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從閱讀開始,兩岸教學大PK

在台灣,很多老師仍擺脫不了「以教師為中心的教學」,摘要、結論好像都是老師整理出的成果,而不是學生深入討論後的呈現。以學生學習為中心的教學在哪兒?

《天下雜誌》教育基金會曾於2014年主辦國際閱讀教育論壇,首次邀請兩岸老師現場教學,同樣一篇《空城計》,課堂風景卻各有千秋,吸引一千五百多位老師觀課。上千雙眼睛盯著聚光燈下的舞台中央,舞台上演出《空城計》的,不是專業演員,而是國中學生。

 

 

當天,新北市三和國中的大禮堂內,教育論壇主題以「翻轉——從閱讀開始」。邀請美國「翻轉教室」發起人山姆(Aaron Sams)進行專題演講,並且舉辦國內有史以來首次兩岸教學示範賽。由上海語文特級教師鄧彤和新北市江翠國中教師陳恬伶老師現場進行教學大PK,教九年級學生《空城計》,兩位老師分別面對二十位國中九年級同學,現場示範「空城計」一課兩教,首創千人公開觀課的全新經驗。

 

另一場專題演說則請到來自南投爽文國中王政忠老師,這所學校有60%學生來自弱勢家庭,他說:「越是偏鄉、越是弱勢,越需要翻轉,而且是正確的翻轉。」好老師會提供好的學習動機,真正好的老師可以讓學生學會找到自己的學習動機。重要的是,讓學生先暖機,針對文本結構瞭解,進入感受理解的階段,才能開始翻轉。

 

以上這場盛會,個人恰巧躬逢其時於現場全程參與,在此依我的觀察與發現,提出幾點就教於各位教育先進。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曾提出:

未來的文盲不再是不識字的人,而是沒有學會怎樣學習的人。在這場論壇中,兩位中外學者王老師及山姆(Aaron Sams),以及兩位現場教學老師,正展現了老師應如何應用閱讀教學,教會學生如何學習,現場參與者皆獲益良多。

 

 

艾倫・山姆(Aaron Sams)強調,翻轉並不是要以影片取代書本,「翻轉一種改善教法,不是唯一。影片不需要完美,永遠可以改進。」閱讀是很重要的學習方式。翻轉是要讓老師有更多時間在課堂上做高層次思考教學。

 

他分享了翻轉的兩個原則:以不同方式思考以及有耐心等待改變。

 

上課鐘聲響起,這一場千位教師公開觀摩課,首先由新北市江翠國中陳恬伶老師登場,「孔明為什麼要擺空城計?」陳恬伶對學生提問,孔明看到哪些危機的景象?從文本下手,帶領學生對孔明的軍令做摘要,隨著文章脈絡分析思考,孔明為何如此佈局?他想讓對手司馬懿看見什麼?透過表格統整、整理細節、推論目的,陳老師引導學生從人物、舞台、道具、服裝、表演動作,掌握文本內涵。

 

上海語文特級教師鄧彤老師,他一上來就說了個故事,上海有位校長讓學生初一的國文課專心唸西遊記與水滸傳,初二唸三國演義與紅樓夢,到了初三,花一年時間把三年教材一口氣讀完,結果學生的語言成績普遍勝出,說明四大名著是學習國文的重要管道,他認為,要從消遣閱讀走向專業,「往深處走一點。」

 

鄧彤以富於情感、抑揚頓挫的感性聲調,帶領學生朗讀課文,發揮有如說書人的渲染力,讓學生不知不覺進入古典文學的世界。非常推崇中國四大名著的鄧彤,要求學生「用古典的姿態,讀古典名著」,拿到章回小說必須先解回目,再讀故事、品語言,最後想一想故事對自己的啟發。在鄧彤老師引領下,學生們絞盡腦汁想出各種成語,來形容「空城計」文中人物的心情,讓全場觀課教師笑聲不斷。

 

古典文學是一座寶庫,無限珍寶等您細細品味。我想國內的語文教學千萬不要忽略古典文學經典教學之重要。

 

