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傑出演員陳錦鴻專訪:只要對孩子有幫助的事,我都會盡力去做

對於孩子的問題,不用著急,等到孩子自己願意學習和想改變的時刻,再快樂地陪孩子一起成長。

花媽這次很幸運的受澳門自閉症協會Macau Autism Association理事長陳筱曼女士邀請,參加由其主辦的《自閉症嘉年華日》,很幸運地是,透過這個活動,因而認識了拿過新加坡影帝、香港傑出演員大獎的電視紅星家長陳錦鴻

連三天近距離觀察、接觸陳錦鴻先生,看到他和妻子如何24小時全天候照顧兒子,並在過程中完全不假他人之手,輕聲細語和孩子說話、穩定孩子的情緒,這些畫面讓我覺得非常感動。

相處期間,陳錦鴻先生告訴我,他會替孩子安排教學活動、教孩子寫日記、觀察孩子並依照孩子當下的狀況,將孩子的能力訓練出來。只要對兒子有幫助的事,陳錦鴻先生都會盡力去做。

陳錦鴻先生還說,他會把過去在演藝學院學到的,轉換成適合孩子的方法。他喜歡不停的觀察孩子,思考在某些狀況發生時,孩子為什麼會有這些反應?孩子為什麼會聽不懂?甚至他還會蹲下來站到與孩子同高的位置,看看孩子現在能看到什麼?

如果有一些行為問題,孩子現在做不到,那也不用強迫,只要靜下來等待,等待到兒子可以做到的那個時刻再進行。像是:倘若孩子沒有辦法長時間讓情緒穩定,那就先從穩定坐下20分鐘開始,否則強迫孩子學習的話,弄到最後只會讓大家都很痛苦。但一旦孩子自願想做的,那孩子在做的過程中就會得到快樂,學習也就會因此有所進展。

 

 

香港傑出演員陳錦鴻用『音韻之美』陪伴特殊兒理解情緒

陳錦鴻先生走到哪裡都是鎂光燈注目的焦點,大部分都是廣東語QA,我幾乎都聽不懂,但還是專注在他們在對話中。突然,在他們的對話中,有一段對話吸引了我,聽著聽著,我自行腦補猜測他的前言後語。

之後的空檔,我問陳錦鴻先生當時是不是在說中國詩詞中《春曉》:「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的『音韻之美』。因為我聽到「關鍵字」非常美妙的,有抑揚頓挫的聲調『花~~落~~』知『多』(上揚)『少』(降音拉長)。 陳錦鴻先生發現我聽懂了,於是他告訴我,一直以來他相當關注「音韻」的議題,他開始和我解釋音韻之美,希望透過了解文字表達間的情感,能更有效的陪伴特殊的孩子。

我聽完非常感動,重新領略情緒跟語言影響孩子的重要性。陳錦鴻先生之所以和孩子相處融洽,言語間表露的情感絕對是最好的體悟跟身教。我回饋給陳先生一位台灣語言治療師─王道偉的叮嚀。王道偉老師和我說過,現在的孩子不寫書法真的可惜,因為寫書法可以學點、橫、豎、撇、捺、提等等不同的運力手腕指尖的運籌帷幄都需要思考,也可以練習各種精細動作,原子筆鉛筆都少了精細動作的練習。

陳錦鴻先生非常認同馬上告訴我,他用毛筆抄寫心經、佛經經書,心經每天抄寫寫了九個月,接著寫佛經。剛開始也不懂經書上的精要,他只是抄寫,抄著抄著,有一天突然就理解了其中的涵義。『萬法歸宗』,最後都會領悟出一樣的道理。

陳錦鴻先生,當他的孩子被診斷出是自閉症時,他大概只花了20分鐘就接受這個事實。也因為孩子是遺傳到他,所以他很清楚孩子的固執跟侷限。對於孩子的問題,他不著急,他會等到孩子自己願意學習和想改變的時刻,快樂地陪孩子一起成長。

 

我問:「你會想再生育第二個小孩嗎? 」
陳錦鴻:「會。 」

我再問:「你不怕第二個孩子也是自閉症? 」
陳錦鴻:「不怕。我已經有經驗了! 」

 

連續三天近距離跟陳錦鴻先生互動,我發現他會運用自身演藝學院習得的專長來陪伴孩子,像是:能將某個故事或情境,以對話、歌唱或動作等方式表現出來,讓孩子理解、與孩子互動。而花媽我在陪伴孩子的過程中,也是運用自身的電腦能力跟孩子溝通互動,這讓兩個孩子都擁有基礎的電腦運用能力,而電腦也成為他們的學習工具。這讓我想到,在陪伴孩子的過程中,適度運用家長本身的專長,可以帶出孩子的很多可能性。

(最後,花媽想告訴大家,三天的活動期間港澳人士都是講廣東話,只有花媽我一個人是講國語普通話,我聽不懂粵語,但只要陳錦鴻先生站在我身旁,他始終不忘在關鍵時刻,告訴我他們說話的重點。得過大獎的紅星充當我的翻譯,大家夠羨慕我吧!!哈哈!!)

 

↑左起陳筱曼、卓惠珠、陳錦鴻、杜雯惠伉儷(照片來源:澳門自閉症協會

 

照片來源:澳門自閉症協會

執行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