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對孩子使用的app要保持一定的掌握,不准他們未經允許下載新的app,必須徵求同意,最好能一起討論這6問題

因為手機上有太多的apps,有些內容是否適宜大有疑問,因此我們不准他們未經允許下載新的app ;他們的手機裝有下載新app的虛擬鎖,孩子必須把徵求同意的詢問傳到我們的手機後,經過我們同意才能解鎖。

如何處理青少年子女使用科技的問題

你的孩子應該不需要擔心外國情報部門會從網路活動來挖掘資訊,但的確有一些令人不齒的人會出於不良動機而對兒童上網的資訊感興趣。這類人很可能會尋找和你的孩子同類型的資訊,藉以和孩子連結、建立關係、甚至找出孩子的每日作息和活動內容。基於這個理由以及稍後我們會討論的其他理由,一個至關重要的事是教導孩子在網路上貼文必須經過深思熟慮。 

我初見大寶們時他們都未滿十歲,萊恩當時也還未建立包括網路和社群媒體等科技相關的使用規範。不久之後,這些議題開始浮現 ── 一開始是因為手機。於是,我們必須一併來處理這些問題。

在我們家,由於大寶們在兩個不同的家庭中生活,我們把准許他們使用手機的年齡稍微提前。有些時間他們會住在他們生母的家,因此我們能隨時聯絡他們是很重要的。若非如此,我們可能會把准許他們使用手機的時間往後延到孩子們開始參加課外活動和自己開車的時候。

我們跟孩子們強調,手機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能透過電話或傳簡訊和他們聯絡;手機的apps是次要的,而且他們必須把家裡分配的家做完才可以拿手機。此外,因為手機上有太多的apps,有些內容是否適宜大有疑問,因此我們不准他們未經允許下載新的app ;他們的手機裝有下載新app的虛擬鎖,孩子必須把徵求同意的詢問傳到我們的手機後,經過我們同意才能解鎖。 

 

對青少年孩子使用的apps應該保持一定的掌握

我們的建議是,在最低限度下,父母親即使沒有做某種程度的管控,對青少年孩子使用的apps應該保持一定的掌握。在此同時,維持孩子獨立自主的界線如何拿捏也很重要。

我們希望孩子擁有使用手機的自由,好加強他的社交技能並能維持和朋友們的連結;我們也希望透過授予孩子更多的責任,來建立親子間的互信。話雖如此,我們想幫助他成功,而不是讓他失敗,因此我們必須釐清對孩子的期待和自由。我們家除了管控孩子下載apps 之外,對手機的使用時數也做出限制,如果他們需要更多一點時間,就必須發送請求到我們的手機來徵詢許可。 

談到責任,你應該會發現,每個孩子在不同年齡層承擔的責任各自不同。重要的是你檢查每個app,不只是確認是否符合app的年齡分級,同時也要考量你的孩子成熟度和負責任的程度。如果你不確定他的年齡對於發文是否適當、或能否做適當的判斷,那麼他可能就還不適合使用一些apps。即使你現在還沒有碰上問題,但難保未來某個時刻你會不會聽到孩子跟你說:「可是,媽...」或是「可是,爸,我的每個朋友都有〔這裡可以是任何一個最新、最熱門的app 名稱〕,我是唯一一個沒有的。「接著甚至會使出他們的殺手鐧,像是「難道你不信任我?」 

這就是你跟孩子說清楚的時候了。你當然信任他,但是你也希望幫助他成功。即使是大人,在社交媒體發文有時也會做出糟糕的決定,你希望確保他不會做出一輩子都會有不良影響的決定。比如說,想像一下這個可能的情況:未成年孩子透過簡訊傳送同年級其他孩子的裸照,收到這則簡訊的孩子再把它轉發出去,讓自己成了散發兒童色情圖片的性犯罪嫌犯。沒錯,一個中學生只因為接收和轉發非法圖片,讓自己成為有案在身的性犯罪者 ── 這聽起來荒謬,卻非完全不可能。 

