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的「讚」、更好的成績、更高的榮譽—這些年輕的「奮鬥者」仍不快樂 — 喘不過氣的空虛世代:培養「心理韌性」才是給孩子最大的禮物

在少子化和數位科技的浪潮下,教養正面臨著全新的考驗。當今許多孩子都備受父母疼愛、擁有良好的家庭背景和教育資源,但他們卻壓力重重、抑鬱沮喪。教育權威玻芭博士說:這是所謂的「空虛世代」,他們外表看起來卓越,內心卻十分脆弱。

空虛世代:我們正在培養的是奮鬥者,而不是成功者!

「這就像我們被培養成懂得考試的人一樣。我們欠缺如何成為一個人的教育。」—洛杉磯,十二歲的亞倫


我們的孩子麻煩大了。

我在某個週日晚間七點與十六歲的伊娃通電話時,深刻感受到這個清楚且可怕的事實。她的聲音聽起來很緊張,我問她改天聊會不會更好。

「不會,我的行事曆總是滿滿的,」她說,「而且我很想聊聊現在當一名青少年的感覺。」 

伊娃不是大多數父母會擔心的那種孩子。她住在加州紐波特海灘附近的富裕社區裡,就讀一所高級的私立高中。她意識到自己是特權階級。她的夢想是能進入擁有一級女子游泳隊的一流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德州大學是她的首選。

因此,伊娃在週間每天凌晨四點鐘起床,凌晨五點與私人教練進行泳訓,然後再去上課。她的成績優異,平均學分績點為4.3,並且參加了四門進階先修課程,以及高階法語和物理榮譽課程。放學後,她還要跟游泳隊進行兩個小時的游泳練習;另外她每週還參加一次校刊和學生會的活動。伊娃在晚上六點半回到家,很快地和家人用完餐後,先做三到四個小時的家庭作業,然後進行三十分鐘的SAT測驗練習題。

「我上次的得分是1450分,我至少得再提高100分,才有機會進入理想中的大學。」她解釋道。進入午夜後,她終於能上床睡覺了。我光是聽著就覺得累了。伊娃每晚平均睡五個小時,她因此睡眠不足。

「妳平時有什麼娛樂活動?」我問。

「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感覺精疲力盡,所以我試著透過社群媒體與朋友保持聯繫。」她笑了,「我知道我很幸運能上一所好學校,我的父母很愛我,但我擔心如果沒進入史丹佛大學,會讓他們失望—那是他們希望我去的地方。」她坦承不只她有這種狀況。

「我所有的朋友都壓力很大、很累。我們每個人幾乎都過勞。」 

這就是所謂的「空虛世代」。伊娃的同齡人聰明且深受父母的疼愛;他們更加包容和開放。他們受過良好的教育,對大學和未來抱有遠大的理想。

但與前幾代人相比,他們也更不開心,壓力更大、孤獨、沮喪,並且有自殺傾向— 這些症狀在COVID-19之前就有了,在COVID-19爆發後更加地嚴重。我每隔幾個月都會打電話和伊娃聯繫,直到有一天我驚訝地發現她的母親接起電話。從她的聲音中,我知道出事了。她一邊啜泣,一邊解釋說,她的女兒因患有嚴重的抑鬱症而住院。

「我沒有意識到她竟然這麼難受和不知所措,」媽媽啜泣著說,「我以為我已經給了她快樂和成功所需要的一切,但我真是大錯特錯了。我忘了幫助她喜愛自己。」 

我從許多父母那裡聽到很多類似這樣令人心碎的故事,但他們總是在孩子過得不好時才有所察覺。為什麼這些資源豐富的孩子,會如此痛苦掙扎?為什麼這一代人很努力, 卻無法茁壯成長?我決定深入探索這個問題。


奮鬥者世代

「我們已經為大學和職涯生活做好了準備,但卻沒有為做好一個『人』而準備。」—南卡羅萊納州,十六歲的艾琳

幾天後,我來到美國東岸,到達位於波士頓中產階級社區的一所中學。學校的警衛帶我到圖書館,那裡有十二名中學生正等著分享他們如今成為一個孩子的感受。受訪的孩子都是由生活輔導老師根據我所提供的標準挑選出來的:他們的背景多元、善於表達, 並且「跟得上社會脈動」。這是我第二十五個學生焦點小組,所以我知道要期待什麼, 但仍然對他們即將告訴我的事深感興趣。這是一個獨特的世代,他們面對著疫情大流行、學校槍擊事件、恐怖主義和自然災害,以及與過去任何世代相比都來得巨大的成功壓力。

「說說你們這個世代的情況。」我問道。

我看著眼前的這群學生。我看到了我一向看到的:這些孩子善於思考、態度真誠,對於有人願意傾聽他們的意見,打從心底感到驚訝。一位名叫阿米莉亞的十二歲金髮女孩率先分享。「我們絕對是壓力最大的一代,而且情況只會越來越糟。」小組同意了。(我還沒聽過有孩子不同意這一點。)

