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父母身上繼承的最棒遺產

母親寡言少語,說話溫和不惡毒,不會用話語在別人胸口刺上一刀。父母留給子女最棒的遺產,是不為人知的德行。

文/盧熙京

 

 

若父母沒留遺產給子女,或子女不願接管父母的遺產,都是「玩忽職守」。雖無法律上的制裁,卻必須為此付出贖罪的代價──變得更不幸福。


我在大約二十五歲時,和家中的養女兼同齡好友一起租了一間押金三百萬、月租費八萬的房子住。雖然曾經因為經濟因素,也因為怕寂寞,而試過與其他朋友一起同住,但都無法持久,總是只剩我們兩人。這樣住了十二年後,兩人無論是要和家人或是好友生活三、四天都很難。


接著,在七年前,我遇到了重大的打擊。原本和大哥同住的父親,突然罹患癌症又無處可去(因為大哥要移民了),二哥由於個人因素,把兩個小孩交給我照顧。我對噪音本就較為敏感,即使是在炎熱的夏天,也會將門窗緊閉以阻絕風聲雨聲,如今來了一個念小學、一個念國中的小孩,活力充沛又呱噪不已,簡直可媲美戰場,再加上經過十多年後才又一起同住的父親,早上四點便起床、開電視、在廚房進進出出、頻跑廁所,就算什麼事都沒做,也令人心神煩躁。


我實在難以忍受這樣的生活,於是搬去和關係良好的二姐一家人同住。姐姐和姐夫個性柔和,希望能為家庭帶來和諧,當時也正好打算要提出共同分攤重擔的提議。雖然情況好轉了,但加上姐姐家的孩子,家裡的小孩突然變成四個,且年齡相仿,都正值容易惹事生非的青春期。


如今回想起來,那便是人生的滋味與趣事,但當時確實令人感到茫然無措。不久之前,我將九個家人住過的房子託付房仲出售,準備購買一間能讓四個大人生活的房子就好。父親已離世,我堅守二十歲分家的原則,在去年和前年讓男孩們一一自立門戶,計畫讓兩個現今念高三的女孩明年也分家。我一直對孩子們深感歉疚,因為比起父母親留給我的遺產,我可以留給他們的東西,實在太微不足道了。


母親走了十九年,父親則離開了四年。母親每一餐總是只準備一至兩樣的菜餚,有時是涼拌菠菜和泡菜,有時是烤海苔和一塊魚肉,勤儉的攢下了現金四百萬的遺產。


小時候當我說:「我們要多吃一點菜,帳戶裡明明有存款啊!」吵著要多增加幾樣菜色時,母親就會說:「那是我的棺材本,別想動歪腦筋。」這筆錢就是母親口中所說的棺材本。當時母親才四十歲出頭,或許是因為母親娘家有短命的家族史,因此,即使她年紀輕輕,也預知自己的生命了。當預言成真,母親於五十七歲的青春年紀去世後,那四百萬的遺產如同母親所言,全部花費在她的身後事上。


父親更是沒留下什麼,當了一輩子無業遊民的他,只靠子女給的零用錢過活,因此當他離開後,留下的只有幾十萬元的現金,以及位於城南、貸款驚人的二十坪老舊公寓。這些就是全部,其中大部分甚至是大哥辛苦賺來的。


然而到了現在,我卻感到父母親留下來的遺產,實在是太富裕了!我想列出幾點來炫耀一下。

 

1.    兩位都沒念過書,不會以知識蔑視他人。
2.    兩位都不聰穎,不會瞧不起愚者。
3.    母親早上會在村裡打掃環境,讓街道保持整潔,會捐出尚可使用的物品,交給村裡的敬老院,侍奉許多的老人。
4.    母親寡言少語,說話溫和不惡毒,不會用話語在別人胸口刺上一刀。
5.    母親會用從市場撿來的腐爛馬鈴薯、地瓜、白菜,做成煎餅和食物,以此養活子女和鄰居分享。
6.    兩位一輩子活得貧苦,總會憐憫窮人,把他們當作自身對待,因此撫養了兩個孤兒直到出嫁,還收養了別人家沒有的養女。
7.    父親有錢時,總會用在周遭人身上,並辯解「施」的喜悅更甚於「受」。
8.    母親從四十五歲後就開始衰老、掉牙,出現蒼蒼白髮,並為病痛所折磨,卻總是慶幸自己不會動不動就哭天搶地的喊痛,反而精力十足,沒讓子女受太多苦。
9.    兩位都認為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家人之間的感情。
10.    兩位都因為癌症去世,但過程卻都十分堅強、美麗。這教給了我一項智慧:死亡並不可怕,而是一個美麗結束的機會。


我所獲得的遺產,何止只有這些?遺產如此豐厚,讓人頓時感到,活著,非常幸福。《明心寶鑒》上有這麼一句話:「父母留給子女最棒的遺產,是不為人知的德行。」那麼,我想,至少從現在開始累積可以留給侄兒、留給後輩的真正遺產,是身為大人的我,「現今」該做的事。


現在,就用侄兒們離開時,我對他們說過的叮嚀話語,來為這篇文章劃下句點吧!


別事先就對可怕的世界感到恐懼,這是你們的父母和我都活得很快樂的世界,世界比你們所想像的更加美麗

 

 

 

摘自 盧熙京《此刻不愛的人,都有罪》/日月文化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