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是不斷地完善自己,並實現自我價值的過程;教孩子:接納自己,勇敢地去走不同的路,並相信有一天可以發揚光大

法國兩位知名心理學家所著的《恰如其分的自尊》書裡曾言,人的自我認同需要構建一套健康的自尊體系,其中有三項是我極為認同的:一是自愛,二是自信,三是自省。每個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自信,每個人也享受自己自信時的狀態,但自信很大一部分是後天培養的,透過對自己價值的實現和認可來累積...

接納自己,不僅僅是接納自己的天使,還應包括魔鬼

我一直覺得,人的前半生都在認知自己,後半生在接納自己。

認知自己就是要真正地瞭解自己,瞭解自己的出身背景,原生家庭的影響、成長經歷、性格、優點與不足、夢想與恐懼等,知道自己是誰,未來要成為誰,自己能走到哪裡。接納自己並不是認命,而是對自己的未來有清醒的認知,接納自己的全部,妄念、遺憾、擁有與失去,佛學中所言「放下我執」即一種接納。

我小時候比較胖,所以同學們幫我取了一個外號叫「陶豬」,這個難聽的外號一直伴隨了我整個童年。它像一團黑色的煙雲籠罩在我的身上,無人能看到,但又時刻壓抑著我,讓我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很自卑。

慶幸我父母給予我足夠的愛,自己的學習成績也還不錯,所以能以此來對抗和平衡。人的天性中藏有一種「惡」,就是攻擊與歧視少數群體,人會用這種對比優勢去獲得自身的認同感,於是就會導致各式各樣的歧視問題,也會對少數群體造成傷害。

實則,每個人都有可能在某一領域淪為少數,對此就會有相應的恐慌。最典型的心理開場就會說,別人都怎麼怎麼樣,我怎麼不一樣。追根究底,實則就是自我認同的問題。如果一個人自我認同的水準足夠高,那麼他在這種情況下會有更加客觀與適當的方式去處理面臨的問題;如果自我認同的水準不足,那麼這種陰影也許會影響他的一生。

法國兩位知名心理學家所著的《恰如其分的自尊》書裡曾言,人的自我認同需要構建一套健康的自尊體系,其中有三項是我極為認同的:一是自愛,二是自信,三是自省。

自愛,是無條件的,作為一個個體誕生到這個世界上,過好自己的一生是誰也無法替代的,自己對自己擁有著絕對的自主權,如果失去自愛,很容易過分依賴他人,比如父母、愛人或者團隊。一個不自愛的人,往往又極度缺愛,他在渴望愛的同時又沒有安全感,不斷地求證與試探,往往會適得其反。

我有一個女性朋友,在她十幾年的青春裡有過四、五段感情,可是每一段感情的結果都是相同的—對方決然離開,留下她滿身傷痕。她每每和我哭訴,前期我還能站在她的角度去分析思考,後來我終於發現她問題的本質—愛情對她來說勝於一切,她全身心的投入往往會造就過高的期待,兩個人的天平就會逐步失衡,最終崩塌。

其實愛情是兩個獨立人格的人彼此互助與成就的,一旦一加一小於二,那麼不夠自愛的那一方就很容易成為受傷者,這裡的「一」就是自愛的部分。

我還有一些患者,病痛讓他們成為少數群體,從而產生自卑心理,認為自己不值得被好好對待。面對病痛,他們悲觀消極,總會往最壞的結果去想,在治療上也不願積極配合,導致疾病更加嚴重。

我一直認為,心理對生理的影響是非常大的,如果一個人的精神消極,那麼身體的抵抗力會下降很多。很多抑鬱症患者其實就是在內心深處把自己放得很大,但又很空,自己無法填充自己空洞的精神,太過依賴外界的給予與肯定;一旦失去這些,便會陷入一種人生沒有意義的偏執思想裡,嚴重的還會導致輕生。

而過度自愛也會導致失衡,在愛情中過度自愛,會變得太過自我,不懂包容與付出,容易導致雙方難以磨合,最終分道揚鑣;在面對病痛時過度自愛,也會變得小題大做,惴惴不安、疑神疑鬼,難以信任醫生,自己身體有任何反應就會引發猜想,造成病情加重。所以自愛也需要找到平衡,所謂人不自愛,則無所不為,過於自愛,則一無所為。

每對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自信,每個人也享受自己自信時的狀態,但自信很大一部分是後天培養的,透過對自己價值的實現和認可來累積。

