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踏出家門「遠離危險因子」就是他們最重要的功課,美國CIA父母教導孩子察覺和避免危險的5大重要原則

什麼是危險因子呢? 它可能有各種不同的形式。危險因子可能是任何東西:一個人、一部車、一棟建築、某個環境 ── 基本上意思是危險露出它醜惡的徵兆,直覺上叫你快閃的任何情況。以適合孩子年齡的方式讓他們理解「擺脫危險因子」。

遠離危險因子 偵測和躲避危險的教學

幾年前的一個秋天晚上,萊恩接到一通陌生號碼打來的電話。和許多父母親一樣,孩子們出門不在家時,我們會接聽陌生號碼的電話,因為它有可能是自家孩子打來的。這次的情況正是如此。 

我們家的老大跟萊恩說她忘了帶手機,所以從城裡的加油站打電話回家。她和妹妹步行半英里的路程正要回家,注意到有兩個鬼鬼祟祟的男子一路尾隨她們。她們沒有朝回家的方向繼續走,而是選了另外一條、街頭光線較明亮的路線,以免跟蹤的男子知道她們住在哪裡。她們走到了一個人手比較多的加油站,在這裡借了電話,要我們接她們回家。 

當天晚上我剛好在市區同一條街上與幾個女性朋友吃飯,因此萊恩打電話要我順路到加油站去接孩子們回家。我抵達時,竟然沒看到她們待在裡面 ── 她們採取了策略站位,可以看到外面的動靜,但外頭的人則不容易看到她們。 

她們順利上車。我們一起開車回家的短暫路程中,女孩子們有些緊張,不過情況大致良好。在那個當下,我並沒有細想整件事為何會如此變化 ── 我只是很高興我們的女兒安然無恙。不過事後回想當時的情況,我了解到她們當下其實做了很聰明、有謀略的決定 ── 這大半都要歸功於萊恩在她們還沒到自己可以出門的年紀之前,就開始訓練她們。 

 

✔遠離危險因子 

CIA的田野訓練裡,被奉為圭臬的一個觀念是「脫離危險因子」(getting offthe X)。什麼是危險因子呢? 它可能有各種不同的形式。危險因子可能是任何東西:一個人、一部車、一棟建築、某個環境 ── 基本上意思是危險露出它醜惡的徵兆,直覺上叫你快閃的任何情況。你該做的是認出危險,並且盡可能快速反應,起碼你要離這個危險因子越遠越好。你待的時間越久,受傷害的可能性就越大。 

「讓他們思考這些嚇人的概念,會不會還太早了?」我們剛談戀愛時,我這麼問過他。孩子當時分別只有六歲、八歲和十歲。 

「他們會害怕,是因為你把它弄得讓人害怕。」他告訴我:「教導他們什麼是危險,以及如何避免危險,反而能讓他們不害怕,並且可以加強他們的能力。」萊恩認為,灌輸孩子們這些觀念永遠不嫌早。

但我仍然擔心介紹這個議題,基本上是剝奪了他們童年應有的天真:難道我們不能讓孩子的童年越長越好? 這世界是個可怕的所在 ── 難道我們不該保護他們越久越好? 不過現實的問題是,如果我們真的這麼做,反倒是害了孩子。我們沒有幫他們為面對真實世界做好準備。

因為總有一天,他們要面對這個世界,我們不只希望他們能存活 ── 當然,這很重要 ── 我們還希望他們飛黃騰達! 正如萊恩的解釋,只要我們用適合他們年齡的方式教導他們,我們可以訓練孩子能力變得更強,而不致把孩子嚇壞。他讓我了解,我們可以把CIA的訓練和田野工作,用不同的方式應用在養育子女的工作上。除此之外,我們各自的工作經驗 ── 他在歐洲和中東等地擔任行動官,我則是往返於非洲的分析員── 讓我們可以運用各自獨特的觀點來教導孩子們。 

