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小看落後的自己

不要小看最後一名,也絕對不要小看落後中的自己。

文│李筱瑜、陳惠君

 
別小看落後的自己

啟動你不放棄的意志

 

其實在二○一三年北海道職業賽之前,有幾場重要的比賽,我也是從落後的困境,最後反敗為勝。

 

例如二○一○年在海南島舉行的IRONMAN China,贏了那場,就可以晉級超鐵世界總決賽。

 

我當初想晉級,很多玩三鐵的前輩都說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我問。他們說很難,台灣沒有人拿過冠軍,也沒有人曾經取得去總決賽的門票。我心想,不試,怎麼知道不可能?所以,我還是用三個月時間準備,然後前往海南島參加我生平第一次二二六公里超鐵賽。

 

那一次,游泳上岸,我就發現自己已經遠遠落後了。轉換區只剩我的車子,孤伶伶地放在車架上,我雖然很努力跨上自行車開始往前騎,但還是看不見前面的澳洲選手。

 

這位女選手身材也很結實,報到時我就瞄到她,練到腿都爆筋了,心想她腿力一定像袋鼠那樣強大。其實在參加這次比賽之前,我從來沒有一次騎滿一八○公里,加上那時的車子也比較陽春,長途騎乘下來,屁股的痠痛和大腿內側的摩擦,讓我著實領教到一八○公里騎車的痛不欲生。

 

話雖如此,我還是在自行車項目急起直追,而且追到了第二。跳下車來,因為胯下過於痠痛,只能兩腳開開、一跛一跛地跑進轉換區。等在旁邊的好友Josephine和Sue一副已經等到天荒地老的樣子,看到我出現,趕緊舉牌熱情地尖叫加油。

 

「差多少?」我一邊跛著腳跑一邊問。

 

「往前跑就對了!」她們故作輕鬆地大叫。聽到這話,我就知道差得可遠了。

 

但是一心一意,我就是想要晉級世界總決賽。門票只有一張,所以,我一定要在這場拿到冠軍。

 

說得容易。其實馬拉松項目開始,我才剛跑出去,領先的第一位選手已經回來準備折返,包括自行車的距離,我們差了有三十分鐘。但我還是告訴自己,按著自己的節奏,慢慢推進。過去幾年,我參加國內馬拉松,都有不錯的成績,也跑進了國內十傑,所以我對自己的路跑有一定的信心;加上海南島的天氣很熱,衝太快的選手應該很容易會爆掉,所以我一邊跑一邊想,我還有機會。

 

我在二○一四年TED Taipei的演講時,提到這場比賽,我說多虧了對方比較高,比較早一點曬到太陽,而我比較矮,陽光到我身上就少了一點威力。雖然這是有點玩笑式的說法,但是我的確深信我們南台灣的孩子在炎熱氣候下的耐熱功夫,所以只要自己能在炎熱的晴空下hold住,也許有扳回一城的機會。

 

烈日當空,每個選手都曬得像熟透的龍蝦一樣,拖著腳步喘著氣。經過補給站,工作人員把大坨大坨的防曬乳液往我們身上又丟又塗。我喝了點水,繼續上路。

 

為了只有得到這次冠軍才能拿到的一張晉級門票,再怎麼累,我都不可以放棄!

 

果真,對方的速度越來越慢,而我依然維持穩定的配速向前,從落後三十分鐘開始追。在沒有任何遮蔽物下的公路,全身好像籠罩在一個大烤箱之中一步一步往前逼近。

 

「Yes, yes, yes...」我心裡吶喊著。

 

因為在熱氣上騰之中,我看到她高大結實的背影,有點搖晃有些吃力,我判斷她應該沒有體力了。雖然我也累到快虛脫,乾渴的雙唇還是不禁歡呼!

 

「Good job!」我故作輕鬆跑過她的身旁,輕拍了一下她的背,給她一點鼓勵。能夠在如此炎熱的氣溫下繼續向前,維持這種表現,是相當不容易的。

 

我其實很謝謝她跑在前方給我追,讓我維持旺盛的鬥志,不被高溫和疲勞摧毀。運動場上,尤其是獨立完成的鐵人三項比賽,你的競爭對手其實是陪你經歷這一切酸甜苦辣最好的同伴。

 

淚水頓時湧出眼眶。

 

當我跑過了她的身旁,拉開了距離之後。我像小孩子一樣地哭著喘著,臉上都是眼淚、汗水、防曬乳液,我大口呼吸,腳步跨向最後的十二公里!

 

「夏威夷~我來了!」

 

我抹去臉上的淚,心中興奮地朝遠方吶喊。

 

能夠晉級世界總決賽,除了覺得好爽好爽好爽;更覺得自己因為相信自己的能量,一路不放棄地追趕,遠遠超乎原本對自己的設限和想像。

 

距離終點越來越近,我聽到主持人透過麥克風熱情的呼喊,「Shiao-Yu Li... from Taiwan!」

 

有一團熱熱的什麼從心窩衝上鼻腔。

 

那個炎熱的下午,在海南島,我成為台灣第一人也是華人第一個,在IRONMAN 世界巡迴賽得到分齡組冠軍,並且拿到了三鐵賽事的最高殿堂—IRONMAN World Championship超鐵世界總決賽的門票!

 

若不是那一次曾經在海南島落後那麼多,我也沒機會知道,原來我有能力在日頭炎炎之下繼續挺住,完成每個人都說不可能的晉級;若不是後來北海道的游泳落後那麼多,恐怕也無法激發我的潛能,突破以往在二二六超鐵路跑項目的紀錄。

 

所以,不要小看最後一名,也絕對不要小看落後中的自己。只要你當下啟動絕不放棄的意志,你的身體會隨著你一起奮鬥、一同冒險,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車禍所造成的癱瘓,讓我的人生一度拿到一副爛牌,但經歷了這些,也讓我明白:此刻的落後,絕不代表未來會一直落後。在每一個看似絕望的階段裡,其實都埋下了徹底逆轉情勢的潛在能力。這,是我在比賽中學習到的信念。

摘自 李筱瑜、陳惠君《小短腿來了!》/早安財經

Photo:Runar Pedersen Holkestad,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