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歲的兒子被媽媽提問「過去的教養中,最滿意的是哪一部分呢?」他不假思索的回答,媽媽聽了放聲大哭

正所謂青春期的反應,我是不會埋怨兒子的。只不過這個時刻我突然體悟到,教養兒子這項工程真的結束了,一直到了這一天,事實再次向我擊來,令我不禁熱淚滿眶。

教養孩子的畢業日

兒子十五歲生日時,我對他說道:「你的頭腦已經轉換為成人的腦型了。這麼一來,我教養孩子的任務已經結束。現在起我們就當朋友吧」;說完後又試著詢問了一下: 

「話說回來,你對媽媽我所做的教養,最滿意的是哪一部分呢?」 

我猜想兒子反正會答得含糊不清,但意外的是他當場馬上做了回答:「啊~那應該是念書給我聽這件事吧。」 

書? 

我聽得目瞪口呆之際,他補充道:「對呀,你念了好多書給我聽不是嗎?例如《第五十一號聖誕老公公》之類的。」 

聽到這本令人懷念的繪本書名,我也無意識地跟著微笑。「啊~真的念過呢。還有一本講的是身體縮小後去冒險的傢伙。」 

「《迷你探險隊》!」兩人異口同聲地喊出書名。 

這一聲喚醒了記憶:兩人在被窩裡身體靠著彼此,我念繪本給兒子聽的那些日子。 

我胸口一縮,不自覺地說出口:「唉呀~好久沒念了,現在念繪本給你聽好嗎?」 

「不,不用了。」兒子面無表情地回應道。

這是理所當然的呀,正所謂青春期的反應,我是不會埋怨兒子的。只不過這個時刻我突然體悟到,教養兒子這項工程真的結束了,我們家裡已經沒有需要閱讀繪本給他聽的孩子了……!其實,大約八年前開始,我就已經多少有這樣子的感受,然而一直到了這一天,事實再次向我擊來,令我不禁熱淚滿眶。 

「既然你那麼想念的話,要念嗎?」兒子在意我的心情,戰戰兢兢地問道;結果我聽了放聲大哭。那一刻教養孩子的終點變成了鮮明強烈的具體感受。而且明明沒有做什麼了不起的大事,教養孩子的工作竟然就結束了。

回想過去,真希望曾有更多時間陪伴兒子啊,真希望念更多繪本給他聽啊,真希望再多給一點……。 

在養育幼小的兒子的那段日子裡,我曾經以為這樣的日常會永遠持續下去。現在則感嘆時光消逝無蹤,人生如白駒過隙。 

諸位家長請務必珍惜念書給孩子聽、與孩子相依偎的時間喔。 

 

孩子八歲前,請為他朗讀 

一旦過了八歲的語言功能完成期,孩子只要看見文字就可以完整地在腦中轉換成發音的身體感受。在這個階段,即使沒有大人的朗讀聲,或者自己沒有讀出聲音,孩子也已經練就單純從文字資訊就能直接創造出「真實感」的閱讀能力。 

反過來說,在八歲以前的閱讀是缺少真實感的。為此,小學低年級的學生在上國語課的時候會需要朗讀;在腦科學方面,朗讀是極為重要的課程。 

基於這個理由,希望在孩子自己有能力朗讀之前,家長可以讀書給孩子聽。孩子一旦成長至八歲左右,自然就不太喜歡朗讀了,而那就是「閱讀真實感知力」已經練就完成的徵兆。 

我有個女性朋友在少年感化院當義工,閱讀繪本給孩子聽。 

這名專攻國文的女性友人,某次受人之託,希望她在少年感化院舉辦一個「說話技巧教室」。原因是被捲入衝動犯罪事件當中的少年,他們的一般對話能力似乎都很差;無法用話語表達自己的情緒,也沒辦法推敲衡量他人的想法。就是因為無法用話語清楚表達自己的情緒,才會訴諸暴力解決。所以在回歸社會以前,感化院希望採取方法提升少年的對話能力,故邀請這位朋友協助。 

話雖如此,感化院裡的少年可不好應付;他們對於這位朋友的努力毫無反應,導致「教室」不能成立。

友人苦思之後,突然試著問道:「你們的媽媽曾經讀繪本給你們聽嗎?」在場的每個人都搖搖頭。據友人的描述,其中也許有虛張聲勢的孩子,但大多數都是眼神困惑,反應極為真實。 

然後,友人就開始為少年「朗讀繪本」;少年似乎被第一本繪本觸動了內心深處。 

一名被稱為犯罪者、體型連大人都感到害怕的男生,在聽到《活了100 萬次的貓》時淚流滿面。

顯然人不管成長到幾歲,繪本應該都是開發頭腦的最佳工具吧。 

話說,我個人著迷不已的韓劇《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裡頭有一幕,內心受到創傷的主角透過閱讀繪本,將自己從過去的詛咒束縛中釋放出來。整部戲把繪本描述成一種怪誕卻溫暖,又不可思議的存在。 

即使是成年人,當感覺自己的人生開始萎縮,又沒有地方可逃的時候,打開繪本閱讀或許會是不錯的辦法。 

 

摘自 黑川伊保子《兒子使用說明書》/ 時報出版


黑川伊保子(Ihoko Kurokawa)

腦科學.人工智慧(AI)研究者。發現男女的大腦對於「瞬間的使用方式」各不同,該研究成果轉而變成寫作基礎。

 

Photo by Ksenia Chernaya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