萊恩不光是把這些觀念應用到子女養育的想法而已,更重要的是他介紹這些觀念時的作法。他可以用平靜、甚至是有趣的方式向孩子們解釋這些觀念,不至於讓孩子焦慮或恐懼。

我最喜歡的一個例子是,在我們還沒結婚前,我們開車跟孩子們一起到我在西雅圖郊區的租屋處。這段路上會出現一條岔路,每當我們的車子接近這裡時,萊恩就會說:「噢,不妙,各位! 後面有人跟蹤我們! 該不該把他甩掉!」孩子們就會興奮的大喊:「當然要,開始吧!」這是他固定會玩的把戲,所以他們都知道接下會發生什麼事。萊恩會加速到最後一秒,然後突然快速向右轉入替代道路,把想像中跟在後頭的車子甩得遠遠的。 

「好險,擺脫他了!」他會一邊說一邊對我眨眼睛。 

「歐耶!」後座的三個孩子則會大聲歡呼。 

話說回來,現實生活裡CIA的訓練從來沒有教如何擺脫跟蹤你的人,萊恩用這個方法目的是簡化概念,以適合孩子年齡的方式讓他們理解「擺脫危險因子」。比如這裡出現的情況就是:後面有危險分子,我們必須儘快擺脫它。 

 

✔什麼是生活中的「危險因子」?

從過去幾年和萊恩一同養育子女的經驗中,我學到了在孩子的日常生活裡﹁危險因子﹂可能有眾多形式,其中有些特別可怕。你的孩子想去參加派對,但是主辦這場派對的同學似乎不大可靠? ── 它有可能就是個危險因子,你會希望他最好別去。或者,你的孩子練完足球需要你去接,如果趕不及的話,要讓他先往家的方向走,你到半路再接他上車? 還是讓他留在學校等待? 從我所受的訓練︵以及從萊恩身上︶學到的是:與其﹁擺脫掉危險因子﹂,還不如從一開始就﹁避免讓危險因子出現﹂。 

為人父母者很容易把這個建議過度解讀,所以眼中的危險因子變得無處不在。重點在於不要過猶不及。這些年下來,我的焦慮感降低了,更重要的是萊恩幫助我理解什麼是合理的擔心,以及如何協助孩子們自己去面對世界。

我知道我的焦慮感永遠不會完全消失,不過,事先防範、辨認並避免危險情況,同時也讓我在日常生活裡更有自信的帶孩子。 

 

✔教導孩子察覺和避免危險的重要原則 

我希望這些技巧,不只可以幫助你自己做好萬全準備來擺脫危險因子;我還希望你教導孩子這些技巧,讓你往後的日子可以更加放心。要做到這一點,你先要記住過猶不及。我們要記住,孩子畢竟是孩子,但我們也要適當給予一點獨立自主性。我們可以教導一些重要原則,幫助他察覺出自己身邊的危險因子,期待他可以完全避開,或是事先準備好,用最安全的方式做出反應。 

一、聽從你的直覺 

你可以教導小孩最重要的一課是如何偵測危險,其中的關鍵是要學會聽從他的第六感。教導孩子去體會這個感覺,在哪些時候會讓他的頸背寒毛豎起 ── 這往往是重要指標,如此一來才能告訴他要透過下列的一些作法來擺脫危險因子。萊恩剛接受CIA的任務訓練時,曾經付出不小的代價才學會這一課。 

要教導孩子們聆聽他們的直覺,有許多方式可以選擇。譬如,和他們討論過去某個特定的經驗,談談這個經驗帶給他們的感受。就我們的孩子來說,可以討論兩個女兒被跟蹤的那次經驗。如果你的孩子們沒有感覺過某件事不對勁的親身經歷,你可以用幾個不同類型的例子來說明重點。 

想像一下這個情況:你的女兒和她朋友、朋友的父母親一起去外面餐廳吃飯。他們享用了美味的晚餐,朋友的父母親還喝了點酒 ── 這一切並沒有不尋常。不過,你的女兒注意到她朋友的父親多喝了幾杯,舉止變得有點奇怪。他變得喧鬧,不像平常安靜的樣子,起身上廁所時走路也是搖搖晃晃的。你的女兒開始覺得不大舒服,因為她知道朋友的父親是負責要開車送她回家的人。這時她該怎麼做? 

