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被同學壓住還用防蚊液噴臉!老師媽媽5步驟教導孩子,該如何面對情緒不穩的人,讓小惡霸知錯道歉!

這麼多年的教書生涯,我處理過無數的學生糾紛,及支援過幾起疑似霸凌事件的處理。許多長時間的霸凌,往往都累積自點點滴滴的「小玩笑」。

這幾天,社會暴力事件頻傳,不管是行車糾紛還是恐怖情人,都讓整個社會人心惶惶。令人憂心的是,這些轉變不僅僅是在社會環境,更是在教育環境中。這幾年校園霸凌案件層出不窮,2019年兒福聯盟的統計資料,近四成(39.8%)的家長表示自己的小孩曾遭遇霸凌的經驗,近二年的霸凌場域更從實體的校園,延伸到虛擬的網路世界,兒童福利聯盟針對國高中生進行網路霸凌現況調查,近半數(47%)兒少曾涉入網路霸凌事件,並有近6成(59.2%)兒少擔心在網路上被霸凌或攻擊。


 

調查中有另一項資料顯示,當家長得知孩子遭遇霸凌事件後,竟然超過四成(41.2%)家長沒有特別處理。

我不知道那些沒有被協助的孩子,是怎麼走過這些傷痛的?是想辦法自己找到情緒出口?或是選擇躲在角落,等待傷口慢慢結痂、逐漸淡忘?

去年哥哥升上國中,一看到新生編班名單,娘心理唉呦了一下,又跟三四年級的A同學同班,當時常聽哥哥轉述他在學校惹是生非,上課作亂、跟老師叫囂,經常被留在學輔處。沒想到國中又同班,免不了有點擔心,但也只能先以不變應萬變。

開學第一週,我跟哥哥閒聊班上的狀況,他覺得大致情形良好,只是A同學有時會在上課走動,影響課堂秩序,我心想那還算可以接受,再靜觀其變。沒想到週五放學後,哥哥怒氣沖沖地衝進辦公室告訴我,剛剛他在收書包時,被A同學壓在桌子上,用防蚊液噴臉跟耳朵。

娘一聽火冒三丈,怎麼會這麼離譜!!!但多年的經驗告訴我,事出必有因,先釐清發生什麼事,再來處理會比較妥當。

娘:「為什麼他突然會對你動手?」

哥:「因為他叫我綽號,我不喜歡,所以我也叫他的綽號回去」

娘:「你既然不喜歡他叫你綽號,怎麼會選擇也用同樣的方式回應呢?你有告訴他,你不喜歡被這樣叫嗎?」

哥:「有阿~之前就講過了,但他還是繼續叫阿!」

娘:「除了叫綽號之外,還有別的狀況嗎?」

哥:「他下課時間有時會來找我玩,跟我玩的時候,有幾次會假裝要把我的東西丟進垃圾桶,但沒有真的丟。」

娘:「為什麼全班這麼多人,他會找你玩呢?」

哥:「因為第一週大家都互相不認識,他只認識幾個人,所以就先找我們這幾個人玩」

娘:「你知道為什麼看到編班名單時,我提醒你要盡量跟他保持距離嗎?」

哥:「喔,因為很容易發生問題」

娘:「是阿~他以前就有過度激動的問題,所以這次當你用錯的方式回應時,很容易激起他的怒氣,用激烈的方式對待你。幸好沒有噴到眼睛,不然我們現在可能要去掛急診」

哥:「可是我叫他不要弄我的東西或叫我綽號,根本都沒有用阿!」

娘:「我懂。你記得我常跟你講的那個例子嗎?當我們在路上遇到一直對你狂吠的狗, 你會吠回去嗎?」(註:這個比喻,只是要讓青少年能快速的了解,面對失控的人,不要自己也喪失理智)

