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讓孩子,變成以前那個悲傷的自己......

好強、虛榮是我到很大才拼命學習去控制的,我希望女兒別像當年那好強的我,學會欣賞別人、肯定自己!

跳下公車,Annie立刻遞給我她的小獎狀,還「現」她的Merit badge─優良徽章給我看!

 

 

前陣子,臺北市長宣布取消「模範生」的制度,引起了各方不同角度、面向的討論,其實,澳洲很多小學也都有類似「模範生」選拔的傳統。不同的是,這個選拔是每週進行一次,每班導師會選出這週班上有特別值得表揚事蹟的孩子,並頒發Merit award: 表現優良獎。被選出的小朋友,會得到小獎狀一張、擁有佩戴優良徽章一週的權利!

 

這個優良事蹟不侷限於學業表現,任何老師覺得嘉獎的原因都有可能,舉凡:善解人意、東西收得很整齊、幫助朋友,就連「努力解決數學問題」,都可以成為得獎的理由。而每個年級、每個班級得獎的孩子都會列在每週一次的校園e周刊上。

 

算算已經進入第四個Term了(澳洲新南威爾斯省的公立小學一年四個term, 每個term是10周),每個星期看學校的e周刊都在想:我家女兒怎麼還沒得到merit award呢?

 

去年我就曾經試探著問過Annie:

「這個Oscar好像拿了兩次了耶!」

也急死太監地的問過:「甚麼時候會輪到你?要怎麼樣才會得到Merit Award?」

Annie都很直接的回應我:「因為他很棒啊!」或是 「因為她做了……,很值得獎勵啊!」她的回答總是很理直氣壯,對自己拿不拿獎卻是完全不以為意。

 

於是我閉嘴了。

 

在我閉嘴前,腦海裡確實有閃過一個念頭,「這孩子沒有上進心嗎?沒有好勝心嗎?」

但是下一個念頭告訴我,該閉嘴了,「自己一直以來好勝到幾近虛榮的個性,也是我想要女兒變成的樣子嗎?」

 

女兒的個性明顯的和我不同,至少現階段的她,跟當年的我,有著截然不同的心境。

 

大概因為家庭的因素(『大概』,是因為年代久遠,不可考了……) ,自有記憶以來,我總是好強的,長大後的我得承認,那種好強不是因為上進,而是因為虛榮, 我總是羨慕別人擁有好多自己沒能擁有的,於是總要掙些讓自己也能昂起頭的理由。

 

小小年紀,自己能掌控的事不多,無非就只能在學業表現上做文章了。 然而,受到肯定時固然是欣喜、得意的,但是患得患失的心情,也讓我加倍的痛苦。

 

我的女兒現在能輕易做到,並視為理所當然的是:「欣賞別人,肯定自己」。

而我卻一直到很大、很大了,才很努力地拼命學習。

 

在Annie沒有正式上學前,也經歷過學齡前期的孩子必經的「好強」過程。她很喜歡比較,很在乎fair不fair,  那時我心裡的警鐘就敲響過,不要讓女兒成為自己!於是我花了很多心力灌輸她,「別人好不代表你不好,別人漂亮你也有你的漂亮」!

 

但是一旦Annie真的穿上制服進入正式的教育體制,她彷彿搖身一變成了我的化身,當年那個背著書包蹦跳著上學、期待拿著蓋滿「優」的成績單回家的小女孩又回來了!

 

曾經對自己的要求,似乎就要成了女兒理所當然該達到的標準……只是這次,我試著蹲下來,第一次用同等的高度,跟我心裡的那個小女孩對話:

「這樣的妳,成為比較好的人了嗎?這樣的妳,快樂多一點嗎?」

 

我彷彿看見那個女孩噙著淚,輕輕地搖了搖頭。

心裡不知怎麼的,突然響起Annie常掛在嘴邊的英文順口溜,

「Zero the hero, first the worst, second the best……」

於是,我知道,我要我面前的這個女孩,和我心裡那個女孩分手,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Photo:Philip Money,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