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初上》你分得清楚誰是誰嗎?對於顏盲者或是亞斯伯格的人來說,美麗的她們很可能都「長的一樣」

亞斯的臉盲,常常想不起對方是誰、叫不出名字,他們對人臉的記憶力不好,是因為基因影響到負責辨識臉型並連結到記憶的神經迴路。

兒子說:「《華燈初上》那些女生我分不清楚~」
這說詞讓我笑了,想著這孩子(亞斯)依然對人臉難以辨識。
然後兒子說起裡面幾個讓他混亂的人物,我才發現我的先入為主、自以為是。
的確劇中幾個人物百合、雅雅,這些人出現,是因為互動的角色喚名,我才知道出場的人物是誰 ,我也分不清百合、雅雅、愛子......


孩子30歲了我才懂 :
#孩子的精細精確程度,到了一、兩個分不清就覺得自己分辨不清楚,而我卻沒有自覺,幾個人看不清就算了,隨便呼攏過去。
#不只是亞斯伯格臉盲,我也會臉盲,只是我們對於語言精準差異很需要再確認!!


 

ASD泛自閉孩子臉盲的現象以及眼球運動與視知覺討論整理

會想問這個臉盲的問題,起因於花媽的兒子有很明顯的臉盲。兒子讀完小一上學期的寒假。路上我遇到一對母子,跟他們簡單寒暄招呼完畢,兒子問我: 「剛剛那是誰?」 這一問讓我笑出來,回說: 「那是你同班同學~」

還有一次也讓我印象很深刻,兒子念高中有天上學時,我去剪燙頭髮。傍晚兒子回來打開門看到我,馬上走出門外把門關上,然後確認他沒走錯房子,才進門。

這問題2017年平均年齡三十來歲的大亞討論區臉書社團曾經討論過。

Ki說: 「我覺得我有臉盲,但不是不認得臉,而是認的太清楚,所以對方只要變瘦或剪髮等等,我就會認不出是同一個人而鬧出一些笑話。(感性的自己會覺得他是同個人,但理性的會說不是,然後理性這面會贏)。長久下來,就也懶得去記每個人的長相,都是靠觀察別人與他的互動來確定對方是誰」

Ch說:「我也臉盲,這幾年發現自己是用tone and manner認人,所以常把一些棕色頭髮長長捲捲的女生搞混。之前還有過用胸部形狀認人的經驗~」

Li說:「特別熟的朋友,她某天因為實驗課綁馬尾。我一瞬間就認不得了(但是下次她綁馬尾我就認得了)。倒是我有一位一樣亞斯的學弟,超會認人,他說基本上沒有看過而不認得的」

Chi說:「很小時候外婆就很少頭髮,外婆外出時會戴假髮。有一次回外婆家晚餐,吃飯前外婆還戴著假髮,吃飯時已經脫下假髮。吃完飯,我問媽媽:「為什麼有兩個外婆?」


那麼家長們是怎麼說的呢?

Li說:「身旁坐A同學會跟A講話聊天找他玩、身旁改坐B同學就像從未認識過A」

Ja說:「我家孩子的臉盲,是同學從旁經過也不知道對方是誰,甚至上了一年的音樂老師,看到另一個老師經過,因對方穿著跟音樂老師類似,哪怕對方身材和臉完全不像音樂老師,她也能認成同一人」

Ju說:「兒子可以對曾同班2年的幼兒園同學,一畢業沒穿制服就認不出人。」

Sui 問:「這是臉盲還是情境互動?我一直以為是情境互動的問題,孩子在情境外遇到老師(上好幾年課)或是同學絕對不認識不講話?!」

Ch說:「孩子幼兒園時,有天我眼鏡壞了沒戴眼鏡,他就認不出娘了」

Ka1說:「非常困擾!每次被欺負都不能完整敘述,也不能指認人!有一次回家跟我說,他今天又看到「上學期」某個在廁所無端罵他、阻擋他不讓他上廁所的人(非同班)。
我問為何這麼久才告知我,他回答因為不知道他是誰,所以當下也無法找老師處理。問他為何會在「今日」又認出來了?他答:「因為他又穿了上次那件衣服」。

Ka2說:「兒子的安親班老師換髮型又換外號,從麵麵老師改稱呼神仙老師。老師跟他開玩笑說,麵麵老師今天請假,是妹妹神仙老師來代班。我兒子信以為真,過不久還跑去跟老師很認真地說:「你跟你姐姐長得好像喔!」

Hu說:「兒子大學上課都沒固定位子,永遠搞不清楚,同學是誰?」

Li 說:「好像不會臉盲,但是臉跟名字的連結很弱,過很久才會記起來。所以常會說我忘記他/她是誰了。」

以上討論很熱烈有興趣的話請到 亞斯伯格症家庭全生涯教養觀及策略 https://bit.ly/2wEWJR0 以及 幼稚園小學ASD家長及助人者社團(含疑似ASD) https://bit.ly/34MhDuk 看全部討論。

另外網友Nana Hsu 提供了以下眼球運動與視知覺相關資訊,給各為參考。 文章出處: https://bit.ly/36w6wZl 

或許我們可以從這篇文章中,得知為何ASD容易有臉盲問題: 
Therefore, our findings may reflect that adolescents with ASD are capable of following gaze, but have difficulty linking gaze shifts with mental state information. Our findings relating looking times to behavioral performance in this task support this interpretation.

因此,我們的發現可能反映出,患有ASD的青少年能夠跟隨凝視,但是很難將凝視轉移與「心理狀態信息」聯繫起來。我們在此任務中將觀察次數與行為表現相關的發現支持了這種解釋。
limited visual attention to the target object, not the face, is a more plausible mechanism for explaining the difficulty understanding eye gaze cues in ASD
對目標對象的「視覺注意力」有限,而非對面部表情是一種更合理的機制,可用來解釋理解ASD中的視線提示的難度。

This interpretation is supported by our finding that the severity of autism is related to the duration of fixations to the target object. Together, these findings are consistent with the notion that the difficulty processing shifts in gaze in ASD is related to understanding the referential intent of the gaze shift. Understanding the social communicative nature of gaze shifts requires linking eye movements and mental state information about objects in the real world. Our findings suggest that adolescents with ASD had a much more difficult time making this connection.

自閉症的嚴重程度與固定在目標物體上的持續時間有關。總之,這些發現與以下觀點相一致:ASD中注視的難度處理與理解注視的參考意圖有關。要了解凝視轉移的社會性溝通本質,[[就需要將眼球運動與有關現實世界中物體的心理狀態信息聯繫起來。]]我們的發現表明,患有ASD的青少年很難建立這種聯繫。

最後提醒家長們,在接受職能治療師訓練視知覺訓練前,請先確認孩子是否有眼球運動相關問題,再來請治療進一步評估,治療效果才會好。

 

 

圖片:《華燈初上》劇照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