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抽菸、喝酒、翹課...如何成為台塑高階主管?洪煜琅》老師不放棄學生,學生就也不會放棄自己

抽菸、喝酒、打架、翹課,專科一年級就被留校察看的洪煜琅, 如今卻是眾人信賴的台塑主管。 是什麼力量, 讓一個暴衝少年在人生岔路前走回正途?

洪煜琅  台塑仁武成品處處長 
尊嚴  是一生最重要的事 

雖然時隔三十年,那一幕,在洪煜琅腦海中,始終揮之不去。 

當時,他剛從軍中退伍,每天被朋友的邀約排滿,夜夜交際歡樂,完全無法思考人生。那一天,他又是喝酒喝到清晨,帶著醉意騎機車回家,來到大馬路的十字路口,前方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他的父親。身為西子灣晨泳隊的成員,總是起個大早去游泳。 

一個是奔向目標的父親,一個是醉眼朦朧的兒子,兩個人就這樣在不同方向等同一個紅綠燈,卻互相沒有招呼交談。 

回到家,洪煜琅一如往常蒙頭大睡,直到中午才醒來。每當這個時候,他總是倍感空虛,想起同學都在工作,自己卻無所事事,茫然之餘又繼續藉酒逃避。 

但是,清晨那個畫面,讓洪煜琅心中五味雜陳。這一天,他捫心自問:「我的人生,還要繼續這樣下去嗎?到底要喝到什麼時候?」不知道哪裡來的靈光乍現,他決定回到母校文藻走走,那個曾經讓他迫不及待想要逃離的地方。 


市場囝仔生意魂 

位於高雄美麗島捷運站的南華觀光商圈,原名是「新興市場」,這一區在老一輩高雄人口中,叫作「大港埔」,正是洪煜琅成長的地方。 

洪煜琅的父親在新興市場有一個店面,陸續賣過生啤酒、木瓜牛奶,然而生意一般,直到經人介紹,開始經營廢五金貿易,而母親也做起了跑單幫的生意,家裡的經濟狀況跟著大幅改善。 

洪煜琅是子女中唯一的男孩,從小幫忙家裡做生意,很早就展露商業天分。 舉例來說,他母親幫委託行帶貨時,有些舶來品沒賣掉,就放在自家的店面販售。洪煜琅觀察,店裡經常有舞廳客人帶著小姐來買衣料當禮物,舞小姐光顧次數多了,便抱怨沒有什麼新品可以買。 

才十四歲的他,就懂得跑去跟他們協議,舞廳客人付錢後,表面上是說之後再將貨送過去,實際上是折算成現金,七成付給舞小姐,他們店裡賺三成,商品則放在店裡繼續賣,「一塊布料可以賣上好幾次。」點子多的洪煜琅,常主動舉辦聚餐、郊遊,因此和同學們建立深厚情感。 


年輕氣盛的衝撞  

洪煜琅成長在龍蛇雜處的市場區,朋友也是三教九流,他雖然不是會念書的乖乖牌,國小、國中的成績倒是不錯,只是他並不打算走升學路線,只想念到專科,畢業就開始工作。父母都是做跨國生意,每次出國都要請翻譯,他認為不如自己先練好英文,因此進入了文藻英文科,是文藻開始收男生的第三屆。 

結果,才開學沒多久,洪煜琅就後悔了,「我想念的是語文,但是學校教的是文學。」 

洪煜琅的學習模式,偏向理解,比較不喜歡背誦,專科一年級又有一堆要背誦的教材,特別是文學課程,老師就是要求死背,上得他興致索然。 

不過,更讓他難以忍受的,是文藻嚴格的校風。 

洪煜琅社會化得早,自我意識與尊嚴已經成型,加上年輕氣盛,很容易就和傳統型的師長擦槍走火。 

「像我們男生在校園裡打籃球,因為天氣熱,就沒穿內衣,只穿制服。訓導主任走過來,說我沒穿衣服,我回嗆明明就有穿,結果就以服裝不整及侮辱師長為由,被記過了,」說到這段往事,洪煜琅一臉無可奈何。 


為不平爭一口氣 

青年時期的洪煜琅,對於「不平」的事,總想要爭一口氣,因此,除了訓導主任,洪煜琅也跟好幾位老師發生過衝突。  

洪煜琅主修英文,輔修法文。上法文課時,外國老師故意開玩笑,說「狗」,跟「中國人」的法文發音很像,歧視意味已經讓他不以為然,後來練習造句,有一句是「人類是動物」,老師又藉題發揮,說:「你們中國人才是動物,我們法國人不是動物。」 

洪煜琅聽不下去,立刻衝到講堂前,跟老師理論,把對方嚇一大跳。 他跟教哲學概論的老師也處不好。老師教他們:「『我』是主體,『你』是客體。」 洪煜琅舉手提問:「那麼,什麼時候『我』可以成為客體?」 

