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歲再獲一女,資深新手老爸劉亮佐:年輕的我一心想當遮風避雨的大樹,現在我只想當孩子的肥料,讓他們長成大樹

54歲的劉亮佐說:「以前覺得爸爸要當一棵遮風避雨大樹,一肩扛起家庭重任,要給孩子最好的;但現在的我覺得爸爸是肥料,提供孩子需要的養分,在孩子成為大樹前,給予最堅強的陪伴與祝福。」

人稱斗哥的劉亮佐,出道30幾年,畢業於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台北藝術大學劇本創作研究所,在許多戲劇、劇場都能看見他的身影,是個能導、能演,又會寫劇本的全能創作者,《名揚四海》、《下一站,幸福》都是他著名的代表作,2003年他以《名揚四海》榮獲金鐘獎連續劇編劇獎殊榮。去年,他接管臺北海洋科技大學演藝時尚事業管理系系主任。 

劉亮佐與前妻離婚後,兒子劉子銓跟著他一起生活,過了幾年單親爸爸的日子後,在2017年與女星趙小僑結婚,一家三口關係十分和諧。兩人婚後也積極求子,期間遇到許多難關,終於在今年7月迎來女兒典典寶寶,劉亮佐發現她與19年前劉子銓剛出生時長得十分相像。隨著「前世情人」的到來,劉亮佐不時在社群平台曬女兒的萌照,可愛的笑顏融化了許多粉絲。 


扎針3、400次才順利迎接女兒,得來不易更珍惜 

去年趙小僑經歷過一次胎停,導致兩人內心陰影揮之不去,劉亮佐回憶:「那天我們才去看完性別派對的場地,輕鬆吃完飯後去產檢,結果一照超音波發現寶寶不會動了,當場把我們從天上打回地面,很痛很痛。」然而小僑引產後並沒有休息太久,三個月後便又開始進入試管療程,「由於小僑本身有免疫問題,醫生研判上次的胎停原因是太早停藥導致,因此這次懷上典典寶寶到出生,一共打了168瓶免疫球蛋白,所有的藥也都吃好吃滿,尤其是4、5個月後,每天都要吃25顆藥、打兩支肝素,整個療程總共加起來大概打了3、400支的針。」劉亮佐面露心疼地說。 

正因為發生過那樣的憾事,夫妻倆在整個孕期神經都相當緊繃,原本一個月一次的產檢,也縮短到兩週一次,期間幾乎把生殖中心當自己家,一有任何風吹草動就馬上去照超音波,確認典典寶寶沒問題。雖然典典寶寶比預期提前兩天報到,但女兒順利出生,劉亮佐才真正體會「抱在手上才是真的。」 

劉亮佐原以為自己一抱到女兒會爆哭,但他沒有,對女兒說的第一句話是:「歡迎,爸爸媽媽想你想很久了。」後來女兒被護理人員抱走,他轉身準備辦理一些住院手續,走到電梯口時,才終於忍不住淚水。「我一方面心疼小僑,一方面又是充滿感動,更重要的是,所有的壓力跟擔心、恐懼的心情終於獲得釋放。這種感覺比起當初生銓銓時複雜百倍。」 

 

甘願成為女兒傻瓜,劉亮佐年過半百,但育兒心態不老 

迎來前世情人,有成為女兒奴的覺悟嗎?劉亮佐笑說:「避免不了吧!就連銓銓也每天要求視訊,還把妹妹照片設成他的手機桌布。」劉亮佐很開心地形容與女兒的互動,「當典典寶寶從嬰兒室推來餵奶時,聽著她的哭聲一路從走廊傳過來,打開房門時我對她說:『典典寶寶,爹地在這裡喔~』她的哭聲就秒停,彷彿父女間有種連結,她聽到一個安心的聲音,知道來到一個很溫暖、能餵飽她的地方。」 

年過半百、時隔將近20年,再度體驗照顧新生兒、很難睡飽的奶爸生活,體力上會不會吃不消?劉亮佐驕傲表示「我天生體質就很適合帶小孩!」接著說:「我的睡眠時間很短,每天只要睡4、5個小時就能精神飽滿,目前典典寶寶每4小時就要餵一次奶,也適應良好。」 

劉亮佐形容自己的心境上彷彿回到36歲子銓剛出生的狀態,也做好要把女兒從0歲帶到長大的準備。當然,以實際年紀54歲來說,劉亮佐的確會擔憂等女兒到了3~5歲能跑能跳、正需要花大把力氣陪玩的年紀,自己的體力會跟不上,因此他在小僑懷孕期間也特別做了更精密的檢查,包括全身MRI的掃描、腦部血管斷層等,希望把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好好陪伴女兒長大。 

