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迷思》很多父親為了怕孩子走偏,童年起就對孩子異常嚴苛,教養不是愈嚴格愈好!

別再讓下一代不知道什麼是愛,身為孩子的引領者,我們不需要只成為他們的權威,而是更應該給予他們靈魂的歸屬,嚴厲與寛容之間,找到平衡點才是功課。

今天看新聞,有句話特別的讓我的心緊了一下,就是當食品業老闆張父,為了殺人未遂的兒子,向社會大眾鞠躬致歉時表示,他兒子從小個性叛逆,再加上對他太嚴厲,才造成今天暴戾乖張的個性。


這句話一出,引得眾人譁然,認為若真的嚴格管教,孩子又怎麼可能會有這麼荒唐的事情發生,只是擦撞而已,就聚眾毆打對方,為小事置對方於死地。


其實,真的有可能的~
事實上,很多父親的觀念的確是如此,為了怕孩子走偏,因此從童年起就對孩子異常嚴苛,但凡犯了小錯,就當犯天條似的懲罰,生活上相處採取嚴酷而無彈性的對待,以為這樣才是盡了父親管教的責任,事實上這類型的父親,對他人倒是不會這樣,唯獨對自己孩子往往會尖酸,講話一針見血的扎到要害,批評孩子的想法是一無是處,使勁的給孩子頭上澆冷水,深怕自己對孩子好了,孩子就軟弱不振了,以後給自己惹事。


嚴格管教才能成材,難道嚴格管教也錯了嗎?

很多管教的觀念.是到自己當了父親之後,才知道根本不通,甚至是反覆傷害了孩子之後,才知道自己心底也有各傷不曾好過,我也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從小被父親過度嚴苛的管教,孩子的日常就是不斷闖禍與犯小錯,我父親會半夜趁孩子睡覺時,呼巴掌叫醒你,再用橡膠水管一頓亂抽,打得傷痕累累後,啥也不說要你滾回床上睡覺,就這樣日復一日的管教,說是為了你好,但久了之後,孩子的心底,是會產生一股說不出的憤怒,與時刻想報復他人的味道。


童年裡的我,非常怕犯錯,有一次晚餐後,爸爸在飯廳看電視,我負責洗碗,洗著洗著一不小心弄破了一個碗,那是爸爸很久之前,去日本旅遊時帶回來的餐具,當時我整個嚇傻快沒法呼吸,不斷慌亂地想把碗嘗試黏回去,想著該怎麼擺,才能逃過待會檢查的眼光,哪種如臨大敵的恐懼,一般孩子很難想像。結果最後我爸看到了,只說用報紙包起來丟掉就好,我聽到居然沒有任何釋重負之感,而是開始恐懼擔心,半夜是不是又有好戲一場。

這個包袱影響了我很多,也影響到我對老大的教養方式。

對待孩子,保持適度彈性,即便是成年進入社會,法律上的刑罰也分不同層次的量刑與裁罰,面對孩子犯錯的狀況,每個有經驗的家長都知道,最難的是先處理好自己冒火的情緒,而不是急著處理事情,一棍子嚕到底,終究是傷了孩子又沒處理事情。

我也是這樣不斷犯錯,不斷檢討,不斷的修正,然後艱難的克服自己的心魔與暴躁的脾氣,彌平童年時不曾被善待瘡疤,軟化那顆想報復誰的心。

家,是整個社會的縮影,在每個人的家庭中,每個人都帶著原生家庭的觀念與問題而活,並且與另一半共同組建一個新的家庭,在這個新聞裡,我們能看見人們總是認為嚴刑峻法,才能嚇阻什麼事情的邏輯,什麼事情都唯一死刑,跟孩子犯什麼錯都往死裡打,是一樣禁不起考驗的脆弱,暴戾乖張的個性,是用錯誤方式對待孩子產生的結果,但這結果卻是整個社會一起承擔,值得嗎?

別再讓下一代不知道什麼是愛,身為孩子的引領者,我們不需要只成為他們的權威,而是更應該給予他們靈魂的歸屬,嚴厲與寛容之間,找到平衡點才是功課。

近期我閱讀了一本有意思的書《為何家會傷人:讓愛不再是負擔》,成長的傷害表面看似無傷,但就像是痼疾,往往不斷的隱隱作痛,生命經驗裡的某些錯誤,在沒人幫助下,是找不到解答的,因此總是不斷的重複失敗,重複的傷害。

因此,我們需要回到原點,從家庭中去找尋解方。它深刻的剖開了我與我原生家庭的關係,讓我看見了父親與母親之間的問題與糾結,更完整的意識到,為何我與妻子十五年來的感情,會越來越好,因為在某些重要時刻,我們都沒逃避,做對了某些事,幫對方療癒了大部分的傷,並將兩人的愛與關懷,用在陪伴孩子成長上。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