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媽媽在印度河濱學校的觀察筆記(二):學生自發的戲劇製作

有人想當演員、有人想寫劇本、有人要學燈光音效、有人要設計佈景道具、製作服裝,還有人將去向企業募款,也有人要用相機把這個過程記錄下來。 二週內,學生們從無到有,將完成一齣載歌載舞的戲劇演出!

想像一個情景:一群學生躍躍欲試地等著面試,希望能透過甄選進入自己選擇的委員會(committee);有人想當演員、有人想寫劇本、有人要學燈光音效、有人要設計佈景道具、製作服裝,還有人將去向企業募款,也有人要用相機把這個過程記錄下來。 七個委員會一完成甄選,二週內,在駐校藝術家及老師的帶領下,學生們從無到有,將完成一齣載歌載舞的戲劇演出。可能嗎?二週?你也許像我一樣有些懷疑。沒錯,而且是一群三到七年級的學生!這是印度河濱學校每年的例行活動——Artist In Residence (AIR)。

 

 

親眼目睹這個活動的進行,帶給我相當大的震撼與感動。河濱學校,真的是一個充滿奇蹟的地方。

 

到訪河濱學校時,正是AIR活動展開之際,校園到處充滿一種興奮的氛圍。在不同的角落,不同的委員會正在進行甄選。我看到年紀小小的孩子,拿著用心準備的稿子或是自己的作品,在等待時默默準備,輪到上場時,大方介紹自己,侃侃而談,回答面試者的問題,或是做出要求的動作,一點都不馬虎。負責面試的,除了老師,還有高年級的學長姐,每一個參與的人都非常認真的投入。

 

 

委員會一啟動,每個人都忙了起來。和技術相關的組別,立即開始學習操作各項配備或是學習新的電腦軟體;負責演出的組別隨即展開密集的排練;佈景相關和募款的組別,則是開始進行設計和企劃案。每一個委員會雖然都有專家或是老師帶領,但實際執行各項任務的都是學生。

 

我跟著佈景組的學生,搭著校車到大學的藝術中心參觀模型展出,看他們學習如何把腦中的想法變成可行的計畫;我也看到寫了初步企劃案的募款組,找老師模擬如何說服企業贊助;音效組忙著學習混音軟體,即將創作原創配樂;舞者開始跟著舞蹈老師學舞、練習,每個動作都要做到精準;紀錄組的每個孩子則是拿著相機四處拍照錄影或進行訪談……。

 

有沒有搞錯?這不是我大學時系上要花二到三個月準備的年度大戲規模?看著「不可能」就在眼前發生,好幾次我不禁因感動而紅了眼眶。禮拜五放學的時候,老師在集合時問大家明天要不要來學校?所有的人都舉起手大聲地說:「要!」,老師說:「好,那請你們告訴家長;放學後學校也會發訊息給他們。明天見!」

 

孩子們迫不及待地想要來學校?沒錯!當學習是一件快樂的事情,學生不會討厭上學的。

 

離開河濱學校的當天是禮拜天,演員、舞者和音效組還是自願到學校練習,短短一個禮拜,整齣劇的雛型已有了大概的樣貌。中午解散前,舞者們把這一週的成果展現給大家,看著每個孩子專注的神情和自信的態度,我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激動,流下止不住的淚水。雖然無法看到最後的完整呈現,我相信孩子們的努力一定會有美好的成果!

 

 

瑟吉校長身體力行地在學校中執行她 Design For Change的理念,感受、想像、實踐、分享 (Feel, Imagine, Do, Share)——感受到教育的問題,十五年前她創立了河濱學校, 想像各種解決的方法,用熱情感染河濱學校的老師,用行動去實踐教育理念,接著和所有人分享;因為願意分享,河濱學校隨時都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訪客,前來觀摩、前來學習、前來尋求改革教育的靈感。也因為這樣,河濱學校的老師和學生,各個練就一身好功夫,上課隨時可能有訪客進入、有人拍照錄影,他們絲毫不會受到影響。

 

 

AIR期間,我加入了紀錄組,拿著相機四處採訪。河濱學校的孩子向我展現了另一個「不可能」。一點都不誇張,每一個孩子,在任何時刻,都能大方接受訪問、回答問題,沒有一個例外!

 

為什麼?為什麼他們都不害怕?為什麼每個孩子都可以這麼自然的表達自己?拓野回答我:「每個孩子都願意說,是因為他們知道有人會聽。這裡的老師不會呼攏學生;說的對會得到鼓勵,說不對會得到建議和誠實的批評。這裡的每一個大人都真的在乎學生,真的會聽學生說話。學生當然不會害怕表達自己!」就是這麼簡單,卻是多麼沉重的一記當頭棒喝!

 

作者簡介: 輔仁大學兼任講師 楊禎禎

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教育碩士。從事教職逾二十年,因為陪孩子開始閱讀英文繪本,從此愛上英文繪本,現在除了在學校教授相關課程,也在書店開媽媽英文繪本班。家中有二位青少年。關心教育,希望孩子能開心做自己,自信面對未來。

 

執行編輯:許資旻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