哥:「不會,那樣很白癡」

娘:「對阿,如果狗繼續作勢咬你,你會趴下來咬回去,還是想辦法用手邊的工具把牠趕走?」

哥:「當然是趕走阿,我又不是狗,幹嘛咬回去!」

娘:「是的~雖然這次的事情與遇到惡犬的事情不一樣,但這兩者之間有沒有類似之處?」

哥:「有,都是遇到麻煩的狀況」

娘:「嗯~因為你當下在情緒之中,所以也本能的選擇以牙還牙的方式報復回去,雖然很爽快,但並不是好方法。你回想惡犬的例子,你就能明白自己這樣的處理,其實並不聰明,因為這會把本來對你有利的局面,轉變成雙方都錯的局面。對方會受處罰,但你自己可能也逃不了干係。」

哥:「那現在要怎麼辦?」

娘:「等回家跟爸爸討論後,再看後續要怎麼處理。」

 

家人的陪伴

晚餐時間哥哥將學校的事情再講一次,爸爸聽了怒不可遏,想直接找對方家長理論,但我覺得不是太妥當,私下處理有時候反而會弄得更複雜,更何況才開學第一週,後續還有三年要同班,不宜一下子太激進。

最後,我們決定週一先請導師詢問A同學,確認事情是不是如哥哥所陳述的那樣,避免我們只聽到部分的事實。接著我們寫一封信給對方的家長,陳述與老師核對過後的事情經過,確認對方家長知道事情的全貌,而非只聽自己孩子所說的。

在信中清楚表達,我們會教導自己孩子需要學習跟改進的地方,也請他們留心自己孩子與人互動的方式是否妥當。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不允許孩子被暴力對待,這次幸好沒有噴到眼睛,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如果還有下一次,我們會請學務處介入,雙方家長到校會談,也不排除採取更進一步的行動。

將信件交給導師隔2天,就收到A同學簡短的道歉信,雖然我們很清楚對方不可能就此改變,但我們選擇讓事件落幕,並藉此提醒哥哥,下次有人用不適當的方式對待時,要及早讓我們知道,不要因為覺得是小事,就忽略可能潛藏的危機。

以這件事情為例,若能在對方惡作劇時就先告知我們或請老師協助,也許就不會發生後來的暴力事件。也再次叮嚀哥哥,不要跟情緒容易激動或常有暴力行為的人有過多的來往,以免徒生無謂的困擾。更藉此提醒他,當他跟別人相處時,也要留意自己的行為或玩笑,是不是也造成別人的不愉快,有時對方不說,不代表不在意,就像他這次的感受一樣。

國中生常有的互酸,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真正高級的幽默是自我調侃,而不是嘲笑他人!

這麼多年的教書生涯,我處理過無數的學生糾紛,及支援過幾起疑似霸凌事件的處理。許多長時間的霸凌,往往都累積自點點滴滴的「小玩笑」。以哥哥的案例而言,剛開始是假裝丟文具用品、叫綽號,如果哥哥繼續保持沉默,A同學會覺得對方接受這種互動模式,漸漸會變本加厲,此時旁觀者若沒有制止,或甚至覺得好玩而一起參與,久而久之就會變成霸凌。

 

孩子常以為忍一忍就過去了

很多人可能不解,為什麼受欺負的孩子不主動告訴老師或家長呢?很多孩子沒有在第一時間告訴大人,除了本身個性可能較內向外,更多是因為他們覺得這些都是小事(尤其是男孩),比起被大人找去處理,忍一忍比較簡單。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想法,才讓這些霸凌者有作惡的空間,直到事情已經忍不下去了,受害者才會一次爆發。

為什麼學校會放任霸凌的狀況發生?實際上以國中的生態而言,導師在班上的時間並不多,除了任課科目的上課時間外,其實只有午飯、午休才能進班,霸凌者不至於會白目到在老師面前欺負同學,多數的霸凌,都是發生在下課時間,老師未必能及時出現在教室。所以除非當事人或父母主動告知,我們往往只能靠與其他學生的閒聊,或觀察孩子的異常行為,嗅出蛛絲馬跡。

當孩子遇到霸凌或被行為偏差的孩子欺負時,身為父母的我們該如何從旁協助,以下的SOP提供參考:
 