「我常常舉一個例子,飛機起飛前都會播放一段安全宣導影片,有段說:『氧氣面罩落下後,請先套著自己的口鼻,再套住孩子的口鼻。』其實就是在說『大人要先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好小孩』,千萬不要認為把小孩照顧好,自己怎樣沒關係,一旦大人真有個萬一,小孩也不一定活得了。」 

 

 

開放式教養觀:給孩子最大的陪伴、祝福 

劉亮佐14歲時父親過世,正逢荷爾蒙最旺盛的青春期缺少了父親的陪伴,讓他曾一度討厭回家、經常頂撞大人,甚至在學校闖禍了也是找表哥去,而母親對他的教育方式採完全放任,也不在意學校成績,但是當他有需求也會盡量滿足。 

母親的教育方式也深深影響著劉亮佐,「你一直希望孩子成為偉大、有學問的人,因此逼著他唸書、補習,什麼事都安排得很妥當,孩子就一定會按照父母所希望的模樣長大嗎?往往都只是強化親子的衝突罷了,其實每個孩子的發展就是一個問號,何不讓親子之間多一點快樂、彼此放鬆的自在感?」 

劉亮佐與兒子劉子銓相處了19年,「開放式的教育方式,讓我對孩子犯錯的容忍度很高,因此父子相處起來就像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銓銓就算犯錯也不害怕面對我,19年來他也沒有因為我的開放式教育而有行為偏差,也沒有因為成績差、沒交作業而變成有前科的人,甚至也完全沒有叛逆過。」 

當然,子銓也曾做過讓劉亮佐暴怒的事情,不過他說「這種情況不超過五次,當爸爸就是不生氣則以,一生起氣來就像一顆原子彈,炸得讓人體無完膚。子銓國小曾經因為考不好把考卷藏起來,我認定那是欺騙,所以就大發雷霆;還有一次是他考上復興高中戲劇班,結果入學手續還沒辦好就跟同學去看電影,我一發現就把他從電影院叫回來臭罵一頓。」 

但經過幾年後,現在想想「孩子做錯事,應該讓他自己承擔後果就好,何必氣壞我自己身體呢?在我長達19年的實驗下,子銓並沒有學壞,所以未來對待典典寶寶也會依循這樣的開放態度,在她需要照顧的時候提供照顧,等到她有自己想法的時候,我這個爸爸就是給予陪伴與祝福。」 

 

開放式教育帶來夫妻爭執,「孩子總有一天會離開,何必現在就把他推遠?」 

趙小僑起初對於劉亮佐的開放式教育非常不認同,她認為孩子就是要管教,希望孩子能按照計劃、按部就班地生活。所以趙小僑對子銓要求非常嚴格,又喜歡馬上看到改變,有時吃一頓飯就會一直唸:「你筷子不要碰到碗,很不禮貌;吃東西不能發出聲音喔,我講第二次囉!」或者是一早起床就開始唸:「你書包怎麼還沒收好?昨天聯絡簿怎麼沒拿來給我簽?很不負責喔!」 

注重生活品質及氛圍的劉亮佐後來與小僑溝通:「一直唸孩子並不會使他真的動起來,嘮叨根本是無效的行為,只是不斷建立親子衝突、對立,孩子長大不管是出國唸書、結婚,早晚會離開這個家,我們不需要急著現在把他推開。」 

不過,劉亮佐也承認,「我開放式教育的態度某種程度會造成孩子的紀律相對缺乏,小僑比較精準式的管教剛好彌補了這一塊,所以我們是互補。」 

 

身為導演父親,「我不會教他表演,就如同寫作業一樣」 

劉子銓年紀輕輕的子銓現在活躍於影視及劇場中,14歲就拍了人生第一部戲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媽媽的遙控器》,出道即擔綱男主角。身為演藝圈老前輩的劉亮佐是否會給予建議?「銓銓當時完全沒有拍戲經驗,而且年紀還很小,我理所當然會介入,陪他討論劇本,但絕對不會教他『表演』。因為教表演就跟帶著他做作業一樣的道理,只會造成親子關係激烈的惡化,我認為應該交給專責的人。像寫作業這件事情應該交給老師解決,我就是叮嚀,但不強迫;表演也一樣,拍攝現場會有表演指導、導演,我能做的只有確認劇本確實看完、對角色的想法等大框架而已。」 

當然,因為自己是同行,難免會比較多嘴,「初期接戲時,銓銓會需要我跟他討論劇本,但漸漸地他不需要了,心裡雖然有些落寞,但我也知道他長大了,想靠自己把事情做好,我也告訴他:『你有任何需要我永遠都在。』」 

對於爸爸的體悟,劉亮佐說:「以前覺得爸爸要當一棵遮風避雨大樹,一肩扛起家庭重任,要給孩子最好的;但現在的我覺得爸爸是肥料,提供孩子需要的養分,在孩子成為大樹前,給予最堅強的陪伴與祝福。」 

 

照片提供/劉亮佐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