鄧彤老師也提出「素讀」的概念,也就是「不借用過多的媒體資料」,而是「透過文本的感受、引導、交流與點播,一層層深入分析與探討」,必須凸顯文本的核心價值。所以「一篇文章的核心是什麼?」你一定要教。

 

參與此次論壇的兩場教學PK後,我有種「心痛」的感覺。反應慢的同學,老師要如何啟發與引導?課堂中教師提問,學生卻靜若寒蟬,只有少數學生勇於舉手發表。

 

在台灣,很多老師仍擺脫不了「以教師為中心的教學」,摘要、結論好像都是老師整理出的成果,而不是學生深入討論後的呈現。以學生學習為中心的教學在哪兒?或許當天時間有限無法進行更深入的討論,但一般而言,我們台灣的學生善於討論與發問嗎?每位老師都熟悉或善用閱讀教學策略嗎?反觀大陸老師文學素養、文本解析、深度引導之功力令人佩服,他們不必靠著花俏的投影片,不必利用炫麗的多媒體,但是老師的每一句問話與提問,都深深地引發孩子們不斷的思考再思考,課堂中充滿幽默感與文學味,也充滿人文氣息的文化味。

 

另外,大陸有特級教師,而台灣呢?他們的老師經過千錘百鍊才能站上講台,將最好的教學過程,完整如實地呈現,並提供公開觀課與討論,提升全國教師閱讀教學的專業。此點我們必須急起直追,所幸現在網路發達,也隨時可在網路上觀賞他們文字稿或影片檔的完整教學實錄。

 

但值得欣慰的是,那天下午安排爽文國中王正忠老師的專題演講,於影片中看到偏鄉孩子們的閱讀理解能力,發表力,思考力等,經過王老師的MAPS教學法,學生表現遠遠超過台北都會區的學生,唯有老師用對方法並且願意全心投入,教育才有可能翻轉。

 

 

南投縣爽文國中的國文老師王政忠,是「Super教師獎」、「Power教師獎」、「師鐸獎」3項全國首獎得主,因為教育,讓他得以從貧窮翻身,他所研發的「MAPS教學法」獲得「2014台灣教學卓越團隊金質獎」,其中包含了心智繪圖、深度提問、口說發表、同儕鷹架等教學方式。

 

他說,在偏鄉任教讓他領悟,沒有能力是可怕的,但沒有態度更可怕。沒有能力,上不了舞台;沒有態度,連舞台都不想上。」他認為所有的活動都必須以學生的基本能力學習為核心,否則錯誤的翻轉比沒有翻轉更可怕。

 

他的「MAPS教學法」包含4個階段,前面兩個階段都有老師的引導提問、學生共讀討論、口說發表、老師統整、學生的自學作業等,最特別的是到了第3階段,他說學生的學習效果都不一樣。當A咖學生在組裡,通常會有較強的領導與展現,B、C、D咖學生會依附,第3階段,他將學習效果最好的、所謂「A咖學生」獨立到自學組,讓他們在更寬廣的空間裡自主學習;而B、C、D咖學生因為沒有A咖學生在共學組裡,必須自立自強,也會獨自發展出他們的學習脈絡與展現。到了第4階段,就是讓不同的孩子學習到「自學」的方法,讓孩子成為學習的主人,也為自己的學習負責!

 

以下就讓我們來看看王老師的「MAPS教學法」相關圖示:

 

如果您想在語文教學上有深入的突破與學習績效,以下提供王政忠老師的MAPS教學法實例相關連結提供您參考。

 

MAPS教學法文字檔01

MAPS教學法文字檔02

MAPS教學法 | 概念講解篇 | 爽文國中王政忠主任(6分鐘)

MAPS教學法50分鐘版 王政忠

 

以下是天下雜誌於網路上的全文報導:

 

中國「翻轉」:減法重於加法

 

一場教學PK賽,令現場一千五百餘位老師見證兩岸教學上的差異。《空城計》中有一段描述孔明面對司馬懿大軍,立刻下決斷,熟悉的情節,鄧彤卻有不同的解讀。

 