1.保持冷靜,引導孩子將來龍去脈說清楚,並盡可能求證

由於父母沒有辦法當場看見事情的經過,若只從孩子的轉述就認定是非,其實很危險。有些孩子為了得到父母的同情,或閃避自己的責任,常編造對自己有利的「事實」。因此請老師協助求證,藉由詢問其他知情的孩子,或是調閱監視器,都是可行的方式。

這步驟的親師合作非常重要,將資訊蒐集得越完整,越能做出正確的處理。

 

2.判斷事情的嚴重性,決定是否由家長出面處理

確認細節後,如果情節不嚴重,也可以問問孩子,他希望怎麼處理。以哥哥的例子來說,如果事情僅止於對方亂叫綽號或作勢丟東西,我會詢問他希望怎麼做,給他一點參考意見,交由他自己練習應對的方法,父母留意後續狀況,確認事情處理的結果即可。

但此次已經牽涉到身體的傷害,而且A同學從小學就是累犯,也聽聞他的父母對孩子的惹是生非,其實沒有太多管束,所以我們選擇由父母出面,以確保對方知道我們對這件事的重視程度。
 

3.考量孩子將面對的處境,決定處理的力道

雖然我們相當不能接受對方的暴力行為,但因為才開學第一週,短時間內並無轉學的打算,除了考慮還得跟A同學同班三年外,班上其他學生跟家長的觀感也得一併考量。如果這次處理的力道太大,也會讓不知情的人心生懼怕,擔心影響哥哥之後與同學的人際互動。

綜合考量過後,我們決定以書信立界線,嚴正告知對方父母,如果還有下一次,除了請學務處介入外,我們不排除採取法律行動,藉此希望對方父母能正視自己孩子的問題。

這封信的最大作用就是要讓他們知道,如果A同學還是要以欺負哥哥為樂,那他可能要想想後面要付出多大代價。

通常到這一步,很多霸凌者就會停下來,因為他們霸凌的目的是找樂子,而不是惹麻煩,只要讓他們覺得繼續下去不僅沒有樂子,反而會惹禍上身,就會停止這個行為或者轉移目標。

當然,若父母在孩子遭遇這類事情之後,決定要幫他轉換環境,此時就不需有這麼多的顧慮,直接採取你們覺得適當的方式處理即可。

 

4.請導師通知學輔系統,持續關心霸凌者的偏差行為

很多行為偏差的孩子,常來自於有問題的原生家庭,如果在他們出現問題的時候,學務處、輔導室能適時介入,給予他們需要的協助和管教,因為每一個孩子長大之後,都會成為社會的一份子,在尚有機會改變的時候,盡可能多做一些,也許能減少未來的遺憾。

 

5.帶著孩子回顧整個事件,藉機教導該學習的課題

我跟哥哥的那段對話,其實也是我和學生的日常對話。正因為我明白青少年常覺得找大人處理,就代表自己沒用,是件沒面子的事,也怕被同學說他是愛告狀的「抓耙子」,所以寧可自己忍讓或打回去,結果反而把小事處理成大事。所以我才會以遇到惡犬做比喻,教導國中生遇到狀況時,千萬不要用以暴制暴的方法回擊,記得先來找老師求援,我們一起找適當的方式回擊,我們要的是讓對方為錯誤的行為付出代價,而不要為了一時爽快,連自己也賠上!

如果可以,我相信每一個父母都希望孩子能在和諧安穩的環境中成長。但我們心裏清楚,這只能當成美好的希望,正因為我們無法控制孩子身處的環境及未來可能遇到的人,所以才更需要教導他們如何在遇到不幸事件時,能及時止損,用有智慧的方式回應。

這些年的處理經驗告訴我,當孩子覺得他告訴大人之後,只引來更多的麻煩或責罵,而不是往好的方向走,幾次之後,他就會放棄求援,改用自己的方式處理。反過來,如果經過幾次教導及練習之後,當他們看見對方錯誤的行為,都能被適當的處理跟處罰,他們就願意向大人求援,學習適當的應對方式,並將其內化為未來處理人際衝突的能力。

 

作者為國中教師,相關系列文章請見FB粉專「羊兒咩咩叫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