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誠的友誼,支持我們做更好的自己

我意識到自己需要建立「安全圈」,聚集一群我可以在他們面前全然做自己的朋友;我需要置身於理解我是「媽咪」,但又不認為我只是「媽咪」的朋友當中;我必須放下一些過去珍惜的友誼,尋找其他可替代的朋友。

文/茱莉亞‧卡麥隆,艾瑪‧萊弗利

 

 

打造安全圈──串起新舊友誼

 

記得曾經對一位朋友說我是寂寞的媽媽,不料,我的坦白竟換來朋友嚴厲的評斷,而將我推向更深的寂寞角落。

 

「妳一天到晚和女兒膩在一起,怎麼會寂寞呢?」她尖銳地問道。我頓時察覺到 一個普遍存在的教養迷思──我們應該完全以孩子為重,如果做不到,就是我們的錯。我發現在朋友之中,有些人刻意讓我為自己的感覺感到羞愧。難得有一位朋友對我說:「妳一定很寂寞,我以前也是。」當我步入新的生活階段,我的身分和日常生活突然起了巨大的變化。

 

 

適度放鬆,建立安全圈

 

我的工作費時耗神、要求嚴苛,但也充滿刺激和挑戰性,突然被派演「母親」的 角色,對我著實造成衝擊。這種情況好像永遠不會發生在我身上──不知怎麼地,我懷孕了,而這孩子將是我一輩子的責任。但既然發生了,就必須去面對。

 

我的朋友們也需要調適;有些朋友很難接受我的新角色,他們懷念過去那位酒量 很好、言語犀利的同事。另外,有些朋友記得「舊的」我,也歡迎「新的」我。他們表現出一致、接納的態度。茱莉安‧麥卡錫就是其中一位。

 

我意識到自己需要建立「安全圈」,聚集一群我可以在他們面前全然做自己的朋友;我需要置身於理解我是「媽咪」,但又不認為我只是「媽咪」的朋友當中;我必須放下一些過去珍惜的友誼,尋找其他可替代的朋友。

 

有些新朋友的表現出人意料之外,像是堅決不婚的花花公子布萊爾,他對我的女 兒疼愛有加,跌破大家的眼鏡。「我可以照顧她幾個小時。」他自告奮勇地表明可以幫忙,讓我有空去逛一下書店,或看一場電影。

 

我心裡總有些許蹺課逃學的罪惡感,但也漸漸發覺,呼吸自由的空氣之後,我跟 孩子相處時變得比較有耐心。

 

 

在獨處和共處時找到平衡

 

安全圈可以包括配偶或伴侶,而保持開放的溝通,是夫妻(或伴侶)和親子關係穩固的要素。

 

我們努力在獨處和共處之間取得良性的平衡。許多人在忙碌時,格外嚮往富有創 造力的獨處時光,卻鮮少人明白,極短暫的獨處就足以產生極大的效果。

 

杜和凱倫有兩個可愛的兒子,他們精力充沛,帶起來頗為吃力。當凱倫去日間托 育中心接他們回家時,兄弟倆除了爭著爆對方的料之外,還有其他許多故事想告訴她。回到家後,凱倫讓他們在廚房吃餅乾、喝牛奶,自己則靜下心,拿出紙筆,註明日期,回顧一整天的行程,特別是做得不錯的事。在兒子吃完點心之前,凱倫已經完成這項每天例行的核對工作。

 

杜回到家,會先陪孩子,再找凱倫。晚餐是家庭時間;餐後,杜負責洗碗,凱倫則幫孩子洗澡。哄孩子上床後,他們留給自己十五分鐘──這短短的十五分鐘足夠讓凱倫沖個恢復精神的澡,或打一通電話、讓杜輕鬆地閱讀雜誌和思索自己的事。然後,兩人從容地分享今天所遇到的事,誠實地表達當下的心情。他們重視彼此的關係,所以能夠踏實地投入每一天的生活,為了自己,為了彼此,也為了孩子。

摘自 茱莉亞‧卡麥隆,艾瑪‧萊弗利《向藝術家看齊!啟發孩子創造力53個練習》/大好書屋
Photo:Mateus Lunardi Dutra,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