這是你和孩子可以好好討論的例子,你們不只可以討論如何傾聽直覺,也可以討論如何用適當的方式擺脫這個情況,它其實就是一種「擺脫危險因子」的練習。這裡我們對自己孩子建議的方法,是跟朋友的父母說身體不舒服,請求允許打電話給我們來接回家。然後,家長自然可以進一步討論,你得和你的伴侶討論是否需要設下規定,比如未來是否還允許孩子跟這一家人外出,以及你是否要親自出面和對方父母詳細說明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不過這次經驗最重要的教訓是,讓孩子憑直覺行事來擺脫危險因子,即便這可能會冒犯到某些人,也沒有關係。 

我們也發現,有個好方法是幫孩子預先想好一些說詞,因為有的孩子會因為不想傷感情,或擔心冒犯別人,而無法直話直說。如果你的孩子也有這個問題,可以事先準備一些擺脫這類情況的說詞 ── 這也是一個好機會,可以讓你和孩子之間建立一套通關密語,當他的直覺告訴自己該離開時,可以在打電話或發簡訊給你的時候使用,你也不需多問其他問題。只要一說出原本約定的通關密語,你就去接他,或給他離開的說詞,讓他離開時也能保留面子。

你也可以透過孩子喜歡的節目或電影說明如何聆聽直覺。電影《海底總動員》(Finding Nemo)裡,多莉想要穿越海溝游過去,她說不清原因何在,就是覺得這樣比較安全 ── 這就是個絕佳的例子。馬林卻堅持要從海溝上方游過去,結果遇上了會蟄人的水母。就像多莉一樣,你的孩子可能一時也無法解釋清楚為什麼會感覺某件事應該、或不應該去做,我們希望幫助他了解,如果無法解釋清楚也沒有關係,聆聽內在的聲音可能是件好事。(當然,以多莉的情況來說,那是因為有人跟她說過別從海溝上方游去,但是因為她喪失短期記憶所以記不起來。)如果馬林和多莉聽從多莉的直覺,他們將可以輕鬆且安全的通過海溝。 

如果你的孩子稍大一點,你覺得適合和他一起看連恩尼遜主演的《即刻救援》(Taken),你可以注意亞曼達、琴兩人在機場,和彼得同搭一部計程車的場景。注意看亞曼達同意和彼得一同搭計程車時,琴臉上露出的表情。當下琴的直覺告訴她這不是個好主意。等他們到達寓所之後,亞曼達告訴彼得她們要單獨留在那裡 ── 這又是個糟糕的主意 ── 之後又同意和他一起去一場派對,琴這時候才明白說出心裡的直覺。她跟亞曼達說:「我們根本還不認識他!」亞曼達的回答卻是:「為什麼不去認識? 他帥爆了。」馬上推翻了琴的直覺。這部電影用非常戲劇化的方式呈現孩子可能面對的危險情況,我想這例子不致讓你擔心得晚上睡不著覺。不過透過電影情節,我要讓各位知道,聆聽直覺會是什麼情況,這也有助於孩子容易理解。 

 

二、設想逃脫路線 

緊急狀況出現時,可能很快的陷入混亂,人們往往因此不知所措而陷入呆滯。這時最重要的是盡可能快速掌握狀況,以便快速採取行動,不至於在周遭事態快速惡化時自己卻呆若木雞。

事先在腦中構想,一旦遇到「危險因子」時要如何擺脫,並在心裡準備好隨時行動,這可能就是決定生死成敗的關鍵。舉例來說,有哪些地方是你每天必經之地? 你是否有每天早上一定會去的咖啡店? 如果那個地點出現狀況,你會如何擺脫危險因子? 當你去看電影、到餐廳吃飯、參加運動賽事,你知道緊急出口在哪裡嗎? 你有沒有必要時可以盡快離場的計畫? 

如果能把這些應變措施融入日常作息,你也可以教孩子同樣的技巧。你可以和孩子設定可能的情境,討論處置的方式。我們經常和我們的孩子這樣做,因為它和運動、舞蹈、電影以及其他課外活動都有關連。這個策略對麗娜在運動時特別有幫助,她會舉一反三用來調整比賽時的策略,反映出萊恩的教導帶給她的改變。 

在安全問題上,你也可以教導孩子進入室內先尋找出口,以做好擺脫危險因子的準備。比如說,你到了一家電影院或是一家餐廳,孩子們在座位上安頓好之後,你可以叫他們閉上眼睛,告訴你總共有幾個出口、以及出口所在的位置。我父親在我小時候也會和我這樣做,直到今天,我跟孩子們也是這麼做。這聽起來好像有些極端,但其實不然。

