬廣。

你不堅強,沒人替你勇敢。

 

這是我二○一四年再度出發往北海道比賽前,寫在臉書上的一段話。

 

二○一三年日本北海道超鐵賽—我的第一場職業賽冠軍,是我人生的高潮。後來比完IRONMAN Lake Tahoe之後,也獲得一些寶貴的經驗。我繼續練習,但老天爺繼續考驗我。因為,在一次自行車訓練時,我再度陷落人生的另一個低潮。

 

那場車禍來得莫名其妙,我明明就是騎著自行車,綠燈直行,結果對方騎著摩托車直接左轉,也沒有減速,就這樣我眼睜睜地看著他撞上來,完全來不及閃避,也無法應變,直挺挺地飛出去,下巴著地,流了好多血。

 

我本能地立刻翻身站起來,跟對方對罵,罵完才去醫院縫合,通知導演和姊姊來,一起去報案。那一晚,還感受不到疼痛;隔天,被撞擊的頸椎就僵硬掉,頭也轉不動了。

 

後來,我去上課時下巴包紮了一大坨,同學還笑說我是去整形,整成和林青霞一樣的下巴。我表面上跟著開玩笑,其實心裡暗暗擔心我的頸椎。

 

受傷一週後我就開始練習,那時候很心急,想要趕快恢復訓練。所以為了練自行車,我去騎了一趟花東。騎花東的好處是,可以一直往前騎,不用轉頭,於是我就這樣安慰自己,繼續踩。至於游泳的部分,因為我還是無法轉頭換氣,就用了一種訓練游泳的呼吸器,低著頭猛游。可是這一來,下巴傷口的人工皮也跟著在水裡啪啪啪地翻,越游心情也越「阿雜」。最後要練跑步,但也因為頸椎受傷,一跑起來就痛,根本無法好好練習。可想而知,這種訓練根本沒有成果,反而讓我的體能下滑很快。

 

雖然我才拿了冠軍,但是體育界是很現實的,一旦選手受傷,很多廠商就會擔心你短期間不可能再恢復到冠軍的水準,所以那段期間尋找贊助商,也很不順利。

 

這段期間,有幾個很好的朋友會常常陪伴我出去吃吃喝喝,做點恢復的訓練,導演也安排幾次大型的演講如TED WOMEN,讓我分散一點注意力,用正面的思考鼓勵我。但是當時的我,沮喪到不行。

 

其實我知道,心急也沒用,只能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往負面去想,要多多做正面的事情,所以每天都設法做一點復健保養和訓練。當時有其他鐵人朋友在紐西蘭做訓練,他們說那裡有最強的奧運選手一起集訓,所以二○一四年三月,我決定把剩下的Keep Walking獎金,拿去紐西蘭進行移地訓練。也許離開一下台灣,換一個環境,比較可以重新出發。

 

沒想到,紐西蘭的訓練模式跟日本完全不同。一來,訓練的集合地點都得自己去;二來,會有一堆高手一起訓練。

 

對我來說,這意味著兩大障礙。第一,我是個大、路、痴,看GPS也有看沒有懂,所以集合這件事對我而言,反倒比訓練本身還要緊張。我那時還傳簡訊給導演求救,但人在台灣的導演當然是遠水救不了近火。結果,第一次集合,我就花了一個多鐘頭才騎到。

 

教練很嚴肅地說:「你怎麼遲到了?」

 

我心裡的OS是:「我不是遲到,我是到不了……」(苦)

 

第二個障礙是,來這裡的奧運選手,都是專攻五一.五短距離的,所以速度都很快;而我是專攻長距離的,訓練模式不太一樣。再加上我才剛遭遇車禍,體能都沒恢復,更何況是速度,那時的我,跑二十一公里要花將近三個小時。

 

所以才到了紐西蘭一個禮拜,我就覺得很灰心,最後決定又回到自主訓練。

 

摘自 李筱瑜、陳惠君《小短腿來了!》/早安財經

Photo:João Sá Leão,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