老師回答:「『我』就是代表主體。」 洪煜琅當下沒能理解,繼續追問:「為什麼『我』無法成為客體?」老師以為他在抬槓,師生關係變得緊張。 

這位老師常會在上課鐘聲響起的那一刻走進教室,凡是比他晚進教室的,就記為遲到。洪煜琅就事先站在教室門口,面對著等打鐘的老師,鐘聲一響,對方一進門,他就走出去,故意不給老師面子,這門課當然也就被當掉了。 


引爆校園第一場群架  

文藻之前收了兩屆男生,都相安無事,到了他這一屆,學長跟他們卻互相看不順眼,結果引爆了文藻創校以來的第一場群架。參與者都遭到處分,洪煜琅因為被歸類為帶頭的人,大過一支伺候。 

打架事件還有後續的插曲。之後,學校舉辦園遊會,學長放話,說洪煜琅會帶兄弟到場鬧事。 

洪煜琅性格海派,交遊廣闊,朋友帶朋友,認識了一些道上兄弟。放學後,大家呼朋引伴到MTV,十幾人泡在包廂裡,看影片、閒扯、喝酒、睡大覺,一起鬼混到天亮,然後去上學。這些「事蹟」,學校時有所聞。 

到美國求學後,洪煜琅雖然夜夜埋首書堆,卻讀得興致盎然,也因此重啟了自己的人生。 校方下了禁令,不准他參加園遊會。不過,他換上便服,戴了帽子,混進園遊會,還跑去跟老師嗆:「我來了,可是我沒有帶人來鬧事。」 雖然洪煜琅看似桀驁不馴,行事卻有一把尺,只是當時這個尺度和環境不盡相同。衝衝撞撞了三年,他被學校視為頭痛人物,自己也感到身心俱疲。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專三時,洪煜琅打算退學,放棄當下的一切。 

某天,他跟隔壁班也想辦退學的同學,一起翹課,看了部叫作《銀色快手》的電影。這部電影描述一位股票投資人賠光了財產,在自行車快遞這個行業,開始了新的人生。洪煜琅從電影中解讀到一個訊息:「人生是值得挑戰的。」他開始省思,是不是該再給自己和文藻一次機會? 

他的班導師洪肅肅,很年輕,才從美國念完書返台。洪煜琅跟她提起自己打算退學的念頭,洪老師大吃一驚,趕緊使出溫情攻勢,勸他不要衝動。她也跟洪煜琅約法三章,只要他之後都能好好上課,不再違規犯紀,她會盡力幫助他順利畢業。 

洪煜琅留了下來,除了來自師長的拉力,同學之間的友誼也深深影響了他。 

他們那一班,十六個男生、三十九個女生,洪煜琅點子多,又比同齡的人更見多識廣,會主動舉辦聚餐、郊遊,經常是一群同學跟著他進進出出,因而培養出革命情感。即使他仍然被學校重點看管,大家還是鼓勵他:「沒問題的,我們一定會一起畢業。」 

因為他是同學口中的話題人物,連同學的媽媽也關注他,去同學家玩,還被殷切叮嚀:「洪煜琅,你要乖乖念書啊!」 

升上專四,接觸更多跟商業實務相關的課程,即使是念文學,也偏向討論、分析,不再只是一味背誦,對此洪煜琅比較不會想逃避上課,加上經過三年的歷練,他的個性也逐漸成熟,不再滿身是刺,最後平安無事從文藻畢業。       

斬斷過去,重啟人生 從退伍那一天起,洪煜琅醉生夢死了三個月,直到那天清晨,和父親在路上不期而遇,他才決心要振作起來,於是回去文藻看看。正好遇到了英文老師陳美華。 

陳美華上課非常嚴格,是學生公認的殺手級老師,但是她對這些「頑劣」學生卻極度關愛。陳美華問他:「現在在做什麼?」 「剛退伍,就每天喝酒,」洪煜琅回答得也坦率。 

陳美華對這個狀況感到憂心,認為洪煜琅需要徹底改變環境,才能改變人生,因此建議他出國念書。 出國念書,原本不在洪煜琅的人生選項上,但是聽了老師的一番話,他自己想想,倒不失為重新啟動人生的方式。當晚,他就抱著這個議題去找多年同窗的摯友討論,好友也認為這將是他的人生轉捩點。 

於是,洪煜琅到美國先完成大學課程,然後進入北愛荷華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ern Iowa)商學院就讀企業管理碩士(MBA)。 

隻身在國外,果然如眾人期待,洪煜琅斬斷了過去的浪蕩作風,過起他口中「苦行僧」般的留學生生活。令他意外的是,國外的上課方式著重討論,同儕間總是熱烈發言,商學院的知識又和他以前做生意的經驗連結,他讀得興致盎然,夜夜埋首書堆不嫌無聊。 

