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傷,其實最痛

很多時候,我們笑不等於開心,沒眼淚不代表不難過。
  • 南琦
  • 2016-01-07
  • 瀏覽數9,808

精神科與其他科不同的地方在於,病人的主訴(患者感受最主要的痛苦)不是我們依賴的工具,主訴不代表什麼,語言之後的東西有時更重要,所以我們還在依賴孩子得跟我們說些什麼、才能了解孩子嗎?這跟某些政客的「我是看報紙才知道」說詞,又有什麼不同?

 

一個0.1秒的微表情,看似不經意的眼神,肢體的動作,言不由衷的微笑,有時比言語更重要。

 

當孩子告訴我,「我爸媽常說我是多出來的那一個。」時,嘴在說臉上還泛著笑,我卻有股說不出的難過;甚至是「他們常罵我沒出息,沒路用。」「以前我爸會巴我耳光哩,嘻嘻。」到底要變得多麻木,才能隱藏心裡的痛;人才剛剛進晤談室,卻把椅子推得老遠,或雙手抱胸的防衛姿態,背後到底累積了多少不信任?

 

家門外是另一個我們不知道的世界,霸凌已經不是看得見的傷,看不見的傷更痛,而為人父母如何避免自己愈來愈多的「不知道」?如何在子女拒絕說出的背後,看到更多真相?

 

笑不等於開心,沒眼淚不代表不難過。如果孩子跟我說,「沒感覺啊,真的沒感覺,習慣了。」,這話我一定是不信的,人要很努力讓自己沒感覺,起碼這不會是一個「好的習慣」,我會設法從主訴以外的各層面來尋找線索,像是:

 

學業功能障礙與否:成績突然明顯下滑,早上倦勤或遲到,抱怨很不舒服卻又檢查不出什麼毛病。

 

人際功能障礙與否:不一定與人有直接衝突,但突然變得退縮封閉,不想見朋友,在家或關在房間的時間變多。

 

認知功能障礙與否:常恍神,注意力不集中,負向思考的黑色三角:自我無用論、與他人互動的無助感、未來無希望等。

 

情緒功能障礙與否:不是起伏太大就是低落,或者兩種混和出現,沒來由的生氣、易怒。

 

行為控制障礙與否:當壓力朝向外時會出現自傷或傷人的舉動,例如發洩式的割腕,易與他人起衝突,當壓力朝向內在時,則會有物質濫用的情況。

 

即使孩子的主觀感受並無異狀,但身為家長的我們不能忽略直覺的觀察,如果出現上述某些線索,那麼「我沒事」就是我有事,「我很好」就是我不太好, 至少得聽出字句背後的意涵:「我人緣不好都沒有人要跟我一組」,不要過度指責孩子性格上的缺點,同時也要考量集體霸凌的可能性;「他們也沒有欺負我啦只是沒人跟我講話」,問題絕不只是害羞內向而已,如果孩子原本個性並非如此,更應該考量外在遭遇。

 

孩子心智尚在發展中,甚至無法分辨自己的生氣其實不是叛逆而是憂鬱,因為太多遭遇太多感受連自己也搞不清楚,無法好好說個明白。這時絕對不能拘泥於表象,光以他口述的話來算數,連他自己都無法搞清楚的事又怎能說得明白。

 

用更多非語言的訊息來發現孩子的不對勁,也許為人父母會有更多收穫,而非除了說「你不要想太多。」、「不要理他就好了。」之外就無計可施了。

 

Photo:Mario Antonio Pena Zapatería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黃琛為、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