 

三、聆聽警報和危險訊號 

除了在腦海中預演,我也建議你跟孩子強調,當警報發生時,要注意聆聽並快速離開建築物或所在地點的重要性,不應把警報當成只是演習。格林威治、厄斯特及利物浦三所大學的研究人員針對九一一事件倖存者所進行的研究發現,有90%的倖存者,只因為了儲存工作或關閉電腦,延誤自己從世貿大樓疏散的時間,有的甚至延誤近半個小時。 

這項研究計畫的主持人、格林威治大學教授艾德.格雷(Ed Galea)說:「我們必須訓練人們一聽到警報就馬上離開。關閉電腦或是儲存文件並不是那麼重要。」 

我完全同意。不過,有時候人們在出現警報時會猶豫不決,把它當成是演習。他們會環顧四周看其他人的反應,還會花時間去詢問發生了什麼事,還可能要換雙鞋子,先上個廁所 ── 但就算這只是假警報,你會有什麼損失? 如果你是唯一往外衝的人,是否會讓你覺得很尷尬? 也許吧。不過再怎麼樣,也比不上你猶豫不決,等別人疏散後才做決定可能導致的不幸後果。 

我建議你教導孩子遇到任何警報(不管是不是演習),都要抱著迫切感做出有目的性的回應,同時盡可能保持冷靜。多跟孩子做這方面的討論,萬一遇到這種場面就越能做好準備 ── 這可是攸關性命的「萬一」。萊恩和我喜歡用CIA訓練的方式來和孩子們討論如何處理緊急狀態。我們建議大家,要讓孩子為想像中最壞的情況做準備,同時讓他明白,在真實世界裡,絕大部分情況都不至於這般糟糕。

 

四、一逃、二躲、三反抗 

如果一名CIA探員迫不得已要掏出武器,他應該前面就已經先犯了錯。事實上,陷入危險狀況時,起身反抗是下下之策。頭號選項應該是盡一切可能設法擺脫危險因子,其次是藏匿,反抗則是最後的手段。 

這個觀念常被說成是「逃、躲、反抗」︵Run, Hide, Fight︶的要訣,萊恩在擔任民間企業維安工作的職務時,也把它當成職場防範槍擊訓練課程的一部分。他相信,這個基本觀念也可應用在校園安全的訓練課程,同時也是孩子應該要去理解的概念。

舉例來說,在槍擊案或是暴力攻擊發生時,你的孩子第一件該做的事情是快跑(也就是脫離危險因子)。重點是不要把脫離危險因子跟「非戰即逃」的觀念混淆了。

這裡說的並不是因為懦弱而逃離危險,是要讓孩子脫離有潛在危險的熱區。如果你的孩子無法逃跑,那他就必須躲起來。如果既不能逃,也不能躲,最後的手段才是對攻擊者做出抵抗。

這三種作法的優先順序未必和小孩子、甚至大人們的直覺相符。在某些緊急狀況中,人們可能誤以為躲起來就安全了,或者單純因太害怕而無法動彈。但是我們會對孩子們強調,在可能的情況下,逃跑才是第一選項,因為逃跑是唯一可以帶你脫離危險地點的方法。如果你需要躲藏或是反抗 ── 代表你仍留在危險地點,這是最不應該待的地方。話雖如此,如果你只能躲藏或反抗,那麼你只好把躲藏當成唯一的生路,或是毫不留情做出反擊。 

 

五、必要情況下,別管權威人士說什麼 

有點讓人意外的是,有時候要違反你收到的指令才能擺脫危險因子 ── 這是我們要傳授給孩子的下一課。有些情況,忽視權威人士的命令不只合宜而且還是關鍵必要的。你或許聽過南韓的日本製渡輪「世越號」沈沒的不幸災難。在二〇一四年四月十六日這天早上,這艘渡輪沈沒,導致船上四七六名乘客和船員中有三○四人喪生,其中許多罹難者是中學生。根據新聞報導,渡輪沈沒的當時,船上對講機傳出指示,要乘客不要離開以免危險。由於船上有許多中學生,他們很可能非常驚慌,一些人跳船或是跑到渡輪最上方甲板反倒逃過一劫,遵照指示留在原處不動的人反而不幸罹難。 