念完MBA回國後,幾個學弟找洪煜琅一起創業。他原本也有此意,但是運用商學院所學一一評估後,謹慎的喊停。他笑說:「念了書,膽子反而變小了。」 


找到適合自己的場域 

當時台塑集團仁武廠正在徵人,洪煜琅去報考,他還記得自己的應試編號是七十九號,而台塑要招募的,其實只有兩人,錄取率極低。 

洪煜琅在一九九五年加入台塑集團,除了執行廠區庶務工作、對外公關,也要從事改善專案。當時的台塑,鼓勵同仁不斷提出改善創意,並且給予權限去嘗試,即使失敗也沒關係。 

這樣的企業文化,讓喜歡變化的洪煜琅,簡直如魚得水。 

當年電腦在台灣尚未普及,台塑還在使用中文打字機。洪煜琅帶進國外經驗,提出電腦、網路的新趨勢,花了八、九個月的時間介紹,從高雄講到台北總公司。後來總管理處推動電腦化,老一輩主管仍記得:「這個洪煜琅說過!」 

還有一個影響廣泛的改善案,是廚房伙食外包。 台塑一向注重員工福利,工廠伙食的食材由公司採買,以確保高品質,廚房內的烹煮、打菜等工作,則發包給外面廠商。在這種狀況下,許多食材默默消失,廚師做事也非常消極,常常一過用餐時間立刻收工,稍微晚到的員工就吃不到飯菜。 

洪煜琅提出建議,將採買及烹煮,一併外包。 

許多人反對,認為採買外包將降低食材品質,違反公司照顧員工的精神。 

但是洪煜琅認為,廠商為了維持利潤,會珍惜並善用食材;而擁有了利潤,廠商的服務態度也會提升。 

這個計畫從仁武廠開始推動,成效良好,並由總管理處推動到南亞、台化等關係企業的十幾個工廠,一直到兩年前才改弦易轍。 

從暴衝的黑羊到勤奮上班族 因為不斷提出亮眼的改善案,洪煜琅在台塑穩穩往上爬,幾乎每三到四年完成階段性工作,就獲得晉升調任,他從一開始的主辦,升為專員、課長、資深管理師、儲運處副處長,目前則是台塑仁武成品處處長,負責內外銷交運業務。 

為了接受採訪,洪煜琅事先手寫了滿滿的筆記,還打印出來,整整有九頁之多,「這就是台塑訓練出來的做事態度,」他強調。 

他進台塑之後,二十多年來,幾乎每天早上六點半就到辦公室,晚上六點半後離開辦公室,必要時半夜還在回覆工作訊息,即使夜晚、假日出勤,他也從來不報加班。 兢兢業業,戮力以赴,對工作有強大使命感的他,很難想像,年少輕狂時,曾經是一隻暴衝的黑羊。 

「每次文藻找我回去演講,我都說這是『受刑人告白』,讓學弟、學妹看看這位頑劣的學長如何改過自新……」講到這裡,他語氣一轉:「不過,我真的很感謝文藻,當年如果不是學校拉住我,我不知道會走到哪一條歪路上。」 

畢業前夕老師送的一本《小王子》,洪煜琅留存至今。 抽菸、喝酒、打架、翹課,專一就被留校察看的洪煜琅,似乎也得到師長們更多關注,歷任導師都苦口婆心勸過他。 

洪煜琅回台灣工作後,有一次出差,在機場遇到了曾經擔任校長的斐德修女,修女立刻叫出他的名字。他很驚訝:「校長,您還記得我的名字?」斐德修女微微一笑:「要不記得你的名字,很難耶。」   

 

對社會有益的良性細胞

洪煜琅還記得,從文藻畢業前夕,陳美華送了他一本《小王子》,首頁提了一句話:「尊嚴是一生最重要的事。」 

這句話刻進洪煜琅的內心。他知道,陳美華期待他爭的尊嚴,不是以前那種盛氣凌人、讓人畏懼的尊嚴,而是令人敬佩、受人歡迎的尊嚴。 這句話成為他的座右銘,讓他做人做事開始追求端正。 

如今在職場,大家都知道和洪煜琅談公事,不需要靠交情,聽到有人提起他以前混幫派,這些合作夥伴都直呼不敢相信。 

《小王子》是一個關於守護的故事。洪煜琅很喜歡母校的正氣樓,他相信自己也是被文藻的「正氣」所守護,即使曾經是迷途的黑羊,終究還是走回生命的正軌。 

在戲劇性的人生中尋找到自我,洪煜琅除了在崗位上積極投入,也運用專業,幫助朋友解決企業的組織及經營問題;他也曾到遠東科大、義守大學的進修部兼課教書。為了讓學生上課有收穫,他花了很多時間備課、分享實務經驗。學生的評價很不錯,他一教就是十五年。 

「我以前是惡性腫瘤,」洪煜琅自比人生的轉變,「現在是良性細胞,不斷複製。」 洪煜琅覺得自己被文藻的「正氣」所守護,讓曾是迷途黑羊的他,走回生命的正途。

摘自 彭漣漪、王怡棻、謝其濬、陳慧玲、陳麗婷、陳玉鳳、錢麗安、陳承璋 《我獨特,我珍貴:人文世代的競爭力》/天下文化

圖片來源:Markus Spiske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