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出懂得尊重他人、待人和善的孩子

當我們將孩子當成朋友,跟他們用同輩的語氣說話,放任他們的行為從無心的友善變成毫不用心,經常不尊重他人和我們,將別人視為理所當然,想對別人客氣時才對別人客氣,我們其實不是在教孩子做自己,忠於自己的感受,而是教他們自視甚高、自以為是,待人無須體貼與和善,可以將自己的快樂和需求置於別人之上,

文/克莉絲汀.葛羅斯-駱

 

教出待人和善的孩子

某一天,七歲的茉莉突然跟朋友莉拉說:「我今天已經跟妳玩膩了。」莉拉的母親跟茉莉的母親伊芙提起這件事,伊芙卻說茉莉只是「老實說。」她不覺得茉莉說話傷了人有什麼不對,畢竟她從小就教導茉莉辨認自己的感覺,並直率表達出來。

當我們將孩子當成朋友,跟他們用同輩的語氣說話,放任他們的行為從無心的友善變成毫不用心,經常不尊重他人和我們,將別人視為理所當然,想對別人客氣時才對別人客氣,我們其實不是在教孩子做自己,忠於自己的感受,而是教他們自視甚高、自以為是,待人無須體貼與和善,可以將自己的快樂和需求置於別人之上,完全沒關係。更糟的是,我們還替孩子的粗魯找理由,說他們只是狀況不好,應該是「餓了、生氣了、寂寞了或累了」,不然就說他們只是實話實說。

一旦檢視研究資料,了解哪些行為才能提昇善意,並認識其他文化對與人為善的期望,我們就會發現我那些好心的朋友其實有一點被誤導了。放任孩子為所欲為,等到他想改變才改變,這麼做只會讓孩子更可憐、更沒有同情心。小孩處在缺乏邊界的環境時,往往會拚命揮動手腳找尋邊界。只有我們家長和其他大人最有能力提供孩子架構、規範和人際互動的做法,讓他們體會兼顧所有人需求(包含孩子自己的需求)這門精緻的藝術。這麼做甚至能幫助我們養育出快樂的孩子。證據顯示體貼別人會嚐到持久的喜悅,待人慷慨和樂於助人可以強化人際關係,帶來更多喜悅。我們的孩子想要快樂,肯定自我,就應該待人和善。

 

幫助孩子做對的事情,家長須以身作則

史隆告訴我,家長可以以身作則,幫助孩子建立「做對的事」的能力,將他們希望孩子擁有的價值觀內化到孩子心裡。嬰兒會如何將重要的家庭和文化價值內化到自己的世界觀中,取決於家長如何以身作則展現這些價值。而家長遵循和強化這些價值的方式往往因文化而異,甚至在同一個文化內也有不同。某個家庭可能認為幫助有需要的人最重要,於是花費許多時間和心力在遊民之家或流動廚房當志工。另一個家庭可能也覺得幫助別人很重要,但方法是每年捐錢給慈善機構。史隆表示:「不同的做法可能會影響孩子對他人有多大的同情和同理心。」

換言之,孩子藉由觀察我們、跟我們一起做事,一點一滴認識到我們重視什麼價值。他們會觀察我們這一家人是不是慷慨待人,會為他人奉獻時間與金錢。當父母親不只會為他人付出金錢,也會付出時間,就是在告訴孩子為別人付出時間是值得的。
即使是很小的孩子也喜歡對別人好,而且會讓他們更快樂。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最近一項研究顯示,幼兒將糖果分給其他小孩會很開心,甚至比自己收到糖果更快樂。事實上,當分享伴隨犧牲時(例如將糖果分給別人,自己就沒有了)小孩更快樂。就連嬰幼兒對別人做了好事,顯然都會感到「心裡暖洋洋」的。不過,千萬別因為小孩跟別人分享而獎勵他。一項研究顯示獎勵會降低幼兒和孩童主動分享的意願。

 

在自我和利他之間取得平衡

許多美國家長認為教導孩子爭取自己的權益很重要,這是對的。能夠不受限制自由表達心中所想會給孩子一股力量,覺得人生操之在己,知道自己不必總是為了禮貌和規矩而屈從。這一點在他們目睹或身陷重大道德事件時(如霸凌或家暴)尤其重要。獨立思考意味著面對不舒服或極不道德的處境時,敢於力抗團體排擠、同儕壓力和大人的威嚇。

雖然我們身為家長必須教導孩子遇到危險為了自身安全要說出來,但也有責任教導他們在日常生活中秉持良心,和善待人。無論將一切禮節和規矩視為被迫或有害的行為,或教導孩子永遠忠於自己真實的感受,其實都在默默傳達一個訊息,那就是同理心和體貼他人是可有可無的行為,而非做人的基本要求。

家長教小孩有話直說,卻沒有告訴他們也要考慮他人,只會讓小孩覺得就算會傷害別人也要忠於自我。十歲的娜妲莉毫不理會老師親切問她問題,一臉空白若有所思,嘴裡唸唸有詞。我們教娜妲莉這樣的小孩有權按照自己的意思對待他人,甚至無視他人的存在。的確,我們不該讓孩子太過柔弱易受欺負,並且應該保護孩子不被偶爾出現的危險情境傷害,但我們也不該讓孩子養成習慣,經常做出不夠體貼、不夠和善的舉動。

 

摘自克莉絲汀.葛羅斯-駱《教養無國界》/平安文化

Photo:Brian Richardson,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