「你的父母知道你壓力有多大嗎?」每個孩子都搖頭。

「我們會隱藏我們的焦慮。」一個穿著耐吉襯衫的棕髮男孩解釋道,「告訴我們的父母沒用,因為他們無法了解當孩子的感受。」 然後我請這些十一、十二、十三歲的孩子描述他們這個年齡的人。聽著他們的描述, 我知道該是改變我們的教養方式的時候了。

「我認識的每個朋友都說他們的壓力很大。」

「我們很孤獨,因為我們太沉浸在社群媒體中,失去了人與人之間面對面的聯繫。」

「我們這一代人總是專注於讓一切都完美無缺,這讓我們精疲力盡。」

「我們不斷地在互相比較,所以永遠感覺自己不夠好。」

「我們害怕失敗,因為我們的成績好壞很重要,所以我們總是很有壓力。」

「我們的生活太過忙碌,我們渴望有朋友,但卻沒時間交朋友,所以很孤單。」

「我們被迫要快點長大,但我們其實需要更多時間當個孩子和交朋友。」

「因為我們被填塞了一堆東西,導致我們缺乏熱情,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我們這一代人從幼兒園開始就在進行封鎖訓練。你在一段時間後會慢慢習慣。然後我們因為新冠疫情而必須一直待在家裡。這真的太可怕了。」

「我們也許外表上看起來不錯,但其實內心很脆弱。我們有點迷失了。」

我採訪的每個學生群體—無論住在哪裡—都有類似的描述。這些都是深受父母和身邊親友喜愛的孩子:熱情、聰明、機會無限。他們的父母認為自己做對了—他們正在為孩子做好未來成功的準備。那麼,為什麼現在的孩子比過去任何時候的孩子都來得不快樂?他們為什麼會掙扎?只有孩子能說出最好的答案。隔壁桌上放著一幅未完成的木製拼圖;盒蓋上繪製著來自不同國家的孩子在世界上一起玩耍的圖樣,但有些拼塊不見了。一位名叫艾登的紅髮男孩一直盯著它,最後他說:

「這個拼圖就像我們:我們試圖融入這個世界,但我們不能,因為我們缺少了一些拼塊。」

「你缺了哪些拼塊?」我問。

「關於如何『做人』的部分,像是如何跟人相處、面對錯誤、應對壓力等等—那些可以塑造你的性格並使你成為人的部分。我們現在只是被培養成『產品』,所以我們都感到空虛。」 

突然間,為什麼這一代人會感到如此不快樂、不知所措、有壓力和孤單的謎團完全解開了。我們告訴他們,如果他們努力更多—得到更多的「讚」、更好的成績、更高的榮譽—他們就會快樂。但是這些年輕的「奮鬥者」並不快樂⋯⋯而且,他們也並沒有茁壯成長。他們發育遲緩、焦慮和不快樂。我們養育了一代擁有更多的孩子,但我們卻忘記給予他們成功最需要的東西:使他們成為一個人的精神和道德品格。

性格力量能夠培養出孩子內在的韌性、真誠的態度和全人的精神,能幫助努力追求下一個遠大目標的孩子,轉變成能在這個快節奏且變化多端的世界中茁壯成長的年輕人。當孩子們缺少樂觀、好奇、同理心和毅力等性格力量時,他們的發展是不完整的。他們通常無法在學校和教室狹隘定義的成功標準之外取得成功。他們還沒有準備好迎接等著他們的不確定世界—一個年復一年變得更加不可預測的世界。簡而言之,他們看起來像包裝精美的包裹,但裡面卻少了禮物。

現在填補我們孩子在發展中缺少的部分還為時不晚,但必須將我們對分數、成績和豐富履歷的執著短視,轉變為認識孩子過有意義的生活所需事物的遠見卓識。目前,我們聰明、可愛、出色的應試者不懂得如何展開和面對他們的生活。他們性格發展中的空白, 削弱了他們身為一個人的能力,並降低他們茁壯成長的潛力—性格力量是他們缺失的部分。

但好消息是:現在還為時不晚。性格不是天生的—它不是與生俱來的。性格力量是可以被教導的。事實上,它們必須被教導。

一個具有性格力量的孩子,就是我所謂的「成功者」—一個做好準備並能夠迎接二十一世紀的人。但首先,讓我告訴你情況到底有多糟糕—以及為什麼我們所有人都必須加以關注。

 

摘自 蜜雪兒.玻芭教育博士《茁壯成長!成功孩子的七大性格力量:揭開孩子卓越出色的關鍵!培養心理韌性、樂觀態度和全人精神》/ 大好書屋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