沒錯,問題在於要離開危險因子,不過更重要的還不只如此。萊恩和我在CIA反覆接受的訓練,同時也是這本書一再討論的主題是批判性思考的重要性。提出質問是件好事,即便對象是權威人士。我們建議大家教導子女時,要讓他們知道遵照要求雖然有其必要,但是如果感覺不對勁,大可提出反駁 ── 當然,別忘了禮貌。 

重要的是,要讓孩子知道大人不一定總是對的。隨著你的孩子逐漸長大,他必須學習自己進行批判性的思考,學習去質疑權威。如果他已具備一些批判思考的能力,對於在必要時刻對權威提出質疑也有基本的認識,在緊急狀況下也比較能夠自主思考。當然我們知道,不同文化裡對於長幼尊卑有著不同的社會規範,這也可能是世越號悲劇死傷慘重的因素之一。我們對這個議題 ── 以及其他議題 ── 可能偏向西方式的思考,我們也理解在一個強調尊重和聽從長者的文化裡,要對權威人士提出質疑往往更加不容易。 

除了與孩子討論脫離危險因子的意義,並鼓勵做批判性思考,我們也和自己的孩子們強調,在緊急狀況下,我們不反對他們聽從直覺去運用這些原則。

舉例來說,如果學校發生緊急意外,他們被規定要留在原地,否則將面臨留校察看這類的懲處。如果他們的直覺卻告訴他們要盡速離開,在這樣的情況下,孩子知道我們做父母的會支持他們的作法。這並不表示他們不必承擔行動的後果,但是我們不會因為擺脫危險因子而懲罰他們,因為這是我們教導他們做的。必要時,我們也會為他們向校方做出辯解,對孩子的作法表達支持。

孩子們知道我們會給予支持,會讓他們更有信心靠自己做出批判性思考,在緊急狀態下做出自己的決定,就算因此違背了權威人士的要求。

 

以上我提供各位相當多的資訊,其中有些或許你會感到躊躇,甚至有點焦慮。這並沒有問題 ── 有這種感覺是正常的。

不過我希望大家了解,你沒有必要整天陷入焦慮或恐慌。相反的,我希望各位協助培養孩子批判思考的能力,如此一來,萬一他身陷險境,會有比較大的生存機會。

更大的好處是,這些技巧有助於做出積極、合乎常理的決定,讓他能夠辨識危險,進而全然避免危險。我們永遠無法知道,那天晚上跟蹤我們女兒的人是否真的有惡意,或者這只是她們過度謹慎的反應。

但不論如何,只要她們聽從直覺去避開危險因子,萊恩和我都認為這是很好的練習,可以強化她們面對人生所需的技能。同樣的,當各位的孩子走出家門口的世界,我希望你也能跟他說:「嘿,必要時,別忘了擺脫危險因子。」同時,他也能明確知道這句話的意思。 

 

摘自 克莉絲緹娜.希爾斯伯格, 萊恩.希爾斯伯格《CIA探員教你培養高應變力的孩子》/ 遠流


克莉絲緹娜.希爾斯伯格(Christina Hillsberg)、萊恩.希爾斯伯格(Ryan Hillsberg)  
 
他們夫婦在到民間企業工作之前,曾在美國中央情報局任職20多年。現在與五個孩子和兩隻羅得西亞背脊犬,住在華盛頓州西雅圖附近。
 
克莉絲緹娜在CIA的大部分時間,是以情報圈極少數的史瓦希利和祖魯語語言學家的身分負責研究非洲事務。離開CIA後,她曾任職亞馬遜的資訊安全部門與公關部門。2017年,她踏入新的人生階段,成為一個全職母親並創辦自己的健身公司。
 
萊恩身為CIA行動官,必須負責外國情報並收集諸如反恐怖主義、國家機密相關的戰略情報。離開CIA後,萊恩曾任職於西北太平洋國家實驗室(PNNL),接著他也加入亞馬遜指導全球安全問題。目前他擔任生技公司西雅圖遺傳(Seagen)企業安全主管。

 

Photo by Ron Lach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