事實上,許多州正在傷腦筋如何處理涉及性簡訊的案件。舉例來說,科羅拉多州最高法院就支持二○一九年年中的一個判例,把一個未成年少年列為性犯罪者,因為他和兩位年齡相仿的少女交換了自拍裸照。基於這些理由,你有必要和你的孩子強調,在衝動時做出的壞決定,留下的紀錄可能會跟隨一輩子。 

有些父母的作法是安裝某類型的監控軟體,像是Life360 或是mSpy。我們選擇不對大寶們這麼做,是因為我們認為,根據我們教導他們「擺脫危險因子」、安全意識、以及批判性思考等CIA的觀念,我們已經為他們劃好了界線,不需要靠這些軟體提供幫助。

這並不是說,我對他們在外面可能發生的事,完全不會擔心或焦慮。當這些焦慮的想法出現時,我會提醒自己,儘管許多東西不在我們的掌控之內,藉由教導孩子培養安全意識和批判性思考,我可以對他們的能力更有信心一些,相信他們遇到事情會深思熟慮並保持安全。

 

偷偷監視是傷害彼此互信的行為

每次的情況都會有所不同,每個家庭也都有不同的關係互動,因此重點在於如何根據自身的情況做出最好的決定。不過,我還是會建議,如果你選擇安裝這些應用程式,你要開誠布公和孩子討論。最快速傷害彼此互信的行為,莫過於孩子發現你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偷偷監視他。 

我和萊恩嘗試找到平衡點,一方面讓孩子使用各種我們認為合適的apps,但是只要有理由認為它對孩子不適當,我們就會說不。這也是我們力求在設下規定和尊重獨立自主之間的平衡。我們會特別注意不要偏向其中一個極端。舉例來說,我們有些朋友不允許青少年的孩子使用任何社群媒體的apps。沒錯 ── 完全不許用。我能夠理解這背後的邏輯是因為有一就有二,容易造成滑坡效應(一旦開始便難以阻止或駕馭),萊恩和我則希望給孩子機會和我們一起學習和嘗試錯誤,同時尋求我們的指引,要是全面禁止他們使用,這個目的就無法達成。 

至於另一個極端,我們知道有些父母對於手機、apps、電子科技...完全沒有給孩子任何限制。你可以想像,這可能出現一些情況,讓孩子在有意或無意之間做出錯誤的決定。我們認為比較合適的方式,是針對不同孩子對各個app 做出個別的考量。

 

強調互信 讓孩子提出自己的觀點

我們已經很清楚告訴大寶們,如果我們規定不可以下載某個特定的app,並不一定表示我們不會改變心意,但是他們必須提出具有說服力的論點和有力的數據。話說回來,光是說「但是這個app 現在好潮!」或者「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有了」這類的說法,並不會讓我們點頭答應。相對的,我們會要求他們回答底下的問題: 

一、你想要什麼? 

二、你為什麼想要它? 

三、你會如何使用它? 

四、他對你的日常生活會有什麼影響? 

五、從短期和長期來看,你設想它會怎樣改變你的生活? 

六、這個app 會提供你什麼樣的機會? 

如果他們能夠有禮貌而且令人信服的回答這些問題,那麼他們就可以靠說服技巧來增加一個手機app ;但如果他們只會抱怨或是講話不客氣,那就一切照舊,我們不會同意他們下載。

每個家庭對手機管控的程度各有不同,app 的使用是你為小孩做出的個人決定。你要找出對你和小孩有效的處理方式。在理想狀態下,要強調的是互信,如此一來孩子在科技的使用上犯錯時,才會願意接受你的指導。我們在第十四章會討論更多關於孩子與互信的問題。

 

摘自 克莉絲緹娜.希爾斯伯格, 萊恩.希爾斯伯格《CIA探員教你培養高應變力的孩子》/ 遠流


克莉絲緹娜.希爾斯伯格(Christina Hillsberg)、萊恩.希爾斯伯格(Ryan Hillsberg)  
 
他們夫婦在到民間企業工作之前,曾在美國中央情報局任職20多年。現在與五個孩子和兩隻羅得西亞背脊犬,住在華盛頓州西雅圖附近。

 

Photo by Ron Lach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