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補習班老師的自覺與改變:讓孩子自己找答案!

一個真正好的老師,不是釣魚給學生吃,而是教導他釣魚的方法。從小建立正確的觀念,讓孩子擁有求知的自主性,即便遇到問題也能主動學習、想辦法解決。

傳統教育在談的是能力的培養,但是在培養能力之前呢?孩子要如何啟動「想要培養這些能力」的開關,大人曾經認真的思考過嗎?

 

陪伴孩子的過程中,我花了很多的時間在培養孩子「自主性」,因為我認為,自主學習是培養能力最好的開始。這種自主性適用在任何學習層面,不論是課業成績、生活自理、人際禮貌、品格規矩,以及孩子與天地萬物的互動相處。例如:主動提問,主動找答案,自動自發守秩序,主動去認識別人等。 當然,它也適用在團隊生活上。在沒有絕對生命危險的安全顧慮下,我會鼓勵孩子們去嚐試任何可能發生的事情,自己主動去發現,自己主動去思考,除了已經知道的方法之外,這個問題還可以用什麼方法解決。

 

老師在做的事情,應該要把學習的主導權還給孩子,而非填充而單向的,塞知識和資訊給孩子。在團隊生活中,孩子難免遇到不順遂或不如己意的事情,我們的做法是協助和引導孩子預設立場解決問題,還是要協助孩子試著去瞭解自己當下的情緒和狀況,由自己「主動」提出可能的解決狀況?



教學的過程中我常常自問:「我現在做的這件事,當孩子未來遇到類似或相同的情境,我卻不在他身邊時,他仍能主動引導自己去解決問題嗎?還是,當我這麼做時,雖然孩子當下解決問題了,但是未來一旦碰到相同的情況,只要老師不在身邊,他自己就無法解決處理。」如果我得到的答案是前者,我就會去做;反之,捫心自問的答案如果是後者,我就會提醒自己,放手讓孩子自己去做吧!

 

舉個教學現場常常發生的例子:A想寫海報但是團隊決定讓B寫。在這種情況下有兩種解決方法。第一種,老師代替A發聲並更改團隊決定讓A寫海報,A學到的是「老師是我和同儕解決問題的方法」 。第二種,老師與A溝通並協助A向大家表達內心的想法,A學到的是「我遇到狀況要試著自己解決」。 第一種情境下,孩子透過老師問題很容易就解決了,那孩子以後就只會仰賴老師解決問題。第二種狀況下,孩子發現「自己仍然要與團隊成員溝通」,那他將學到任何事情都要自己想辦法處理,這樣的孩子會主動去解決問題。套用我前面的論述,如果在未來任何情境裡,老師不在的情況下,第二種學生會知道該怎麼去做,第一種學生遇到狀況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相信一個良好的老師會在孩子身上留下些什麼,當孩子長大後,他內心是否能想起當初老師教導的「主動解決問題」?是否能在羞於尋找大人求助的青春期裡,不是掩蓋或隱藏情緒,而能在內心透過自我引導得到心安理得的答案?端看師長希望孩子可以自主的解決問題,還是要控制孩子,希望他仰賴老師、家長去替他承擔責任?

 

孩子是獨立的個體,我們如何能夠處處替他決定,為他設定好未來的道路呢?一個真正好的老師,不是釣魚給學生吃,而是教導他釣魚的方法。從小建立正確的觀念,讓孩子擁有求知的自主性,即便遇到問題也能主動學習、想辦法解決,當然外界的支援相當重要,但是在這過程中,孩子是起頭者,主動將問題提出的人,和被動的藉由老師在旁解決,這過程和結果將是天南地北的差別。

 

 

作者簡介: Jessica老師 

中正大學外文系畢業,在英文補習班任教兩年發現與孩子們的相處時間很少,除了教英文以外沒有多餘的時間陪伴孩子,不能仔細去照顧每位孩子,覺得相當可惜,遂在了解共學團的性質後,毅然決然決定加入成為其中的一員,為未來的主人翁盡一份心力。

在補習班的兩年認識許多孩童並了解它們的家世背景,發現許多孩子內心的需求與渴望沒有被滿足,大部分聚集於補習班中是被逼迫上英文的學生,不僅讓人反思教育的意義究竟是背背單字拿個100分的成績,還是孩子積極自主、追求學習意義的學習?這個答案在我的學生主動向家人說:「媽媽,我想去補習班上英文課!」我才知道原來還是有這樣的學生存在, 關鍵在老師如何去教育她的學生,而不在學生本身。

過去曾是書呆子的我,也是在填鴨教育下獲得一份看似不錯的文憑,但未來職場上或生活上所需具備的特質,是真正擁有主動學習、思考力、多元創造力、創新與突破、面對挑戰的勇氣、解決問題的能力等,一份不錯的文憑就代表擁有這樣的能力嗎?這樣的提問改變了我自己,也改變了我的教學,和我的學生對於學習的看法和做法。

 

Photo:Roy Montgomery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黃琛為、陳若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