孔子周遊列國,到達鄭國後,有人罵他:「東門有人,其顙似堯,其項類皋陶,其肩類子產,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喪家之狗。」孔子聽後,欣然笑曰:「形狀,末也。而謂似喪家之狗,然哉! 然哉!」這就是一種超強自信的體現。

自信是不因他人的評價而對自己真實的情況產生懷疑,也不會對他人的肯定或否定產生相應的認同或抵抗,這是自我一致性的高級境界。「人貴有自知之明」出自《老子》:「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其實指的就是自信。

當一個人對自己有足夠的自我認同,就會有充分的自信,可以客觀地站在更高的角度審視自己,也就不易被他人左右。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常常會看到,有些人表面上非常自信,可是一旦遇到與其相對的觀點或者對他有所抨擊的言論,他的反應就會格外劇烈,這其實就是內心不自信造成的。

對自己的認同太過虛誇,認為自己掌握著絕對的話語權威,完全無法聽從他人的意見,就會因過度自信而發展成自大。所以我們經常看到越是強大的人外表越謙卑,內心卻非常從容,他們能夠吸收各種觀點,也會尊重所有不同的意見,在「自我」和「忘我」中找到平衡。

於我而言,從醫路上我初出茅廬時,一帆風順,獲得了一些小小的成績,在那個時刻我感覺自己有些膨脹,我開始在一些常見病症的診斷上毫不猶豫,對患者回饋於我的一些意見和感受也總是沒有耐心。然而當我接觸的行業大師和疑難雜症越來越多,我才更加感受到醫學的深厚,對自己的粗淺理解感到汗顏。當我用這種心態去迎接新的觀點、新的知識、新的技術時,我才真正感受到來自內心的一種力量,那種力量才是給我自信的源泉。

自省,是對自己的深度認知。曾子曾曰:「吾日三省吾身。」佛學中所言,見天地,見眾生,見自己,都是對自省的折射。人只有自省,方能瞭解自己、提升自己,這是一種高級的智慧。

芸芸眾生,大千世界,每個人存在於這個世界上都有著他獨特的魅力,世間萬物的循環變遷都遵循著一定的規律。相比起來,自我實在太小,否則怎麼會有那麼多人間苦痛需要去克服與化解。

人成長的過程就是不斷地完善自己,實現自己價值的過程,上面所提到的自愛與自信的平衡也需要在自省中逐步完善。「行己勤勤須自省,讀書亹亹要新功」,吾人最大之知識,係反躬自省。

自省不是盲目地自我反思與否定,而是客觀分析自己的所言所為,能換位思考,能跳出自我去審視,能放長遠去看,這需要智慧。而智慧除了源於外界的輸出,還源於自省的內化。

孔子言:「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荀子言:「見善,修然必以自存也;見不善,愀然必以自省也。」人的思想品行也如木桶盛水,沒有人生來完美,而劣勢便需要自省去提升。

這次砍傷事件給了我很長的一段時間思考,除了凶手的原因,我也在想如何能避免類似悲劇再次上演。如果能構建一個和諧的醫療環境,除了關注患者的身,還能關注患者的心,把關注點從病擴散到人,站在一個更全面的角度去醫治,是否可以讓患者的感受更好一些,多一些正念?

無論自愛、自信還是自省,除了自我培養,很大一部分成因也在於家庭教育。孩子的一生其實都在尋找認同和價值感,如果一個人在童年遭遇重大的變故,這是孩子無法掌控和調整的,那這樣的孩子往往會欠缺自信;如果一個孩子在童年時被家暴,被嫌棄,很少被肯定或表揚,那這樣的孩子會很難自愛;如果一個孩子從小活在沒有理性評斷的盲目表揚和讚美聲中,那這樣的孩子也學不會自省。家庭教育對一個人獨立自尊的形成至關重要,而自尊又是形成獨立人格的重要成因。

誠然,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天使和一個魔鬼,我們很少正視自己內心的黑暗,那裡藏著我們太多不可告人的祕密。它真實存在,只有正視它才能看清它、對抗它。接納自己,不僅僅是接納自己的天使,還應包括魔鬼。

接納自己是一門大學問,我也仍在學習,我相信只有擁有足夠多的智慧才能化解內心的黑暗,也只有不斷地行走和學習才能讓自己的思想擁有足夠大的空間和感悟。

這些都是一個人成長中必經的過程,所謂修行,大抵就是這個意思。

 

摘自 陶勇, 李潤《目光:從醫師成為病人,關於人性善惡、寬恕、生命的治癒處方箋》 / 高寶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