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醫劉偉民:我並不在意兒子跟同學辦趴,畢竟我也曾年輕過,但我在意基本人格

對孩子的教育,我是秉持開放態度的,我在意的不是學業成績,而是做人處事與品格。

另一種父子情深

在我人生最失意的時候,偏偏也和兩個兒子分開了。

家豪與子豪兩人到美國當起小留學生,尤其對子豪,我的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歉疚。本來就安排他國中畢業後再去美國念書,結果因為我外遇,讓這計畫提前進行。我的外遇導致夫妻失和,使這個家變得不像家,原本該是避風港的地方,卻成了風暴中心,子豪因而在國二時主動要求去美國讀書。我即使有千百個不放心,也不能反對,因為是我的行為迫使孩子必須提早成熟、長大。

對孩子的教育,我是秉持開放態度的,我在意的不是學業成績,而是做人處事與品格。

我並不在意兒子在美國跟同學辦趴,玩得很瘋狂,畢竟年輕時,我也曾這樣「瘋過」,但我在意基本人格,例如不可以說謊、欺騙。這在我後來當主管、帶領年輕醫生時也是以同樣的原則要求他們,醫術可以慢慢學,但是醫德是醫生的品格,不能有偏差。如果因為膽怯、想逃避而扯謊,或者為了其他目的而欺騙,你說了一個謊,就需要更多謊來圓,這在職場上,都會讓自己身陷萬劫不復的深淵。回到親子教育上,我寧願兒子跟我衝撞,而非為了討好而虛假,因此成長過程中,他們所有的嘗試,我都不會有太多的干涉與限制。

家豪在臺灣念書時的狀態,跟我年輕時有點像,也許是因為長子,我對他期待比較高,的確也比較嚴格。

他在高二時的成績差到被退學,我則是在大學被退學。當時我爸媽為了我退學一事,四處奔波求人幫忙,二十年後,當我身為父親,兒子重現我當年的模樣,我雖然沒有到處奔波,但仍打了通電話給校長,希望能給兒子一個補考的機會。

後來,還是不得不把家豪送去美國念書,因為我慢慢看見,家豪與我的關係,就像當年我與父親的關係,都處於一種非常緊張的狀態。因此我認為他去美國,也許可以像我去當兵一樣,拉開距離後,緊張的父子關係有了緩衝,進而轉折,因此,我決定放手讓他飛。

果然,家豪在美國採取開放教育的制度下,開始有了改變,包括成績變好、我們的父子關係也慢慢修復。父子間拉出一個時空距離,顯然是很好的緩衝,當他決定念醫學院,以及後來也選擇專攻婦科,我並沒有提出任何建議或意見。

身為父親,我以家豪為傲,深知他一路以來不斷蛻變成長,而且是在我這父親的角色沒有「到位」的情況下,能夠用自己的方式摸索出一條路,我備感欣慰。

如今,他也在北榮婦產科服務,那是孕育我的地方,他很自律而且低調,工作總是少說多做,從不主動提及我們的父子關係。他經常與我討論醫學上的問題,對自己要求嚴格,堅持要走出自己的路,我對他就是默默期待、觀察。

小兒子子豪從小就古靈精怪,有一呼百應的魅力,比較不需要我擔心。那次被週刊拍到,雖然沒有露臉,但我可以想像他的同學們應該都知道,大人的事牽動了無辜的孩子,那種壓力可能讓他難以承受,雖然他沒有明說,但當他決定要提前赴美,我心知肚明,因此沒有,也沒資格反對,很快地把相關入學申請手續都辦妥。這一趟,我帶著這個還不到十五歲的小男孩,一起飛向一個陌生國度,展開新的階段。

到了美國,我們先與我父親碰面,祖孫三代、兩對父子從洛杉磯一起到寄宿學校。

那時學校還沒開學,又是荒郊野外,整個校園空空蕩蕩,甚至找不到接頭的人。我陪著子豪在校園裡繞繞,把入學手續辦好,接著去宿舍打掃,因為閒置了一段時間,房間看起來髒兮兮的,我們父子就一起整理環境、鋪好棉被⋯⋯我看著已經比我高的子豪,懷著不捨,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叮嚀他要好好照顧自己。

臨別前,我與他擁抱時,忍不住濕了眼眶,心中滿滿的難過夾著一份很深的愧疚。因為我的個人問題,把這麼小的孩子丟出去,但他始終沒在我面前落淚,很堅強。那一天,在山上的荒涼景象、兒子孤獨的身影,是我畢生難忘的場景。

 

那不是夢,而是父親的手

想起我年少時,長年不在家的父親,為了照顧我們一家,不得不放下我們,驚見我們已然成為大人時,是否也有一樣的心情?

長年的軍事訓練,讓父親不善於表達情感,他不曾與我們擁抱或者說「爸爸愛你」「爸爸很關心你」等感性之語,因此我和父親之間總是有那麼一點兒距離,覺得父親很難親近,而我的個性也難以用撒嬌的方式靠近他。

直到有一次,父親帶我北上參加朋友的婚禮,我們在旅館過夜,睡夢中,突然覺得有人在摸我的頭⋯⋯那不是夢,而是父親的手,是我記憶中從來不曾有過的父親溫暖撫慰,心裡瞬間湧上一種溫馨之感。

那是我記憶中,唯一一次感受到父親對我也有深厚的情感,同時也讓我深刻體會到父親內斂的個性。

否則,我只記得他對我們姐弟三人很嚴格,還看不懂《唐詩三百首》《古文觀止》在寫什麼就得倒背如流,如果背不好,不長眼的書就會飛過來。我們看不懂文言文不是理由,因為他自學英文,就是這麼硬讀出來的。

但直到那一晚,我才明白父親對我們姐弟三人的嚴格教育背後,是有這麼深層、說不出的愛。或許家豪與子豪面對我,也有著類似於我面對父親的心情;而我看待兩個兒子時,就更能感受父親養育我的心路歷程。一聲叱責、一根棍棒、一個責罰,背後都是愛。

 

摘自  劉偉民《先行者:名醫劉偉民逆流而上的人生》 / 圓神

Photo:圓神提供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