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讓淚流下來

因為兒子特殊的心理狀況,我到處奔波,在過程中了解不必強迫自己堅強,想哭的時候,就哭吧!
  • 澐媽
  • 2016-01-28
  • 瀏覽數1,974

在大溪老街的打鐵店門口駐足,望向門內,其實我不太知道有人出來時,我該說些什麼?幸好,暫時沒人,但那狗猛朝我吠,雖然牠搖著尾巴,退到更外面一點,牠安全、我也安全。

 

七十歲的老闆走出來了!向心裡要勇氣、調整呼吸、帶著微笑,讓話語輕輕流出:「老闆,網路上說你打的原住民刀最好!是這樣的,我的兒子是個自閉兒,從小沒眼神接觸、叫名沒反應,但療育得很好,後來唸舞蹈資優班,唸了七年,他說要當燒玻璃師,才去唸鶯歌高職美工,唸了一學期,跟我說幫他找學打鐵的,他以後要改做打鐵了。」「我沒在教啦!」「老闆,他話不多、很乖、很守規矩、有興趣的他很認真!」「我沒在教啦!」佇立的我淚緩緩滑下來,這些輕柔委宛的拒絶許是勾起了我許多的回憶,等我可以開口,問出了連我也驚訝的直白問話:「是因為自閉兒嗎?」老闆誠懇地說:「我不是因為歧視啦!是打鐵這事危險,學打鐵也不是二三年,是十多年,我沒在教啦!其他人想學也沒教啦!」謝過老闆,理解地離開那家店,心裡想的是,下回把兒子帶來,讓他們見見,多幾次,認識認識,接下來就靠兩人的緣份。

 

或許有人會以為這是我原本的人際相處風格,其實不是,原本的我是多麼怕被拒絶,什麼事都不說也怕問,最好都埋著頭自己來!為了這兒子,在他窄化的玩火車興趣之外終於拓展了想要踢足球,幼兒時期自閉特質明顯的他,對於要遵從團體規範還有好大的距離,沒辦法報名團體,我東找西找找到一位教練,願意我來教我湊出來的都是自閉兒的八人小班,埸地?印象深刻地在一所大學的行政處室走廊外徘徊:我要找誰說?說什麼?怎麼樣他們會願意出借操場一角的埸地?其實我好想我可以不需要勇敢。

 

曾經在升小學前的暑假來臨時,朋友問我幫兒子安排的正音班怎麼樣了?我笑笑回答:「我兒子說不用了,幼稚園他唸過了,只要唸小學就好。」一答完,我清晰地看到自己因為打電話去園所,兩三回對方都推託說再問問園長的委宛拒絶而打了退堂鼓,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原因,這時候來這園所唸正音班正是最適合我兒子的學習進程,我就會轉而勸說兒子:「幼稚園和小學中間還有個正音班!」也帶著我兒子直接到園所讓園長見見,也就成就了在一般人眼中的小事卻是我的大事!是我兒子讓我有足夠的動力去面對,但直到打鐵店的這一刻,我也才知道這一路上多少回,我沒在自己的情緒裡,早收起來不知到哪裡去了,或許這是我背一敲就痛的原因,或因此老是肩膀僵硬,是時候了!好好跟自己在一起,就讓淚流下來!

 

Photo:Basheer Tome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黃琛為、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