「我總覺得,中間要加一些東西,但羅貫中沒加,」鄧彤正引導台下學生,「孔明看見司馬懿大軍,立刻就發布命令。這是為什麼?」從沒聽過的問題,讓學生的眼睛亮了起來。這就是他提倡的「讀字縫」,從作者沒寫出來的字裡行間,窺見作者的真意。

 

鄧彤不斷發問,學生的反應也變得熱絡。一題問到,如何用成語來形容兩軍差距?學生一句「必死無疑」,引爆滿堂笑聲。

 

緊接著,鄧彤開始讀課文,抑揚頓挫,字字清楚、聲聲穿透。他主張,教學應該讓學生進入情境,用最古典的姿態來讀古典。頓時,《空城計》的緊張,在不知不覺中寫滿了學生的臉龐。

 

「減法重於加法,母語學習少一篇其實沒差太多,」鄧彤主張,重要的是能力,只要學生知道怎麼讀情節和表情,把一篇讀透,比被進度追著念完兩篇好。

 

台灣「翻轉」:進入情節前,先準備好工具

 

相對於鄧彤上課講求文脈和文意,台灣的陳恬伶則強調技術。「孔明發了四個命令,這四個命令的次序可不可以調換?」「這些命令的目的是什麼?」,陳恬伶的課堂充滿了一個又一個問題,學生的眉頭緊緊揪在一起。

 

陳恬伶在課堂上不斷追問,深化學生的思考深度。同時發學習單,要求學生進行文章摘要,清晰了思考脈絡。「先有工具,一層一層地搭好鷹架,」她認為,一旦認識了文本,要進入情緒就容易多了。

 

帶動國際教育新趨勢的美國翻轉學習非營利組織共同創辦人山姆強調,課程最簡單的部份是記憶和理解,最難的部份是分析和創造。

 

然而,傳統的教育往往是在課堂上教最簡單的部份,最難的部份卻放在回家功課裡。「最後不是學生不做作業,就是抄襲。結果都是沒有思考,沒有學習,」山姆說。有了科技的輔助,現在可以更簡單地解決記憶和理解,還需要在課堂花這麼多時間嗎?山姆現場示範,美國第四十二任總統是誰?台下沒人知道,但問問手機,幾秒內就有了答案。

 

「我們應該把難的放在課堂,讓老師來帶領,簡單的讓學生回去做,」以這樣的想法出發,山姆和同事錄製影片讓學生回家觀看,先解決基本的記憶和理解,到課堂上就可以專注於實作和討論。教室從無聊的講課場地,變成了有趣的實驗室。這樣的翻轉,讓他拿下了美國「教學卓越總統獎」。

 

台灣也如火如荼掀起翻轉教育的革命。來自南投偏鄉的爽文國中老師王政忠,是「Super教師獎」、「Power教師獎」及「師鐸獎」全國首獎的三冠王。

 

「翻轉最難的是,從不願意學到願意學,」王政忠認為,教學重點不是好變成更好,因為好的學生自己就會成長,要照顧的是還不好的孩子。在他的課堂,所有學生都站起來鬧哄哄地討論,每個學生都要上台發表,並接受大家追問。老師負責引導,在適當的時候推一把。

 

「看到這麼多老師來參加論壇,讓我很感動,」來自新竹的實習教師邱怡君和黃秋蓉都說,很想試試看翻轉教室的教學法。

 

不過,她們在實行上有一些不確定感。「多數老師總覺得,秩序最重要,」邱怡君表達了她的疑慮。黃秋蓉再補充,「感覺主科較難實行翻轉,總有進度壓力。」

教育是文化、制度和觀念的產物,教室裡的翻轉教法,只是其中一環。

 

作者

李月娥校長

曾任臺北市立華江國小及福林國小校長、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兼任講師、臺北市立教育大學第22屆傑出校友、推動深耕閱讀榮獲「全國閱讀磐石學校」、臺北市教育111 第一屆標竿學校認證、全國家長聯盟「愛你一輩子」直屬團團長。2014年8 月退休,是一位終身學習的行動者,也是海闊天空教育的追尋者。

 

Photo:Lennart Tange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